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幸福學》:一如海龜,人的大腦也被螢幕人造光混淆了

《數位幸福學》:一如海龜,人的大腦也被螢幕人造光混淆了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時此刻,我們該選擇自己的冒險:究竟是要成為惶惶不知所措的消費者、任憑科技瘋狂奔馳,還是要成為共同創作者,讓創新與我們的工作、家庭與社群互相交織,藉此掌控未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艾美・布蘭克森(Amy Blankson)

我們將何去何從?
光之誘惑

幾千年來,赤蠵龜幼龜仰賴星月映射在海面上的光,孵化後馬上就能找到返回海洋的路。這個神奇的過程運作順暢,但只到最近為止,因為佛羅里達海濱的開發開始改變自然棲地的地貌和光照。在人造光的誤導之下,超過半數的幼龜在生命最初的幾分鐘即朝著城市而去,直接爬向高速公路和自然界的其他掠食者,爬出一條死亡之路,這種瀕臨絕種的動物每晚因此多達幾百隻喪命。為解決這件事,羅德岱堡市(City of Fort Lauderdale)訂出佛羅里達州最嚴格的光照條例,要求晚間9點後禁止人工照明,14公里長的海濱建築物會因此漆黑一片,但社區以安全和觀光為由打了回票。佛州的《太陽衛報》(Sun Sentinel)刊登一篇文章問到:「哪一件事比較嚴重? 是讓城市街區基本上陷在黑暗當中,還是任由路燈傷害瀕臨絕種的動物?」緊張不斷升高,直到2011年市面上出現了對赤蠵龜友善的照明設備。這類對赤蠵龜友善的照明是具備成本效益的解決方案,使用琥珀色的光線,光波獨特,赤蠵龜看不見。自此之後,羅德岱堡剛孵化的幼龜遭到誤導迷途的比率便從5成降為零。

因為分心而迷航

一如海龜,手機、平板電腦、筆記型電腦和電視所發出的光束也吸引了我們;當我們失去焦點與方向,身心也跟著迷航。每一天,我們都在科技帶來的價值與付出的健康代價之間不斷拉扯。無可否認,現代人正身處於風起雲湧的數位革命當中,促進生產力、效率及溝通的新型省時科技工具,快速改變日常生活的樣貌。這些工具應有助於提升我們的幸福水準,但實則不然。事實上,數位革命發生的時間點,恰巧也是憂鬱沮喪及整體生活不滿意度達到歷史新高點。

自1970年代個人電腦出現以來,美國的憂鬱症比率提高了10倍。還有,過去30年,肥胖率(尤其是青少年族群)飆漲4倍(請參見美國疾病管制局〔Centers for DiseaseControl〕2012年數據)。我丈夫是一名青少年醫學專家,他親眼觀察到這股趨勢:揮舞著各式數位裝置的少男少女趾高氣昂地走進他的辦公室;看螢幕的時間增加了,運動量就減少了,可惜青少年對這種反向關係沒什麼體悟。科技固然為生活帶來諸多優勢,我們卻未完全看透科技對健康與幸福造成的惡性影響。就整個人類史而言,科技參與人類生活的時間極短,以目前的發展來說,我們在生理面/情緒面都還有很多地方需要適應。探討科技焦慮與社交脫節的相關新研究如今已蔚然成形,這正說明了我們退一步認真思考未來何去何從有其道理。年輕一代每天花在手機上的時間平均超過6個小時,基本上使得他們四分之一的生活經驗不同於我們的過去。

當裝置更短小輕薄,就能輕易帶進臥房,也因此干擾了人體的基本功能——睡眠。臨床心理學家阿曼達.嘉寶(Amanda Gamble)指出,很多人開始把電子設備帶上床,比方說把手機當成鬧鐘使用、用平板電腦讀書,或者是用筆記型電腦看電視,如此一來便剝奪了大腦的停工時間,但大腦停工又是睡眠的要件。一如海龜,人的大腦也被螢幕的人造光混淆了,發出信號要我們保持清醒,認為有光就是白天,因而破壞了人體自然的晝夜韻律。大腦會隨之減少分泌有助於調節睡眠的褪黑激素,使得問題更加嚴重。這最不利於仍在發育中的兒童和青少年,因為這種後天養成的相關性讓他們更容易出現焦慮、憂鬱、上癮等心智失調,在生理上也容易出問題,例如糖尿病和失眠。

