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間的幸福出版》:釜山獨立出版社,不忘記為世界留下好書的抱負

《鄉間的幸福出版》:釜山獨立出版社,不忘記為世界留下好書的抱負
Photo Credit: 山鷹出版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往後的出版社必須要成為內容文化生產、流通、消費的根據地才行,山鷹出版社為了讓在地人才在地方就業,透過與地方大學的產學合作,安排了幾個相關項目。山鷹作為地方出版社,秉持著企業的社會責任,努力協助養成地方優秀人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山鷹出版社

後記:致開始從事地方出版業的人們
地方出版與大學知性

十年來在釜山地區經營出版社的同時,也目擊了地方大學絕望與希望交織的現實。受到新自由主義世界化的影響,現在的大學與筆者二十多歲時所經歷過的大學完全不一樣了。在一九九七年進入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濟金融時代之前,學生處於畢業後保障就業的環境中,因此當時韓國的大學生仍有充分的時間,可以好好了解大韓民國的現實社會。但如今的社會都以畢業生的就職率作為大學評價標準,大學方面將所有心力都集中在就業率的提升。作為地方出版社的山鷹,也認為地方社會需要提升當地二十世代年輕人的就業率,因此透過與地方大學簽訂產學合作的方式,來幫助地方大學的學生,避免地方上二十世代的人才流失。例如山鷹出版社作為產學合作家族企業,與韓國海洋大學一同舉辦活動,也定期支援東亞大學人文學院學生的實習活動。但對於那些比起高學費更在意低就業率的二十世代學生們來說,書籍需要花費相當時間投資才能夠消化,學生與書籍間的距離漸漸地在增加中。

儘管出版社是藉由具有文化商品特色的書籍來營利的企業,但出版社同時也擔負著與現在的讀者交流、考量未來讀者的需要,並且出版有品質書籍的責任。過去我在與地方上的教授們討論出版企畫時,雙方想法最大的歧異點,通常在於對書籍的觀看視角不同。學校對於大學教授的評鑑標準,是以一年之內所撰寫的論文與著作為依據,雖然評鑑的宗旨是想要獎勵一年來努力研究的教授,但對於不易產出研究成果的人文學教授而言,卻是非常艱難的關卡,而且在實際評鑑時,比起品質上的審查,往往更容易以數量作為審查的標準。撰寫研究成果需要時間的累積,而時間的累積對出版來說同樣也十分重要。雖然有些教授能夠尊重出版社想要製作好書獲得好評價的渴望,但大多數人都會無視這個部分,只想要在時限內快一點出版自己的研究成果。


在出版社裡,比社長更重要的人就是編輯。儘管大部分的作者都是與社長洽談,但出版社主要是由編輯們共同經營的組織。出版社編輯是連結作者與讀者(包含未來的讀者)的重要橋樑,編輯與新書策劃、計畫執行、訂正校閱、宣傳等出版前的所有過程都有關聯。

書籍出版不是一個人的工作,而是團體的合作,所以負責的編輯需要具備圓融地與他人交流的溝通能力、閱讀原稿的能力,因為對於出版社來說,審核與分析原稿,以及決定是否出版的決策,是左右出版社未來與方向的極度重要工作。我很希望大學教授能夠尊重這個過程,讓我們可以把好的原稿發展成好的書籍呈現給讀者。

雖然有些出版社是專門出版特定領域的書籍,但像山鷹這樣的地方出版社,多以綜合出版為主要方針。如同絕大多數的出版社通常都是在都市中創辦與發展,大學同樣也都是以都市為發展中心。如果說良心與言論自由是出版的核心精神,那麼在自律基礎下盡可能地發展學問就是大學的核心精神,而唯有仰賴地方民眾的合作與幫助,才有可能保護大學不受資本與權力控制。韓國社會中的出版業大多都以都市為中心發展,若要使這個歪斜現象正常化,得要大學人士對地方出版有所關注,並且具備改正現象的意志才有可能。不過,部分只將出版社視為大學附近的影印店的大學人士,仍無法理解現今許多大學正身處於大學危機中,而出版業在解除大學危機中佔據了何種關鍵地位。

現在山鷹出版社以「往後十年內成為亞洲十大出版社」為目標,以釜山地區的大學為根據地,積極與國內外大學交流合作,以獨立出版的身分,不依靠資金援助,籌劃與亞洲讀者的交流活動。就如同越戰時期游擊隊在地方民眾的幫助下,戰勝了美國這個巨大的帝國,我認為這就是山鷹出版社該走的道路,我們這個山鷹地方出版社就與地方大學一同合作,共同朝著這條道路前進吧!

