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博再戰「冰與火」250公里的冰島超馬賽奪冠:勇敢是我唯一的武器

陳彥博再戰「冰與火」250公里的冰島超馬賽奪冠:勇敢是我唯一的武器
Photo Credit: 陳彥博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彥博追上第二名的英國選手時,兩個人互相鼓勵,對方對他說,「第一名選手在前方不遠,Tommy,make it happen」他衷心感謝這句話給他的鼓勵,他也在這天追上了一直領先的俄羅斯選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極地超級馬拉松選手陳彥博參加「冰與火250公里冰島超馬賽 Fire and Ice Ultra 250 KM 」,今(2)日傳出捷報,陳彥博擊敗各國好手奪得總冠軍,這場綜合沙漠、冰川、火山地形的的極地競賽,陳彥博表示,這應該是他參加過環境最惡劣的賽事,「防水外套是唯一的防護,勇敢是我唯一的武器」,雖然每天都懷疑是否能完成比賽,他和強勁的俄羅斯選手不斷拉鋸下,咬牙堅持到最後終於拿下總冠軍。

「冰與火250公里」有多難跑?

《運動筆記》報導,這是一場綜合了撒哈拉沙漠沙丘、北極冰川地形、集合歐洲與美洲的河流山谷與草原地貌、冰島特有的火山地理環境,並且因近年數次火山爆發而改變了原有的地表,大大增加賽道的難度。

全長250公里的路程,從火山塵土沙漠、蒸氣火山漿到山丘峽谷、湖泊與河流、草原及岩石地等各種地形,每位選手必須自行背負睡墊睡袋、6日份食物以及個人急救用等裝備,賽道上需依照大會標記行進,自行尋找路線,這6天賽事,每天選手都紮營在火山週邊過夜。

整個賽程以第4站尤其艱難,必須一口氣完成70.1公里的長距離競賽,且必須涉過許多條冰冷河流,選手無法更換競賽服裝和跑鞋,這6天賽事只能就著濕掉的跑鞋和襪子繼續比賽,在低溫強風的環境下,更增加失溫的風險,因故大會的強制裝備清單中,將檢查選手每天必須吃下的食物熱量,必須達到安全標準,並強制背選手背負多項個人醫療備品在身上,時時為競賽時潛在的危險作好安全措施。

陳彥博在2個月多前,才剛剛完成了不丹高山200公里超馬賽,強忍雙腳後跟血泡破皮,帶著血肉模糊的腳底板跑完高海拔艱難競賽,取得總冠軍榮耀,也吸引當地媒體報導這位來自台灣的超馬選手,不丹高山賽後花了近一個月才讓腳皮完全生成康復,接續著積極加強訓練,為了要順利迎戰這場傳說中超艱難賽事,

「我想試試自己的能耐,連經驗老道的摩洛哥選手都大嘆冰島的賽道困難,這場賽事能夠一次挑戰各種地形,還要應付冰島的低氣溫和驟然強風,一定極具挑戰性。」

發燒、拉肚子,每天都懷疑能不能完賽

陳彥博於賽前多次前往台灣3000公尺的高山進行訓練,讓自己適應多變的天候和地貌,不過這次的極地氣候仍讓他吃足苦頭,剛抵達冰島時他就忍不住驚嘆,手和腳凍到很痛,看著其他北歐國家的選手穿短褲和薄薄的外套,「真的無法相信......他們到底怎麼辦到的!」

出發後,陳彥博也每天都在臉書上紀錄每天的賽程,由於天氣過冷,他常常冷到睡不著,或是被凍醒,因為所有裝備都得背在身上,所以沒有太多保暖衣物不然會太重,有天甚至半夜冷到爬起來拉肚子「是比賽第一次拉肚子」,看得出來環境和天氣條件都十分艱辛。

除了得經過火山岩地形外,選手也得在比賽中涉水跨越冰川:

陳彥博在臉書上分享,當天他和一路最主要的對手俄羅斯選手,兩個人都在冰川前停下來把鞋子脫掉,因為如果鞋子濕了,後面跑65公里肯定會起水泡,不過其他選手大多直接衝下水,他脫下鞋後趕緊跟上,一踏進河流,「幾乎凍僵、刺痛到無法動彈」,不過上岸後陳彥博認為脫鞋的決定是對的,因為接下來出現的沙丘地形,乾鞋才不會弄的全是沙子,不過一穿一脫也花掉不少時間,讓他又更加辛苦追上其他超前的選手。

而最後陳彥博在追上第2名的英國選手時,兩個人還互相鼓勵,對方對他說,「第1名選手在前方不遠,Tommy,make it happen」陳彥博表示,他衷心感謝這句話給他的鼓勵,他也在這天追上了一直領先的俄羅斯選手。

世界冠軍後,陳彥博「還有事情想做」

陳彥博2011年被診斷出罹患咽喉癌,他在開刀後痊癒,並於同年成功挑戰南非喀拉哈里沙漠250公里超馬賽;2013年5月,他完成澳洲520公里內陸橫越賽,成為完成世界7大洲、8大站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的首位亞洲人,也創下最年輕的紀錄,在2016年底,他又完成四大極地系列挑戰賽,並成為第1位大滿貫總冠軍的亞洲人。

《運動星球》專訪陳彥博時他說,當他完成過去10年不斷努力的目標時,一下子失去重心,他冷靜下來後思考的是,他希望將自己的故事、自己在跑步上的經驗和專業知識,分享給更多朋友或是年輕人,他認為關於台灣的運動產業與文化,一直沒有被建立完全,因而造成目前台灣運動遇到的許多困難。

陳彥博說,台灣的國高中以及大學時期接軌的很好,但畢業後卻斷掉,未再有相關科系或是企業結合,讓教學可以接軌,造成許多專業知識與社會實務完全不同或不實用,也不完全符合台灣現況,陳彥博希望能夠把台灣的高山做制度化,針對特定的運動員,開放山徑做訓練,唯有這樣才能帶動更多的運動風氣,吸引更多外國登山愛好者來到台灣,推廣更多的運動。

而已從2016年開始舉辦「冒險營」「夢想跑班」開放民眾報名參加的陳彥博,也分享他的經驗,

若要前往山林辦相關訓練活動,所受到的阻礙並非山林本身,而是與民眾的溝通;過去的教育教導我們不要到危險的地方冒險,而這些包含了不熟悉的山林,也因為這樣,台灣很多的山便不再是山。

像是國外山徑普遍是將樹枝裁掉之後,剩下的自然景觀得待你爬過後才能見著,相較於台灣的圓山,全部都是人工的石階軌道;自古以來人類就是來冒險的,但是冒險是指降低意外的風險才能把冒險的活動做好,也才有冒險的意義。

陳彥博日前也在曾臉書上透露,他已經考取大客車駕照,以後就可以開遊覽車和公車,並正在著手第4本書的撰寫,更已經到處在全台灣做公益演講分享自己的冒險經驗長達5年,除了跑步之外,他想做的事情還有非常多。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