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失聯移工遭緝身亡,家屬:他常遭雇主打罵、挨餓才逃逸成黑工

越南失聯移工遭緝身亡,家屬:他常遭雇主打罵、挨餓才逃逸成黑工
Photo Credit: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文團的妹妹「阿合」則表示,哥哥黃文團來台從事捕魚工作,但因常遭船主打罵、挨餓,去年才逃逸成為農業黑工,卻在阿里山上被警方的防爆網槍打傷頭部,負傷逃逸被尋獲時已身亡。家屬對警方相關處理感到失望,希望尋求事件真相和公平正義。

中央社報導,繼越南移工阮國非案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3日指出,4月又發生越南移工黃文團盜獵林木遭緝逃逸身亡案,要求追查真相和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警政署說,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

關於越南移工黃文團案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3日在警政署門口前舉辦「警械查緝頻致傷亡,失聯移工客死異鄉」記者會,指繼去年8月31日發生越南逃逸移工阮國非涉嫌偷車,遭警方開9槍身亡案件後;今年4月又發生越南逃逸移工黃文團非法打工遇警追捕,負傷逃逸後竟身亡。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要求,針對黃文團死亡案應盡快調查真相外;也訴求政府應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嚴禁仲介收取買工費,減少移工逃跑因素;以及逃跑外勞不是罪犯,取消取締績效及獎金制度,查緝業務回歸移民署。

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也表示,雖已和警方達成民事和解,但當時事發後,都是靠非政府組織得到相關協助,認為台灣警方用槍是不對的,並指出台灣警方教育訓練應該要更尊重人權和人民生命,希望未來不會再發生類似案件。

黃文團的妹妹「阿合」則表示,哥哥黃文團來台從事捕魚工作,但因常遭船主打罵、挨餓,去年逃逸才成為農業黑工,卻在阿里山上被警方的防爆網槍打傷頭部,負傷逃逸被尋獲時已身亡,對於警方相關處理感到失望,希望尋求事件真相和公平正義。

活動現場高喊「黑工是人 不是業績」、「逃跑外勞 不是罪犯」口號,認為兩案都顯示警消人力長期不足,變相置警方和移工於危險下。

警政署國際組外事科科長陳鴻堯接下勞團陳情書後表示,對於黃文團案件感到遺憾,現已進入司法偵辦,對於查緝非法外籍移工問題,基於政府機關為一體,若其他單位需警方協助就會依法查處失聯移工,但也呼籲在台工作外籍移工務必遵守台灣法令,以避免發生任何意外。

下載_(2)
Photo Credit:中央社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3日在警政署門口前舉辦記者會,要求針對黃文團死亡案應盡快調查真相外;也訴求政府應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嚴禁仲介收取買工費,減少移工逃跑因素;以及逃跑外勞不是罪犯,取消取締績效及獎金制度,查緝業務回歸移民署。

警政署保安警察第七總隊也發布新聞稿說明,今年4月14日會同嘉義林管處工作站人員到阿里山豐山村一帶執行查緝山老鼠盜伐林木勤務,發現有6至7名盜伐林木現行犯,他們見警方上前圍捕便四處逃竄,其中逃逸移工黃文團遭逮過程中頭部挫傷。

保七總隊指出,在警方取水要協助黃文團清洗傷口時,他趁隙狂奔躍下山坡,警方擴大搜尋均未見蹤跡,直到4月20日才獲報尋獲一具無名屍,經報驗後才確認為黃文團,此案已於4月21日主動函請嘉義地檢署偵辦,以釐清相關責任。

多維報導,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指出,逃逸移工的存在具有社會意義,政府應看見的是,如果沒有強大的壓迫體制,移工為什麼要逃?台灣的失聯移工約有50,000名,其中又以越南,印尼最多,這是因為越南移工的仲介費最高,而印尼移工多是家務看護工,不適用「勞動基準法」,在惡劣的勞動條件,又不能自由轉換雇主的壓迫結構下,移工只能選擇逃跑。

阮國非案8月29日完成和解筆錄

去年(2017)8月31日,越南籍失聯移工阮國非因涉偷車,當時警方派員警和民防人員前往察看,出手制止無效,且遭丟擲石頭攻擊,員警朝阮男連開9槍,導致失血過多死亡。阮國非父親阮國同後寫下親筆信,透過移工團體轉達,質疑兒子不會開車為何要偷車等,盼釐清案情。

公視新聞議題中心報導,關於越南移工阮國非案,8月29日已在新竹地院完成和解筆錄。雙方未透露具體和解內容,但包括案發時提供的20萬元喪葬、交通協助,警方給付家屬的總額,略高於警械使用條例對「使用警械致人於死」規定的250萬元。而家屬已同意,即使合議庭認定開槍的員警陳崇文用槍不合法令規定,也同意法院從輕量刑,並給予易科罰金、緩刑機會。雙方步出法庭後,新竹員警陳崇文陳崇文在辯護律師提醒下,趨前向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握手致意。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的臉書貼文,照片為阮國非的父親阮國同)


本案告訴代理人律師邱顯智,轉述阮國非父親阮國同的說法:

雖然發生這麼不幸的事情──我失去兒子很難過、很痛苦,但仍覺得台灣是一個很美好的國家。

我不會恨警察,只希望經過這件事情,要徹底檢討警察的用槍。不只是因為我是越南人、是阮國非的爸爸,而是因為這樣對每個在台灣生活的人,都比較安全。

相關報導: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