現在,有95%的美國人每天花在使用個人數位裝置的時間長達2小時,甚至更多,一大堆新式的病徵也開始浮現。「傳訊指」(texting thumb)是一種新出現的重複性壓傷,就和腕隧道症候群一樣,其肇因是傳訊息和玩電玩遊戲。此外,70%的千禧世代自認患有數位性視覺疲勞症候群(symptom of digital eyestrain)。相較之下,嬰兒潮世代的比例為57%,X世代則為63%。醫師也提到,有愈來愈多的脊椎和肌肉緊繃都是來自所謂的「傳訊頸」(text neck),該徵狀是過度使用頸部,或是長期以頭部前傾或後傾姿勢查看行動電子裝置所造成的重複性壓迫損傷。

一項由艾瑞克.派柏(Erik Pepper)領軍、在舊金山州立大學(San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進行的研究指出,84%的受試者表示,傳訊時手部與頸部會有些疼痛。此外,受試者也出現其他緊張的症狀,比方說會憋氣,心跳速度也會加快。紐約脊外科與復健醫療(New York Spine Surgery & Rehabilitative Medicine)脊外科主任肯尼斯.漢斯拉吉(Dr. Kenneth Hansraj)醫師解釋,脊椎處於自然的位置時,頭部的重量大約為10到12磅(4.5到5.4公斤),但是,當頭部往前傾,即便只是微微的15度,頸部要支撐大概相當27磅(約12.2公斤)的重量;頭部往下彎45度角時,頸部則要支撐49磅(約22.2公斤);前彎到了60度角時,則變成60磅(約27.2公斤)重。

漢斯拉吉醫師說:「60磅重壓在原本只需要支撐10到12磅重壓力的肌肉和神經上,長期下來,過度的負重會造成嚴重損害。」頸椎間盤承載了額外的重量,導致間盤提早2,30年退化。在此同時,澳洲脊椎研究基金會(Australian Spinal Research Foundation)前會長詹姆士.卡特醫師(Dr. James Carter)也說,由於頸部不斷地傾斜,「傳訊頸」會導致脊椎側彎四公分。有鑑於學齡兒童脊椎側彎的人數增加五成,前述數據非常發人深省。

生理在因應外部裝置時會出現變化,其意義非常深遠。哈佛教授艾美.寇蒂(Amy Cuddy)甚至發現,弓著身體講電話有損你在職場上展現的自信——縮著身體對背部不好,而且拱背的姿勢會讓你無法暢所欲言、展現果斷。如果情況不變的話,想像一下,再過50多年,著名的插畫「人類進化示意圖」中的下一個回合將會是什麼模樣─人類將不再是可以挺直走路的物種,而是彎腰駝背、手裡抓著手機而且愁眉苦臉。我們想變成這樣的人嗎?

圖
現代人類進化示意圖,作者凱文・雷內斯(Kevin Renes)。|Photo Credit: 天下出版提供
選擇我們的冒險

科技持續與我們的人生相交,不僅影響健康,也衝擊日常生活。即便科技革命的本意美好,在許多方面卻讓人們更無條理,而且惶惶不安。

現代的軟體和資訊科技專業人士忙到不可開交,因為他們設法要找到更好的方法處理大量數據。千禧世代原本應能與新興科技自在共處,但他們常會發現自己的數位負載過重。為人父母者則為了追蹤子女的線上活動而煩躁不已,同時也為了管理自己在網路上的身分和隱私備感壓力。我們創造出超大量的數據資料,卻不知道如何運用,也不知道它們將流落何方。這些數據大致上和我們的日常生活各不相干,然而,一旦它們現身,形式卻常是讓人驚愕的身分竊盜或法律訴訟。

我不知道各位怎麼想,但人對於科技的依賴有時讓我很難過。當我坐在餐廳裡,環顧四周一起用餐的「家庭」時,感受特別強烈。我對於「一起」的定義很寬鬆,因為實際上的情況是四、五個人在同一張餐桌上吃著各自的晚餐,每一個人都劃出自己的地盤,守住自己的手持電子裝置。最近我聽到一位公共電台(NPR)主持人講一則故事,他說他的孩子畫了一幅全家福,圖中的爸爸手裡拿著iPhone。我參加大型研討會時遇到另一位女士,她開玩笑說她在兒子畫的全家福裡沒有臉孔——她被畫成一部筆記型電腦;看到這幅畫讓她驚醒。我在全美奔走演說時,注意到有很多人帶著螢幕仍亮著的筆記型電腦或手機進場,選擇坐在會議廳的後排(他們可能是要記下我對幸福的看法? 我可是樂觀主義者)。科技不斷進步,而人們也毫不猶豫接受這些變化,我很擔心幸福可能被拋在腦後,變得愈來愈不重要。

