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談闊論前,先確定自己引用的是「統計」還是「詮釋」

高談闊論前,先確定自己引用的是「統計」還是「詮釋」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人看到實驗的數據,就習慣性的直接相信因果關係,不但忽略了「實驗能否重現」的重要性,更可能誤將「詮釋的結果」和數據混唯一談,而把關連當因果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問你喔,你有聽過聽莫札特音樂就可以變聰明的事嗎?」A女問。

「有啊,我還記得有一陣子很流行給小朋友聽莫札特音樂的風潮,有很多幼教音樂都強調這件事。」B女點頭。

「我前幾天剛看完一本書,裡面就提到這個例子。他用這個例子在說明為什麼很多有問題的資訊很容易被大量流通,並讓一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有問題的資訊?你的意思是說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是假的嗎?」

「如果要先說結論的話,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這件事確實是有問題的。但問題不在於真假。」

「問題不在於真假?感覺好複雜,你可以多說一點嗎?」B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A女喝了一口咖啡後開始說。「最早會有這個說法,是來自於科學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有一位叫蕭歐的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他找來一群大學生,設計了一些測驗,然後讓這3組人馬分別聆聽10分鐘的莫札特D大調雙鋼琴奏鳴曲,10分鐘的降低血壓放鬆法指南,跟不聽音樂10分鐘。實驗結束後,把他們作測驗的結果轉換成智商測驗裡面的得分,然後發現聽莫札特的那組智商提高8~9分。於是媒體開始很興奮的報導說『莫札特讓你更聰明』,而音樂公司也開始利用這個爆紅的知名度,推出一堆莫札特音樂開發大腦的CD。」

「恩...我不知道這個實驗的來源,但確實是透過商人炒作行銷下才知道聽莫札特音樂可以變聰明這件事。不過先撇開商人炒作,這個實驗有什麼問題嗎?」

「科學界是這樣喔,如果有一個實驗研究出那麼厲害的結果,其他科學家的反應會是『那這個實驗可以重現嗎』,一個可以重現的實驗,才能正式確認這個實驗結果是不是像他所宣稱的真的有這樣的效果,或是只是湊巧,或是其實真正的因果關係並不是他所說的那樣,而是別的原因。

所以在那之後,就開始陸續有其他的獨立研究小組,也開始作類似的實驗。結果,沒有一個小組有發現莫札特效應。所以後來他們也在科學期刊上發表了莫札特效應無法複製的文章。但是這些後續的研究,並沒有引起太多的矚目。而最早莫札特效應的文章卻持續發生影響力。

Croce-Mozart-Detail
Photo Credit: Mozart c. 1780, detail from portrait by Johann Nepomuk della Croce / Wikipedia

簡單來說,媒體會有一個習慣,當一個研究是首次發現的時候,會超級重視且大肆報導,但卻不會去理會其他比較晚出場的實驗結果。也因此大部分人的印象,就會停留在一開始大肆報導的那個時間,而消費者的行為,也會因為這個印象而被影響,例如覺得聽了會變聰明就跑去買莫札特的音樂CD。

但是要讓實驗假設演變成一種可以被認可的理論,就必須要有更多人都可以複製出同樣的實驗結果,我們才能說這樣的假設可能是真的。那之所以後來美國心理學會發表新聞稿,說莫札特效應應受挑戰,原因也在於後來的人做的實驗複製不出來這樣的結果,因此他們也推論這樣的假設可能有錯。」

B女點點頭。「我懂你的意思了,所以你才說問題不在於真假。可是當透過媒體宣傳還有商人利用這個來行銷商品後,這樣的印象卻已經深植人心了。」

「沒錯,然後這個例子其實讓我想到前陣子有個市長參選人說:『發現男性、無婚姻、獨居、失業、缺乏親密友人等特質,會有虐童、隨機殺人情形。』的事。後來另外一個現任市長也被起底說以前也說過:『從鄭捷殺人、北投女童割喉案以及昨天中山捷運傷人,兇手都是很孤立的「宅男」,是社會安全網破洞』這樣的話。」A女說完,吃了一口波士頓派。

「喔,這幾個新聞我知道,不過這跟聽莫札特音樂變聰明有什麼關聯嗎?」

「有人去翻這樣的說法是引用哪裡的資料,就有人說他們引用的是林萬億在2015年民進黨智庫新境界文教基金會網站上的文章。然後標題也下得很聳動,說『抓到了!害柯文哲和丁守中失言的人是他』。內容還提到說引用的人都很倒楣被批評,但是原始的撰文者卻沒事。感覺上好像是說引用的人很無辜。

但是我仔細看了一下文章以後,發現這個就是透過統計結果再詮釋,誤把關聯當因果的例子。就跟聽莫札特音樂會變聰明是一樣的。」

「我還是不太懂這兩者有什麼類似的地方。」

「先回到莫札特實驗本身,第一個做出這樣實驗的人,『聽莫札特可以變聰明』是他透過這個實驗數據,去『推論』出來的結果,也就是這個推論本身其實也是一種假設。但一樣的實驗結果,我們也可以有另外一種推論,例如我也可以說,作測驗前如果沒聽音樂,因為注意力比較不集中,因此會造成測驗分數降低。所以不是聽莫札特可以變聰明,而是測驗前沒聽音樂會降低注意力。」

「喔...也就是同樣的實驗數據,要怎麼『詮釋』這個結果,其實要看人從哪個角度去思考跟描述。」

「沒錯,林萬億的報告裡面寫的是:『社會挫敗型隨機殺人犯大多具有以下特質:男性、無婚姻、獨居、缺乏親密朋友、人際關係不佳、失業、收入少。』這句話是來自於統計結果,他只是在描述現在有的隨機殺人犯資料中,研究後歸納有這些特質。

可是,人會有一個習慣,就是我們常常會把關聯性誤認為有因果關係。所以很多人看到這句話,就會覺得:『所以有這些特質的人容易殺人』。可是隨機殺人的人有這些特質,並不能等於有這些特質的人就容易殺人。這是兩件事。」

「我懂了,所以針對市長候選人這種『有OO特質的人,會有XX行為。』的說法,就是你說誤把關聯性認為有因果關係的狀況。」

「沒錯,這些市長候選人所犯的錯就是他們說的話,其實都經過這樣的「把關聯當成因果」的再詮釋。資料本身的描述其實是中性的。但是人會有『想要找出因果關係』的傾向。於是在生活中,這種把關聯當因果的狀況,其實很常發生。有的時候這樣也許無傷大雅。例如就算莫札特音樂不能讓你變聰明,要是覺得聽起來心情愉快也不錯。但是如果搭配媒體渲染變成一種對特定族群的負面刻板印象,那問題就很大了。」

延伸閱讀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蒂瑪小姐咖啡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