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題字和捐款,這才是台灣更應該做的「救災外交」

除了題字和捐款,這才是台灣更應該做的「救災外交」
photo credit: 安倍晉三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災時官員出訪,常以「外交防災」為名解釋,但外交和救災其實是可以並存的,以台灣和日本為例,台灣掌握暴雨與土石流防災機制與數據庫,日本則有成熟的地震因應措施,應該互相交流,使雙方成為真正「一衣帶水」 的友好鄰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雲程

2016年1月16日蔡總統高票當選總統。月底台南大地震,當時日本首相安倍,適時的表達「日本決定全面提供台灣所需要的一切支援」。 馬總統正在瞎忙安全下樁;有識者雖透過管道建議,但小英尚未就任,沒有實權,很難表達感謝之意,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2018年2月花蓮地震,安倍首相的善意更進一步。除致函慰問、主動題字「台灣加油」外,於臉書公布書寫過程影片,並親口表達「親愛的台灣朋友們,日本此時此刻與你們同在。」 雖然事後檢察官全部不起訴可能的責任人,但這次,小英災後處理得不錯,兩度夜宿指揮。只是,有識者眼見蔡政府未把握安倍首相釋出善意的機會,主動深化台日關係,仍扼腕不已,認為:基於區域安全、共同的價值理念與生活方式,台灣與美日安保站在一起,是無須考慮的戰略必然,深化都來不及,豈有餘裕可蹉跎?

2016年6月底蔡總統題字的「台灣之塔」慰靈碑落成揭牌;這是她以總統身分落款的第一個紀念碑。2018年6月下,李前總統為其題字的「為國作見證」碑,親自前往沖繩參加揭幕儀式,並發表與美日同盟站在一起的的演講。台日友好軸線隨著局勢變動,卻仍嫌緩慢。

2018年7月,日本因為「巴比倫颱風」與梅雨相乘作用,發生罕見的暴雨和土石流災害。 根據JAXA整理「全球降水觀測計劃」(GPM)資料,從九州東側向東北(包括九州、四國、中國、近畿)長約500公里、寬約100公里的廣大區域,三天累積雨量達400-500毫米,有118測站總雨量破了紀錄(最大742毫米),部分區域最大小時降雨達100毫米,最終死亡必然超過200人。

淹水_嘉義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日本政府等在災害已發生的5點50分才發佈避難指示,備受住民指責,愛媛縣知事並正式向安倍首相轉達不滿與改善的期望。 這是日本政府與公務員應變經驗不足所致。

日本沒見過的暴雨強度,台灣卻是年年有。印象深刻的災害有1990年「歐菲莉颱風」:時雨量106毫米,在花蓮縣銅門村降下800公厘雨量,全村有36名村民遭到活埋。2004年中度颱風艾利,造成新竹五峰鄉桃山村土場部落瞬間被活埋,死亡16人。最著名的是2009年「莫拉克颱風」:阿里山測站的總累積雨量,測得驚人的2884毫米,甚至有多處測站測得達2000年頻率的降雨。高雄縣小林村因「深層崩塌」(deep-seated landslide),走山面積達251.7公頃,犧牲474人。此外,還有幾乎大颱風就傳出災情的神木村。

在如此長期嚴重的災害洗禮下,台灣的專家與政府已經透過理論與現場研究,建立了降雨、土質地形和土石流爆發的預警模式,並業已立法賦予政府具有強制撤離敏感地區住民的權力。這套模式運作下來,我們已經不容易聽見有居民因為土石流而遭難的新聞。

地震經驗與防災,或許日本較先進;但暴雨和土石流,絕對是台灣較有成就。台灣從6月起,接受印度洋與太平洋的季風影響,加上颱風的侵襲,災害樣態非常複雜。台灣的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所整合的即時資訊,特別是網路公開的機制,超過先進國家水準,絕對可以成為日本的模範。

我們期待蔡政府以此次日本災害為契機,在責成外交部捐款2000萬日圓外,能主動回饋日本建立暴雨與土石流防災機制與數據庫,使雙方成為真正「一衣帶水」 的友好鄰國。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看顏色、憑感覺還是只管統獨,其實越民主越「不看政見」投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新公民議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