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副市長海選遴選委員會,才是遴選局處長的好開始

由副市長海選遴選委員會,才是遴選局處長的好開始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次柯醫師採用遴選制度,乃是一個實驗。但是開放政府與全民參與並不代表無責任感,所以要選擇的並不是一個獨自負責的局處長,而是要能與市長合作的局處長。

作為一個敗選人來批評這個制度不免讓人家覺得有輸不起的感覺(編按:作者胡博硯為此次台北市勞動局長遴選中的參選人之一,但於第一輪遭遴選委員淘汰),不過作為一個法律學者,並且是個認同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理念的法律學者,有義務協助調整這個制度。

(相關新聞:柯P小內閣出爐 並坦承勞動局長遴選4大缺失

台北市市長乃是依據地方制度法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由台北市的選民以普通、平等、直接與無記名的方式所選出,其民主正當性不容質疑。在部分國家亦有類似內閣制的地方行政組織,但我國地方政府組織制度,明顯採行首長制,市長必須負責市政的成敗責任。就此來說,基於責任政治與民主正當性,市長要自己任命所屬局處長。

此次柯醫師採用遴選制度,乃是一個實驗。但是開放政府與全民參與並不代表無責任感,所以要選擇的並不是一個獨自負責的局處長,而是要能與市長合作的局處長。要怎樣達成呢?市府未來會有三個副市長,分別業管不同業務,市長可以親自找尋他自己心目中的副手,而由業管該項業務的副市長來組成遴選委員會。

而這樣的遴選委員會是必須要經過海選的,這個遴選委員會由業管的副市長來組織,副市長可以先把這遴選委員會中他認為必須要存在的學者專家,事先提出一個名單,並且由不同的團體舉薦出不同代表性的成員,倘若有必要亦可經由i-Voting的方式從中再篩選出不同代表性的委員。一個委員會不需要太多人,否則討論即無效率。於該委員會組成後,再由委員會替市長遴選適當人選。如此,既可兼顧到與市長以及業管副市長的配合度,又可以取得一定團體代表性。

並非任何局處都適合利用此一方式遴選,但是勞動、文化以及環保等局處,由於與民眾的接觸直接,另一方面,該領域社會活動力非常強,有許多不同的社會團體,因此局處長的選任,讓各該團體有參與的可能性,有助於局處長未來與這些團體的協調。

但像研考會,負責替市長考核各局處工作成果,則不適合以此一方式選任,市長應該選擇一個長久合作經驗之人,並確實了解市長政策的專家來擔任。

遴選委員會於局處長遴選後,即轉型為監督委員會,固定時間集合,監督局處長之施政,甚可由其考核。

這次的遴選嘗試,立意雖佳,但是過於急促,以至於事倍功半,甚至差點鬧出笑話。這樣的失敗不能再來一次,否則只會讓柯醫師還沒上任,支持度就開始下滑。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