製作與流通

「銷售流通」是在地方上從事出版業最困難的工作之一。如果是大眾熟知的出版社所出版的書籍,或是知名暢銷書籍,不管在全國哪一間書店都會受到歡迎,但如果不是暢銷書或大眾熟知的出版社,書店願意協助寄售一、兩本書已是非常好的情況,完全被拒絕是稀鬆平常的事,書店愈小這樣的情況愈明顯。就算書店願意寄售,但如果想跟大出版社的書籍競爭櫃位,擺放在讀者可以一眼看見的書架上,往往也只會被排擠掉,這是因為地方出版社很難有可以定期拜訪書店、管理自己公司出版物的銷售人員。若想要在書店通路中提升出版社的知名度,最少一個月要有兩、三本新書出版才行,只有這樣的出版量,才有可能請得起一名銷售人員,但對於地方出版社而言,這些條件都非常不容易達到。

地方出版社如果想要在短時間內讓書籍在全國流通,就需要經銷商的一元化服務,降低流通的風險,減少直銷書店的數量,則是降低發行書籍量,進而最優化製作費用的方案。對於地方出版社而言,與其在全國的書店委託寄售,在必要之時直接以現金交易也是必要之舉。地方出版社必須要正視全國性的出版流通體系,並且摸索如何與地方書店持續合作。

山鷹出版社在二○○五年十月第一本書出版之後,與坡州的一間圖書經銷商簽訂了一元化契約,十年來一同出版並讓書籍在全國流通。除此之外,教保文庫、永豐文庫、首爾文庫等全國性連鎖書店也開始寄售山鷹的出版品;我們在釜山地區也持續與鄉土書店、榮光圖書、文友堂等三、四間書店往來。在出版社創業初期,我們曾與光州、大邱、大田、首爾、釜山等地的二十多間書店直接往來,不過由於山鷹沒有專門負責銷售工作的業務人員,又曾經遇過幾次書店倒閉的事情,出版社因此受到很大的損失,所以縮減到目前只和十幾家書店直接進行交易的狀態。

為了讓書籍在全國流通,書籍的製作流程主要都集中在坡州進行。在書籍內容排版完成後,將資料傳送到坡州的印刷廠進行印刷及裝訂,之後位於坡州的貨運物流公司就可以直接進貨發送到全國。

積極宣傳與記者座談會

一旦書籍出版就需要製作報導資料,並且透過圖書宣傳公司將書籍送給全國報章雜誌社的記者,這項工作在出版社創業初期就開始進行了。因為山鷹在地方上不斷地出版書籍,剛開始毫不關心的記者,一個、兩個的開始有些關心,之後還有三、四家日報週刊同時刊登書訊,有的還以A版大小刊登。就這樣,山鷹的書籍在全國性的日報週刊上被介紹,也有了關注山鷹出版社的記者們,從二○○六年六月十五日《韓民族》林鍾業記者的採訪開始,《東亞日報》、《韓民族21》、《時事IN》、《韓聯社》、《國際新聞》、《釜山日報》等媒體陸續介紹了我們出版社,這對提升山鷹出版社的知名度有很大的幫助。

另外,在文化相關領域的書籍出版後,我們會以日報週刊的記者為對象,舉辦記者座談會,二○○八年至今,已經舉辦了十三次的記者座談會。

37721604_1890177574380542_92655875796448
Photo Credit: 山鷹出版社 臉書
「釜山出版小史」演講。
出版目錄的更新

製作出版目錄是最有效突顯出版社特色的方法、累積出版社信譽與名聲的過程,同時也是開啟出版社生存道路與標誌階段性成長的指標。山鷹出版社也有同樣的經驗,我們會把出版目錄用電子郵件寄出,讓需要的讀者能在沒有網路時使用,不過光是製作書籍的時間都不夠用了,因此出版目錄是以一季一次的方式更新。二○○九年開始,出版社夥伴們認知到出版目錄的戰略重要性,在郵寄山鷹發行的季刊《今日的文藝批評》時,也會將整理過的出版目錄放入,一起寄送到全國的公共圖書館。

