群眾抗爭與言論自由的界限:法律的目的是讓人幸福,不是給政府用來限制人民的抗爭

群眾抗爭與言論自由的界限:法律的目的是讓人幸福,不是給政府用來限制人民的抗爭
Photo Credit: ScoutT7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請大家記得,法律的目的是要讓大家幸福,法律的目的不是設計一個規範的牢籠,讓大家綁手綁腳,法律的目的不是告訴每個人你要守法,讓大家守秩序,社會變得規整,那個是統治者的話術。

在此,法院做了很清楚的利益權衡判斷,認為這個時候財產權應該要退讓,然後他就以這兩種基本權利之間的利益權衡,認為說這時候言論自由的行使優越於財產權的保護,所以欠缺實質違法性。以這樣基本權的權衡,作為超法規的阻卻違法事由而阻卻違法。

Photo Credit: ScoutT7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ScoutT7 CC BY SA 3.0

脅迫罪、妨礙公務罪的內在矛盾:人民有什麼力量可以強暴國家?

具體回到進一步討論到我們現在面臨到的,或者是說就目前大埔事件裡的幾個個案所面臨到的那些罪名,我覺得妨礙公務是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有趣的罪,你如果看它的構成要件 ── 對依法執行職務的公務員施強暴或脅迫;其實它構成要件的行為態樣和刑法強制罪是很類似的,所以到底這裡的強暴脅迫是怎麼樣一回事?人民有辦法強暴國家嗎?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事情,人民竟然有辦法強暴公務員。

然而,公務員象徵的是國家權利的行使,他背後是一整套龐大的國家機器,國家有絕對的權力跟意志還有能力可以貫徹他的任何政策,並以強制力去執行。人民有什麼力量可以去強暴國家?或者是說人民有什麼物理力量可以在現實上動搖國家公權力貫徹國家意志的可能性?

如果以前面提到結構類似的強制罪,法條所保障的意思自由來看,有任何一種妨害或動搖國家意志的可能存在嗎?如果沒有,那我們保障公務行使順暢的必要性又何在?與其說是保障公務行使的順暢性,不如說是保障國家權威的歸繫,這樣一種法益,它的穩固性就有待存疑。當國家真的想要貫徹行使一道指令時,他絕對有足夠的實力支持指令的實現。

更諷刺的一件事情還包括脅迫。脅迫這件事情本身就很莫名其妙,身為一個受有國家俸給、負擔法定職務的公務員,怎麼有可能去跟其他人說,人家對他惡害告知時,他心生畏怖,說:「我好怕,我害怕到不能執行公務」?

這個搞笑的畫面是引用黃榮堅老師的說法,而這個說法真的非常有說服力。國家拿脅迫這種言詞、這種行為態樣來做為公務被妨礙的可能性,這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情!國家怎麼可以說你受到惡害告知,你意思就會動搖,沒有辦法貫徹你的主權、你的意志、你的行政,沒有這種可能性!我們沒有這種軟弱的國家。

所以他唯一的可能性是,你不可以來脅迫我,單純在宣告「你不可以」。他的可能性不是在於你脅迫我會造成我公務妨礙,造成我公務執行的不順暢,他純粹只是要禁絕這種行為,禁絕這種對權威挑戰的行為,禁絕一切對「權威」挑戰的可能性,以刑罰作為禁絕的工具。

如果我們進一步去看到法律規範的綿密程度,就會看到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5條第一款: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以顯然不當之言詞或行動相加,尚未達強暴脅迫或侮辱之程度者。你會看到這個國家是多麼堅持而且完整地保障國家公務員行使公權力的威信完整性。

他不容許一絲一毫的挑戰、不容許一絲一毫的挑釁,他盡可能的在法制上佈下所有的障礙,讓你在挑戰他的時候,他都有工具可以來懲罰你 ── 這是妨礙公務它存在最大的目的。否則如果單純只是公務員執行的順暢性,充其量只是一個行政不法的範圍,哪來的刑事不法需要處理。

Photo Credit: smlp.co.uk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smlp.co.uk CC BY SA 3.0

用誹謗與公然侮辱所打造的文字獄

那在妨礙名譽的部分,其實誹謗跟侮辱都是具有非常高度多義性的用語,尤其侮辱這件事。如果仔細看法院對於公然侮辱的判決,會發現他對於文字用語的界定已經到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不管是有罪判決也好、無罪判決也好,大概都必須到要拿辭源、辭海或是康熙字典出來說文解字的程度。如果法院覺得這個案件值得他同情或體恤,他就必須努力地去解釋當事人的用意可能是某個方向,如果法院採取對當事人不利的見解時,他就要說這些用詞用字在客觀上是怎麼樣足以貶損被害人名譽。你會看到在公然侮辱的案件裡面,法院在個案呈現非常高度的恣意性跟主觀判斷。

但是我們必須要說,為什麼要保障這些言詞,或者,我很常在訴訟當中提到的幾個例子 ── 我們的言論自由難道只是高尚的人的言論自由、難道只是穿皮鞋的人的言論自由?言論自由如果只是單純要表達一個言論,那個市井小民、販夫走卒的言論自由,是不是也是我們要保障的?

我記得坐計程車跟司機談到某個馬先生做的事情,事後他從頭一路飆三字經到尾,我想他就算不是對我講,對任何一個人,他也許都會用這種方式來表達他的意見或言論。我們有沒有辦法說這不是他正當表達言論的方式?我們可不可要求他,你要把那些髒話全部都修掉,不然你會吃上罰單或罰款。

我記得我看過一個很漂亮的脫口秀,他說,難道我跟人家吵架的時候,我還要保持風度?我們對於風度是多麼的要求,要求到兩個國會議員在國會殿堂打架,一個罵潑婦、一個潑水,然後他們互相去告公然侮辱,因為雙方吵架吵得非常沒有風度;當然,最後兩個都無罪,不過這就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事情。

那公然侮辱什麼時候會無限上綱?就是人民對公務員時。我記得華光案有一個學生被警察逮捕,只是因為當時警察在帶走學生時,同學實在是看不過去,因為他看到裡面有老阿嬤被強行拖走,他講了四個字:塞你老師!然後就被帶走了。

這就是我們國家文字獄的開始,因為他什麼都不能妨礙、什麼都不能阻止,他只能塞你老師罵一句而已,然後他就被帶走了,理由是:可能會妨礙公務,即使他不是在執行公務的階段,他搞不好也會說是妨害名譽,然後他會堅提告訴,會說公然侮辱的現行犯加以逮捕。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