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拿到中國「居住證」,除了讓你「落戶」還會發生什麼事?

台灣人拿到中國「居住證」,除了讓你「落戶」還會發生什麼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融合」策略運用在居住證上,就是在「慢慢把你轉化」,雖然不致於宣稱居住證等同中國戶籍,但「他留下一個準公民身分的模糊地帶,隨他怎麼說,要怎麼解釋,對我們會是困境。」

因此,對不需要中國戶籍的台灣人來說,申領居住證是「利益相對薄弱,但風險可能很大」的事情。

林宗弘2017年主持的陸委會委託研究計畫中提到:「當中共中央政府或個別地方政府希望將這個中間層人口,盡快收編進政治結盟之內時,就會提供更優惠的公共服務條件與更短的落戶期限,也就是讓常住人口權益接近於本地戶籍人口的權益、或是讓其盡快落戶。」

林宗弘說,過去中國基於政策需要,給予台灣民眾部分「超國民待遇」,但現在已可看出慢慢收回的趨勢。未來也可能逐步廢除優惠待遇,不再讓台灣人享有特殊待遇。

在此情況下,台灣民眾日後若想繼續維持等同於中國民眾的基本權益,現在可根據自身意願申領的居住證,最終可能會變成「不得不」申領。

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王信賢也認為,將台灣民眾納入居住證適用範圍,是中國對台「融合」政策的一環。居住證未來將可能成為統一的「平台」,社會安全、醫療、教育、保險等都納入這個平台上一起處理,匯入中國公安部,同時,個人資訊也將完整進入中國公安部的系統中。

台灣民眾申領居住證,對中國來說有其政治意義。王信賢說,居住證與中國戶籍仍有很大的差別,但可被視為「準戶籍」;林宗弘則使用「準公民身分」來形容居住證。

林宗弘表示,中國政府的「融合」策略運用在居住證上,就是在「慢慢把你轉化」,雖然中國不致於宣稱居住證等同中國戶籍,以免牴觸兩岸條例,但「他留下一個準公民身分的模糊地帶,隨他怎麼說,要怎麼解釋,對我們會是困境」。

中國1970年代就有暫住證,主要任務是社會治安管理,後來為減少歧視而改推居住證制度。圖為北京一處村莊牆上印著「辦理暫住證登記」紅字
中國1970年代就有暫住證,主要任務是社會治安管理,後來為減少歧視而改推居住證制度。圖為北京一處村莊牆上印著「辦理暫住證登記」紅字|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從「暫住證」到「居住證」,到底差在哪裡?

暫住證起源於1975年,在取消憲法中人民有遷徙自由的相關條文後,北京、上海、廣州等大中城市規定,外來人員必須辦理暫住證,否則視同流浪者。警察有權抓捕這些沒有暫住證的人,並把他們遣返原籍或者關押在收容所。

暫住證的主要任務是社會治安管理,持有者沒有所在城市居民身分,也得不到相應的社會福利,許多外地人口因為謀生聚集在城市,卻因為國家制度的歧視,陷入更加貧困弱勢的境地,在城市底層生活,連帶也使下一代沒有翻身的機會。

直到2003年發生「孫志剛事件」。原籍湖北黃岡的孫志剛被廣州市人民政府執法機關以「三無人員」的理由收押,拘禁期間在收容所內遭毆打身亡。這起事件引發中國國內對收容遣送制度的討論,同時,暫住證這種含有歧視意味的制度,也在檢討之列。

2010年1月1日起,廣州、東莞等4城市取消暫住證,全面推行居住證。公安部2015年2月15號宣布「關於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框架意見」,宣告要取消已實行30年的暫住證制度,改實施居住證制度。

目前,中國大部分城市都已取消暫住證,改以較為平等的居住證代替,要求申辦人需有穩定就業、住所或學籍。不符合上述條件者,有些城市會另外發給臨時居住證代替。

中國政府開始逐步推動居住證制度,劃定申領資格,並給予居民應有的入學、購房、社服保險等權益。不過,居住證設下的住所、就業等限制條件,仍等同於在社會劃定階級、區別對待,將所謂「低端人口」排除城市之外。

同時,領有居住證者想要擁有正式戶口,也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想擁有城市戶口,除了要有工作證明、居住證明、社保繳費證明等,300萬以上的大城市,還實行積分落戶,要成為戶籍人口,必須賺取積分才有機會,有些城市,甚至加碼要求購買房屋的最小坪數。

目前,北京、上海、廣州、深圳4大城市均已正式啟動積分落戶申報,加分標準側重創新人才、年輕高學歷。作為首都的北京市,今年4月才正式提出北京市積分落戶管理辦法。隨後,網路上出現不少北京積分落戶加減分表以供查閱,有網友分享加分「攻略」,還出現積分計算機App。

城市戶口背後牽涉民眾社會福利保險、醫療等許多國民基本權益,政府拿著筆計算國民價值,決定哪些菁英分子得以享受全民納稅換來的社會福利。在中國,戶籍改革步調緩慢,已經長年受到詬病。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