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大學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的階下囚

兩週前他是美國頂尖大學留學生,維吾爾青年一回國就成了「再教育」的階下囚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新疆的維吾爾族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上個月30日發表一份報告,呼籲中國儘速關閉恐怕有上百萬人被關押的「再教育營」,也讓中國打壓新疆維吾爾族人的議題再次浮上檯面,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焦點。

一名留學美國的維吾爾青年今年接受外媒採防時揭露自己去年返回中國探親時遭到非法拘禁的過程,不過中國政府對這些指控仍全面否認,並批評這是聯合國及西方媒體「別有用心的抹黑」 ,而其他許多穆斯林國家則因為經濟原因,或根本認同中國的「社會穩定大於人權」選擇緘默。

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檢閱與中國人權紀錄,8月30日發表報告,該委員會特別提及針對維吾爾族穆斯林設立的「再教育營」,並表示「遺憾中國當局未能提供確切官方數據」,並稱在新疆「至少有數萬人,甚至有可能多達百萬」維吾爾族人遭到中國當局無理拘禁。

報告也呼籲中國儘速關閉「再教育營」、釋放被拘禁者,停止假借「打擊恐怖主義」為由濫捕監禁維族民眾,有十多位美國國會議員上月29日也聯名要求川普政府,應對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等涉案官員進行制裁。

委員會的副主席麥道高(Gay McDougall)表示,「估計高達100萬人遭拘禁於所謂反極端主義中心,另有200萬人被迫要進所謂再教育營,接受文化與政治教化。」

《中央社》報導,德國的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 Theology)研究員岑茨(Adrian Zenz)今年5月發表一篇論文,岑茨引用中共烏魯木齊市委黨校2017年6月的報告,指這類再教育營的名稱為「集中教育轉化培訓中心」、「法制學校」、「康復矯治中心」等,地方則常稱之為「培訓班」。

岑茨指出,需進再教育營的「重點人員」,依情節輕重分為應嚴打的在押者、思想頑固者、思想不穩定者等,需要的時間也長短不同,在裡面的人要徹底研習宗教極端主義的危害方式、唱愛國歌曲。

進再教育營的人需拿掉傳統的布卡(Burka)罩袍,改穿現代的維族服裝,回到一般的入世生活方式。據密報者與部分觀察人士透露,2017與2018年又額外增加並特別著重的中文教學,包括讀報與觀看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等。

接受再教育的時間有15日、2個月、3個月不等,但2017年春季以來,期限已被拉長至通常為6個月,甚至有到12個月。

一名留學生的「再教育」經歷

《中央社》報導,《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以維吾爾青年伊曼(Iman)被關押的親身經歷為主軸,做出一篇名為「中國穆斯林的古拉格」專題報導。

來自維吾爾族中產階級家庭的伊曼數年前到美國留學,他在中國學業表現優異,還獲得中國某所大學學位,2017年暑假時伊曼搭機回中國,打算先在東部沿岸和朋友們見面,再回新疆探望母親。

下飛機前,空服員就告訴他:「有人要問你問題,可能只是簽證問題。」隨後3名穿著制服的中國邊檢巡邏警員就在空橋等伊曼,伊曼接受脫衣搜身,檢查行動裝置並被問了一連串問題:「你在北美做什麼?在哪讀書?我們找到中國教授的名片,你認識很多重要人物嗎?」

伊曼先在看守所待了9天,拘留室有34人,他是唯一的維吾爾人。第9天新疆警方抵達,他們銬住伊曼並押送到火車站,來自伊曼家鄉的3名漢人警官,送他搭往新疆的火車,並多次問伊曼是否收到家鄉警局通知,要他在2017年5月20日前回家,這是「要求在國外讀書的維吾爾人返鄉」的地方命令。

回到新疆後,當地警方下令將伊曼帶進「再教育營」,他立刻被記錄身分,拍下照片,測量身高體重,脫到剩內衣,還剃成光頭;2週前,伊曼還是美國頂尖大學之一的學生,現在則未獲司法程序即遭拘留。

伊曼只穿著內衣,被分配到關有其他19名維吾爾族男性,只有1盞燈泡的房間後,1名警衛發給伊曼1件亮黃色內衣,獄友送給他1條短褲,房內有1座馬桶、1個水龍頭,還有1張大床,所有人都睡在那,營內給他1個碗和1把湯匙。