近年來,科技就像瘋馬一般衝進我們的人生。我們只有兩個選擇:跳上馬背控制馬兒,創造美好人生,或者,任憑這匹馬奔馳(一直到我們發現自己的腳踝居然被套上繩索,一路被馬拉著走)。然而,有些人等跳上馬背後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這匹野馬要往哪裡去……而且,不用馬鞍騎馬讓人精疲力竭。如今的我們正處在十字路口,而且極度需要馬鞍和韁繩。在生活中,如何讓幸福跟上科技的發展步調? 我們都愛科技的新奇與驚喜,但現在該拿回掌控權,以運用我們內在的速度與力量。至於被拖著走的人,由於這匹科技野馬全無減速的跡象,這些人只能祈願自己要是能「帶著鞭子套著馬鐙坐在馬鞍上」就好了,任何可以營造出握有掌控力假象的事物都好。此時此刻,我們該選擇自己的冒險:究竟是要成為惶惶不知所措的消費者、任憑科技瘋狂奔馳,還是要成為共同創作者,讓創新與我們的工作、家庭與社群互相交織,藉此掌控未來?

相關書摘 ▶《數位幸福學》:訓練心智就跟訓練小狗一樣,愈早行動愈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數位幸福學:五大策略,同時擁有效率和福祉的快意人生》,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艾美・布蘭克森(Amy Blankson)
譯者:吳書榆

「幸福的水準能跟上創新的速度嗎?」、「少了科技我們會不會更幸福?」、「我們要如何在眾多紛擾中找到幸福?」、「我們如何教導孩子劃出與科技的界線?」

在數位化的現代,人人都被科技工具、社群媒體給迷惑,
單純的快樂、幸福愈來愈難尋。
難道追尋快樂勢必得放掉科技?揚棄生產力、效率或功利?

科技提高了人類的生產力、效率和通訊力。然而,它唯一無法為你我帶來的卻是快樂。由於科技的發達,人們的情緒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程度的憂鬱和不滿足,但情況不應該是這樣的。科技可以讓人們更快樂,而不是終結快樂。

本書作者艾美・布蘭克森(Amy Blankson)與其兄長尚恩.艾科爾(Shawn Achor,暢銷書《哈佛最受歡迎的快樂工作學》作者)共同創辦了好思維顧問公司(GoodThink),致力為個人和組織帶來有科學根據的幸福生活。艾美在本書中與讀者分享以下五大策略,能讓現代人同時擁有效率與幸福。

  1. 穩住陣腳:集中精力,增進生產力。
  2. 了解自我:檢視自己使用數位裝置的習慣和數據,以利充分發揮個 人潛能。
  3. 訓練大腦:使用新興的科技,養成並維持樂觀的心態。
  4. 為幸福營造棲地:為所在的環境打造一個適合發展快樂的空間,並 簡化周遭環境和複雜的心靈狀態。
  5. 以特意自覺從事創新:利用現有的科技,積極塑造你我的未來。

重新思考自己應該在什麼時間點、在何處、為何,以及如何使用科技,我們將不僅能夠影響自己的幸福快樂,也能塑造社會的光明未來。本書的目標是協助你更有意識地主動思考如何在生活中融入(或拋棄)科技,以追求最高的生產力和福祉。

這本書,是寫給所有忙著應付床頭櫃上愈來愈多充電裝置的人;寫給奮力提高生產力,卻發現自己緊盯螢幕好幾個鐘頭、結果遭致眼睛紅腫與腰痠背痛的高階主管與員工;寫給樂見電子裝置幫助孩子在車子裡或公共場所靜下來,但發現關掉螢幕後必須面對「科技風暴」的所有媽媽;也寫給被自己的數位足跡逼到無路可退,需要巧妙脫身的專業人士。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EP2 有貓就給讚,不如我們來創個「貓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