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田守導演訪談:《未來的未來》,從暗黑系到光明派

細田守導演訪談:《未來的未來》,從暗黑系到光明派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動畫的主角很少年紀如此幼小,細田守坦承是一種創新的嘗試:蠟筆小新》的小新是5歲,《龍貓》的小梅是5歲小女孩,以4歲男孩為主角的動畫真是不多,《未來的未來》的4歲小正太令人感到前所從未有的樂趣。

「我們常在長大後就忘了童年時光,彷彿我們一開始就站在人生的這個位置上。我很想再次回到小時候,用與現在不同的視角重新看世界,應該就會有很多不同的新發現。」

無論是有沒有小孩的父母,大家都曾經是小孩,動畫導演細田守建議「從小孩的視角看世界」,透過最新動畫《未來的未來》,回憶孩童的時光,感受純粹簡單的想法。

近年日本動畫界最受矚目的導演細田守,畫風細膩純樸,擅長描繪栩栩如生的人物角色。其中引起眾人注意的電影《跳躍吧!時空少女》,融合了科幻與青春元素,在國內外各項影展獲獎不斷,博得各界一致好評,創下戲院長期放映的紀錄,也打響了細田守的名聲。之後所執導的《夏日大作戰》、《狼的孩子雨和雪》、《怪物的孩子》等電影,不但受到廣大影迷的喜愛與獲得良好的評價,也都創下極佳的票房與獎項成績。

不少人認為細田守的作品風格頗為類似宮崎駿,或許是因為細田守也在平淡生活中,顯現出奇幻色彩的運用手法,讓現實空間也充滿了異想的童趣,而非單純創造出讓人逃離現實生活的虛擬世界。但其實細田守的作品中,並未完全呈現出奇異幻想的魔幻世界,至少他的作品沒有出現過《風之谷》般遺世而獨立的神話型態與主題。

介於真實與幻想的奇異世界裡,細田守基於現實生活的奇幻、情緒與親情,總是同時呈現生活的日常與非日常,又在日常中展現了非日常,並試圖將這兩個場景相互交流,讓人物角色可以享受轉移變化的樂趣,以及最後必須決定的痛苦。

其實,剛從金澤美術工藝大學畢業的細田守曾應徵吉卜力工作室的工作,宮崎駿要求他交兩張畫應試,結果他一口氣交出150張畫作而引起騷動,但最後卻因為宮崎駿的親筆勸退信:「吉卜力一定會將你的才能磨耗殆盡」而落選,之後他仍憑著動畫《數碼寶貝》走出自己的路。

後來,宮崎駿邀請細田守擔任《霍爾的移動城堡》的導演,當時吉卜力的人力正全力投注在製作《神隱少女》,於是細田守獨自跑遍各動畫公司找人借物,籌組製作團隊,正當團隊完成劇本與分鏡表時,卻突然被吉卜力撤換職務,並要求中止工作,改由宮崎駿團隊接手製作。據傳,高層認為還是要掛「宮崎駿」的名號才有票房號召力。這不僅讓心血前功盡棄的細田守深感遭受背叛,原組團隊也與他撕破臉,而計畫泡湯更讓他的名聲與信譽全失,變成動畫界的黑名單。

這兩次不愉快的經歷,也讓他與宮崎駿的互動與關係一再成為八卦焦點。正當細田守以為自己在動畫界已經窮途末路時,卻又製作出一部部相當出色的傑作,證明了他驚人的創作實力與動畫的迷人魅力。

而作品光明正向、積極進取、溫馨感人又熱血陽光的細田守,其實以往的風格可是大大的不同。1999年他負責《數碼寶貝大冒險》的兩部短篇劇場版與一部3D短篇劇場版,其中由他負責第21集《滾球獸東京大激戰!》的演出與分鏡,結果這集就與整季的的風格與表現方式完全迥異。

2002年他成為動畫《小魔女DoReMi》第四部《小魔女DoReMi大合奏!》第40集《DoReMi與放棄當魔女的魔女》與第49集《永遠永遠都是好朋友》的導演兼分鏡,這兩集的畫風與分鏡也與其它系列有著明顯差異,劇中更是完全沒有以魔法元素表達人物心境的方式。2005年他擔任《航海王》劇場版《祭典男爵與神祕島》的導演,也讓這部劇場版充滿陰暗詭譎的色彩,與動畫系列及其他劇場版的風格大相逕庭,還受到不少批評。