以地方出版媒體的身分和地方社會連結與交流

比起其他觀念,我們必須要在出版社內部轉換知識產業的核心主體思維。到目前為止,出版社一般都認為只要好好出版書籍就會有市場競爭力,但是往後出版社必須要成為內容文化生產、流通、消費的根據地才行,也就是說,出版社既是出版書籍的地方,同時也要成為書店、圖書館、媒體,以及能讓地方文化興盛的社區中心。出版社必須要聯合地方上的小圖書館,也要積極與公共圖書館的管理員交流,並且連結地方報社與電視廣播電臺等地方上的言論、人力、物力。與在首爾不同,在釜山地區這樣的連結是比較容易建立的,山鷹出版社與地方媒體工作人員(如作者)共同出版書籍的經驗就很豐富,不過雙方在意識形態上的合作,還有需要多加努力的地方。此外,出版社也有對地方政府提出政策建言,督促地方政府規劃出版政策的課題要進行。

山鷹有感於不要讓地方社會流失二十世代的人才,為了讓他們留下來在地方上就業,目前透過與地方大學的產學合作,安排了幾個相關項目。山鷹作為地方出版社,秉持著企業的社會責任,努力協助養成地方優秀人才,並阻止地方人才流失。即使出版社礙於財務因素,沒有辦法積極地考慮聘僱新人,但至少可以在具有優秀教師團隊的大學中,為人文學相關系所的年輕人提供提早體驗現場實務的機會。出版社與地方大學的連結活動是一種「教育」項目,並不單單只是二十世代的青年們為了讓履歷實習經歷多增加一項而參加的活動而已,學生們可以藉此了解出版社是什麼地方、接受出版文化教育,並與釜山的文化相關工作人員一起合作,以成為釜山的人才為目標。

山鷹出版社往後的課題與提案

儘管山鷹因為位在釜山而有些吃虧,不過這對於在國內外推動綜合出版計畫並不是太大的障礙。在出版計畫的執行過程中,到驗收出版內容為止的工作是在釜山進行,之後的印刷與裝訂則是透過坡州出版文化情報事業園區來進行,最後再由首爾的物流商向全國配送書籍,在全國各大書店寄售,因此要讓書籍在全國流通並沒有太大的問題,關鍵在於透過出版企畫能力與「多種少量」的出版策略,持續地在市場上出版書籍。

山鷹的經營戰略是主攻首爾大型出版社不會去觸碰的縫隙市場,尋找地方出版社的主體性,以地方出版社的身分出版具有地方特色的書籍,並且挖掘首爾地區出版社尚未掌握到的寶石,將其出版成書,同時努力尋找縫隙市場。

不過,時至今日,地方上的讀者還是會優先購買暢銷書,因此具有地方特色的書籍銷售量不佳的情形相當常見,也曾有過出身釜山的知名作家所寫的書籍,在釜山賣不出幾本,反倒是在首爾地區賣得更好的情況。往後必須要屏除「地方上的人們更能接受地方內容文化」的想法,更盡心在地方上經營創造,這不僅僅是山鷹出版社要面對的課題,就活化地方文化的層面而言,這也是地方政府必須要關注的問題。

韓國幾乎沒有任何支援地方出版的制度,這也是地方出版社沒有辦法增加的原因之一。國土均衡發展不應該只侷限於表面,而是要在人們生活的環境中,也就是在地方上進行才能成功。文化、藝術、出版這些事情,都是地方上的人們所共享的,而這些事情也都迫切需要地方上的支援與投資。自二○一二年至今仍持續進行的釜山文化財團「地方出版文化與小型圖書館補助計畫」,對其他地方來說是值得參考的先例,即使預算少也要鼓勵地方出版活動,這對培育與支援地方出版而言相當重要。