伊曼指出,每天日常活動單調且高度制式化,「每天早上5時起床,20分鐘盥洗。每天只提供3瓶熱水給20人,不得不與其他人搶熱水,1星期來沒好好洗過澡。被規定要整理床鋪,警衛會檢查我們的床單必須平整,毯子沒有褶皺,早上6時吃早餐。菜單沒變化總吃饅頭,餐後大家可以走動,並喊口號『努力訓練,努力學習』,走動數小時後觀看『再教育』電影,然後吃午餐。」

在擁擠的囚房裡,伊曼感到寂寞和孤獨,和其他人講話往往令人沮喪,所以他不願意與人交談。

「我的獄友大部分已被監禁超過2個月且沒有被正式起訴。」伊曼和一名60多歲男子成了朋友,他被判刑6年。伊曼說,那名男子的「罪行」只是用手機傳訊息給女兒,簡單解釋可蘭經文教義,女兒把訊息分享給朋友,當局卻判他信仰和散布極端主義。

被關進再教育營的第17天,伊曼被告知:「收好你的東西,你被釋放了。」家鄉的居民委員會來到拘留中心要送伊曼回家,他們把伊曼交給當地警方首長前警告他:「我確信你可能因為不愉快的經歷而有一些意識形態變化,但要記住:無論你在北美說了什麼或做了什麼,你的家人仍在這裡,我們也在這裡。」

在返回中國30天後,伊曼終於回到家,但在家宛如被關在電子監獄,他的身分證將被新疆地區無所不在的安全檢查站掃描,裡面包含伊曼的「犯罪」紀錄。伊曼最終在當年秋天獲得自由返回美國讀書,但他現在彷彿處於流亡狀態,不知何時或能否回家。

由於伊曼的母親曾到土耳其旅遊,她2016年10月也被關在再教育中心,伊曼不敢打電話或寄電子郵件給母親,深怕危及她的安全,因為聯繫待在國外的親屬可能會受到訊問及拘留。

新疆維吾爾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中國官媒:不讓新疆再出現動蕩就是最大的人權

《BBC》報導,針對聯合國的審議和指責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曾在8月初回應,「某些反華勢力出於政治目的對中國進行不實指責,少數境外媒體歪曲此次審議情況,污蔑中國在新疆的反恐和打擊犯罪措施別有用心。」陸慷強調新疆社會的大局穩定,經濟發展良好,各民族和諧相處,任何造謠抹黑都是徒勞的。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8月中也發表社評說:「近來美國及西方政客、媒體在對新疆治理不斷攻擊,誣稱新疆是『露天大監獄』,試圖干預新疆事務,給新疆治理製造麻煩,新疆處在一個特殊階段,那沒有西方破壞性輿論置喙的餘地;我們要理直氣壯地將外部勢力在新疆的各種滲透排擠乾淨。新疆的和平穩定高於一切,以此為目標,各種措施都可以嘗試,實際效果好的就應總結推廣。我們要堅定一個信念:不讓新疆再出動蕩就是最大的人權。」

穆斯林國家漠視中國嚴控新疆

《中央社》報導,《財經內幕(Business Insider)》報導,近幾個月來,中國因打壓維吾爾人而受國際嚴格檢視,但許多以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卻因不想破壞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而噤聲。

中國2013年推出包山包海的「一帶一路」,企圖以橫跨歐亞非的鐵路、船運航線及其他基礎建設構成網絡,一路連結78國,多個中亞及中東國家都在一帶一路計畫之內。為推動一帶一路,中國與信用評等不佳的經濟體簽訂多項高額借貸協議。此外,與中國發展經濟夥伴關係,似讓這些國家「有口難言」,不便對新疆局勢發表意見。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中國政治研究員范尼文惠曾(Simone van Nieuwenhuizen)告訴財經內幕:「許多以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都與中國發展日益密切的經濟關係。談論新疆局勢可能不符他們的利益,這已成了共識。」

身為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埃及甚至曾協助中國打壓維吾爾人。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指出,去年埃及在未提供任何理由下,拘留境內數十名維吾爾學生,不讓他們與律師和家人聯繫;《紐約時報》報導,同時間開羅當局還遣返至少12名維吾爾人回中國。

范尼文惠曾表示,許多中東國家的人權記錄也很差,且跟中國一樣,把維持社會穩定置於個人權益之前。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