或許這代表了細田守原本的個人風格就是如此,只是借由吉卜力失敗的事故,將本身的暗黑風格,表現得更加淋灕盡致而已。細田守就曾表示,《ONE PIECE 祭典男爵與神祕島》的祭典男爵是在影射自己,是以他經歷過的一連串遭遇而激發出的靈感。

2006年的《跳躍吧!時空少女》,細田守的畫風卻突然大變,從陰霾黑暗、憂鬱虐心的虛淵玄派,成為宮崎駿、庵野秀明的溫馨陽光治癒系導演,並創造後續一連串的成就與佳績。只是究竟細田守大變身的緣由是什麼,至今仍是未解之謎。

細田守指出,創作時會在內心特別注意到娛樂性與主題性。像《夏日大作戰》、《怪物的孩子》是比較偏向娛樂性的作品,《狼的孩子雨和雪》、《未來的未來》則比較偏向主題性。「在製作動畫時,我一直都在這兩個方向之間拉扯。雖然會在作品中同時存在這兩種面向,但最後一定會有某一方的特性變得比較強烈。」

細田守的電影關注真實的生活,在精密細緻的現實中,原版複刻出大家日常的生活,因此在異世界的出現時會產生落差感,也讓觀眾更認同他的作品。像《跳躍吧!時空少女》的普通高中女生,突然獲得了跳躍時間的能力、《夏日大作戰》的家族團聚卻變成影嚮日本的人工智慧大戰、在《狼的孩子雨和雪》中養育著幼小的狼人姊弟的單親媽媽、《怪物的孩子》的主角,則穿梭在人類與怪物的世界之間。

「我不喜歡未來!」未來,是4歲小君的妹妹,這個剛出生的家庭新成員,讓小君開始擔憂不再受到家人的關注與寵愛。

正當小君對妹妹充滿怨懟時,卻在家中遇到一個自稱來自未來的高中女生「未來」,於是他們從家中庭院展開了兄妹穿越時空的大冒險,一段又一段奇妙的旅程,重遇年幼時的媽媽、青年時期的曾祖父、化身成人的寵物狗小悠,最後才發現未來穿越時空來找哥哥的真正理由。

細田守坦承,作品確實反映了自己真實的人生際遇,「兒子3歲時,我太太又生了一個女兒,他因此而感到困惑,認為妹妹搶走了父母全部的關愛,開始嫉妒、生氣、不甘心,會在地上打滾或大哭。3歲就有自我危機意識,會因為爭寵而產生妒忌的情緒與爭鬧,年紀這麼小已經可以看出很多的人性面,失寵的孩子會怎樣思考?能夠想出什麼解決辦法?我覺得這是非常有趣的題目,感到很奇妙。」

《未來的未來》8月17日冒險上映_2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人生有很多關卡,妹妹搶走他的愛,可以當作他的第一道關卡。」雖然兒子因為忌妒而討厭妹妹,卻在有一天睡醒後,忽然說自己夢到與未來的妹妹見面,還變成好朋友,讓細田守覺得很有趣。「我很好奇,如果這件事情成真之後的發展,這個夢給了我《未來的未來》的靈感。」

細田守表示,其實自己一直很希望有很多時間與孩子相處,過去因為工作太忙而沒有時間,這次因為《未來的未來》題材的關係,可以用「觀察孩子」的理由光明正大地待在家裡,有更多時間陪小孩玩,「在家時間變多,親子關係也在過程中變得更好了。」

而小君穿越時空後,第一個遇到的是變身成人的寵物狗小悠。「我們家有養一隻臘腸狗,在還沒生小孩前,牠就如同被呵護的孩子,但小孩出生後被冷落了,有時會看到牠露出很落寞的神情。」這也讓細田守認為有義務將寵物的情感概念放進電影裡。他強調,「寵物也是家中的一份子」。

《未來的未來》8月17日冒險上映_3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這種對孩子的細微觀察,也成為《未來的未來》輕易打動人心的魔力,更入選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法國安錫國際動畫影展。劇情主軸是哥哥對妹妹的忌妒情感、面對「情敵」時生物性的憤慨怒火、毫無理智的情緒爆發,及父母面對孩子無理取鬧時的煩躁不耐,細田守用豐富的想像力,帶領觀眾回到以往的童年時光與幼時情結。

本片的分鏡使用許多低角度的鏡頭,細田守表示,因為自己已經成為大人很長一段時間了,因此對於很多事物都感到理所當然,「如果用小孩的視點去看這一切的話,就連現在已經住習慣的家裏,都會忽然變得很廣闊,就好比在畢業多年後回到以前就讀的小學,就會發現教室桌椅比記憶中的更小一樣。」