記得不忘初心

最後,來談談我開始經營出版社時銘記在心的想法來總結這篇文章。希望山鷹出版社是具有以下三項特質的出版社,第一,幫助文化在地化並深化文化民主主義;第二,製作讓人容易閱讀的書籍;最後,製作可以為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帶來幸福的書籍。

歲月流逝,我自問對人們生活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我認為是「幸福」,不只是我的幸福,希望所有人的幸福都可以實現。希望山鷹所出版的書籍,可以幫助人們抵抗對弱勢的欺壓、戒除資本社會的毒害,從而得到解放。

現今出版社的數量膨脹到失常,而造成出版社數量如此膨脹的原因,在於出版業業種不需要特別經過設施或規模的檢驗就可以登記成立。幸好大部分的出版社免不了要面對工作的零碎化,許多人對於出版也缺乏鮮明的目標,也許這多少可以緩解無實質業績的出版社亂立現象。

在現有制度下,權益遭到損害的弱勢族群只能努力去主導並試圖改變現有的遊戲規則,世界「變化」的源頭通常都不是來自於中心,而是來自居於弱勢的邊緣地帶,因此與山鷹一樣的地方出版媒體,想要改變以首爾為中心的出版生態,就更應該多加努力。倘若心中時時刻刻都記得要堅持創業理念與原則、掌握縫隙市場的攻略、冷靜判斷與應對可行與不可行的事情,同時也不忘記人與人之間的珍貴因緣,我相信就有可能成為不忘本色並且出版有意義書籍的出版社。

連結作者與讀者的媒體是出版社,也是編輯們。我們所出版的書籍有可能是這個世界需要的書籍,也有可能只是讓樹木消失而已,我們得常常思考一個課題:「這個世界是否真的需要這本書?」出版是有哲學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如今出版業的結構與市場狀況,對於小規模出版社的經營愈來愈嚴苛,我們必須要腳踏實地,不忘記心中要在世界上留下好書的抱負而努力。

相關書摘 ▶《鄉野間的幸福出版》:投入「反對高樓大廈運動」的韓國里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鄉野間的幸福出版:山鷹出版社的釜山生存記》,游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姜洙杰、權敬玉、權紋慶、梁艾琳、尹銀美、文昊暎、朴智敏、鄭善在
譯者:謝皓琪

「不是在首爾的鄉下出版社要怎麼翻譯出書?」韓國釜山獨立出版社「山鷹」的十週年地方出版生存記,努力挖掘在地題材、掌握縫隙市場,製作能為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帶來幸福的書籍!

韓國的出版產業絕大多數集中在首爾與坡州,山鷹出版社的社長姜洙杰,卻在業界前輩「千萬別在釜山開出版社」的告誡下,於2005年在釜山創立出版社,至今已成功在地方上存活了十餘年,出版了四百多本書籍。《鄉野間的幸福出版》為山鷹出版社全體職員,從社長到菜鳥編輯等八位夥伴共同撰寫的「地方出版生存記」,記錄了山鷹出版社十年來在釜山發生的各種故事。

本書共分為五部。第一部說明山鷹的創業過程與地方出版社所面臨的現實與挑戰,記錄了許許多多的「第一次」經驗,以及與地方書店的往來;第二部則透過各種出版小故事,描繪出山鷹成員的日常生活,同時也收錄了編輯的牢騷日記、菜鳥設計師的工作日誌、總編輯的家庭故事等心情紀錄;第三部敘說山鷹編輯如何與作者們相遇,並充分活用地方出版的特性,挖掘釜山故事,製作融合在地文化的書籍;第四部則展現出山鷹出版社的獨特企劃力與多樣化的工作內容,除了與作者聯繫、校閱書稿等日常工作外,山鷹編輯部還必須面對撰寫新聞稿、製作宣傳信件、到地鐵站貼海報、舉辦記者會與講座活動、接受節目採訪、參加工作坊、接待國外讀者、參與國內外書展等五花八門的工作挑戰;第五部記錄了山鷹與讀者會面的過程,自從創社以來,山鷹幾乎每個月都會舉辦「與讀者會面」的活動,同時也積極經營部落格、臉書與推特,努力成為連結作者與讀者的重要橋樑。每部最後附上的〈山鷹週刊〉,則記錄了出版團隊發生的逗趣小故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 游擊文化出版社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