《未來的未來》整部片約有900個鏡頭,《穿越時空的少女》的鏡頭卻有約1260個,亦即每個鏡頭的時間更長,對動畫師的負擔也更大。細田守坦言,片中太太對老公碎碎念的台詞,都是現實生活的反映。

《未來的未來》中文海報

「以前社會是男主外、女主內,現在家庭裡的分工已經不一樣了。太太與兒子已經看過電影了,還好他們都很喜歡,讓我鬆了一口氣。」

「電影是以我兒子為原型,雖有大量奇幻成分,因為是真實存在,所以不能脫離現實,我希望他身邊的許多事物也有真實性,越貼近現實,越能反映影片的調性。我找許多不同領域的專家參與,他們都是豐富孩子童年生活的幕後功臣,我也藉此表達致敬之意。」細田守透露,把兒子扛在手臂上念繪本,是最幸福的事。「我太太常提醒我要多與孩子相處,不然小孩成長很快,每個階段的面貌都會不同,父親該盡的義務也不一樣,很容易就錯過了。」

這次的作品有許多電車元素,細田守的爸爸是鐵道局職員,兒子也是鐵道迷,但他其實對電車一點興趣也沒有,直到後來讀繪本給小孩聽時,才發現童書寫得非常豐富,連電車型號很詳細,也學到很多電車小知識,可以放進電影裡。「我兒子很喜歡電車,電影還請到實際上真正的新幹線設計師龜田芳高協助作畫。」導演笑道。

細田守還讓找不到家人的小朋友搭上黑色新幹線,通往孤零零的國度。「這象徵與家人失散後的孤立無援。我覺得很多人活在網路上,一直處於很孤獨的狀態。日本有四分之一的人都坐在前往孤零零國度的列車上吧!」

「其實我是獨生子,沒有與兄弟姊妹相處的經驗,而《未來的未來》是描述兄弟姊妹之間的故事,所以有部分就是靠想像去補完故事。」雖然細田守的作品有一大半是親身經歷,但其實很多部份是他透過創作與想像,來彌補自己未曾經歷過的事物。

「像是在製作《狼的孩子雨和雪》時,當時我已經結婚還沒有生孩子,正處時夫妻倆都非常想要小孩的時期,因此透過這部作品想像,如果未來有了小孩會如何養育他們。」

日本動畫的主角很少年紀如此幼小,細田守坦承是一種創新的嘗試。「《蠟筆小新》的小新是5歲,《龍貓》的小梅是5歲的小女孩,以4歲男孩為主角的動畫真是不多,有所突破讓我的創作感到前所從未有的樂趣。4歲男孩極有活力,同時擁有認真及愛玩的樣貌,故事從一個生動天真的4歲男孩的角度看世界,希望除了小孩子會喜歡,曾經歷過4歲的大人也能從中找到趣味。」細田守表示,希望讓大家藉此認識家人,並透過家庭看見世界脈絡的變化。

細田守也將自己與父親、孩子的連結融入片中。電影中爸爸教小君騎腳踏車的巧思,是他陪兒子騎腳踏車的親身經驗。爸爸因為一直學不會騎腳踏車而趴在地上哭的橋段,真實性為他是小學班上最後一個才學會騎腳踏車。「我認為身為父親,有義務教孩子學會騎腳踏車。」他提到與小孩相處時,會一直想到小時後的心情,「在教兒子、推著腳踏車時,就會想到爸爸推著我的那雙手。」最後看到小孩學會時,真的會忍不住熱淚盈眶。

日本有位著名的兒童文學翻譯家曾說:「支撐著身為大人的我們,其實是小時候的自己。」細田守認為,小時候的我們,其實也是被周遭的大人們灌注非常多的親情、愛情、感情與溫暖,才能在經歷了很多事情之後長成現在的大人模樣。

《未來的未來》8月17日冒險上映_1
Photo Credit:傳影互動

「我們無法知道孩子會有怎樣的未來,做父母的,只能給他一個很美滿的童年。」細田守表示,如果希望孩子成為一個非常健康的大人,必須先滿足他的童年,如此才能有一個好的童年去支持長大後的他,而他拍這部片的意義,就是去架構一個理想的童年。

家人關係向來是細田守的主題,《夏日大作戰》是親戚,《狼的孩子雨和雪》是母親、《怪物之子》是父親,而《未來的未來》就是兄弟姊妹,打動孩子與父母的心,而細田守也將自己的家居生活,融成一個現實與奇幻交錯的故事,用充滿溫情卻持續關注的眼神,走出與宮崎駿截然不同的道路。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