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優先於「難民」,極右派瑞典民主黨將撼動北歐政壇?

「公民」優先於「難民」,極右派瑞典民主黨將撼動北歐政壇?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民調穩定增加的極右派瑞典民主黨雖然在大選結束後執政機會渺茫,但已經成功迫使主流政黨改變移民政策立場,也將歐盟難民危機中最困難的議題——移民的社會融合——搬上檯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提到瑞典,你會想到什麼?知名企業如Spotify、IKEA和H&M?還是完善的福利制度和高額的所得稅?又或是在電影《北非諜影》裡面飾演女主角的瑞典國寶級演員英格麗・褒曼(Ingrid Bergman)?令人意外地,在許多瑞典選民心中,瑞典也正在變成一個治安越來越差的國家。

根據瑞典國家犯罪預防委員會的調查,約有15%的民眾表示在2016年間遭受到至少一次侵害,包括攻擊、威脅、搶劫、詐騙或是騷擾等,這個數字雖然與過去幾年相比僅微幅增加,但已是該委員會自2006年開始做調查以來的最高紀錄。幫派鬥爭導致的兇殺案件數量也從1990年代初期的4起,增加到2017年的40起,使得瑞典變成一個犯罪率高於西歐平均值的國家。

媒體版面上,去(2017)年不但出現伊斯蘭國在瑞典招募成員、進行恐怖攻擊的新聞,暴力犯罪、幫派械鬥和炸彈攻擊事件更是越來越頻繁,像是今(2018)年初時,在2個星期之內就接連發生了5起爆炸案,其中甚至有警車被炸毀,也難怪瑞典選民會將「治安」選為9月9日國會大選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從法治到移民:瑞典民主黨的竄起

由於這些犯罪事件背後常常有移民的影子,不免讓人將逐漸升高的犯罪率和瑞典在過去3年接收的大量難民做連結。2015年歐盟面對難民危機之時,瑞典是除了德國以外最歡迎從敘利亞和其他戰亂區難民的國家,當年度就接納了超過16萬名的政治庇護申請者,佔約瑞典人口的1.6%,若以平均每人接納的難民數量來看,瑞典更是歐盟國家裡面的第一名,政府當時還自豪地稱瑞典是「人道強國」(humanitarian superpower)。

然而一下接納了這麼多難民,除了對治安帶來一定負面影響之外,也對瑞典引以為傲的社會福利制度造成了不小的負擔,極右派的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ic)因而乘勢而起。目前多家民調機構都預測瑞典民主黨將在大選中獲得約20%的選票,形成與中間偏右的最大在野黨溫和黨(Moderates)爭奪第二、並同時挑戰執政黨瑞典社會民主工人黨(Swedish Social Democratic Workers' Party)最大黨寶座的態勢。

瑞典民主黨在這次選戰中成功將競選主軸拉到對自己有利的移民和治安議題上。領導人伊米・奧克松(Jimmie Åkesson)多次使用尖銳語言抨擊執政黨,像是稱現任首相施特凡・勒夫文(Stefan Löfven)的邊境政策「虛偽」、前警察總長為「移動災難」。

瑞典民主黨的支持者認為國家無法負荷這麼大量的難民,應該要先暫停讓難民、移民進入瑞典,然後加快政治庇護申請失敗者的遣返速度。奧克松更說瑞典民主黨是唯一一個把瑞典公民利益擺在移民前面的政黨,頗有呼應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競選時「美國優先」的口號。

RTS1XPK8
瑞典民主黨黨魁奧克松,正在對群眾演講|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搞好經濟還不夠!執政黨向中間靠攏

面對極右派來勢洶洶,執政的瑞典社會民主工人黨應該沒有預料到選戰竟然會打得如此辛苦,畢竟過去4年瑞典經濟成長穩定,今年失業率更有望降到10年以來的最低點,這樣子的施政成績在許多民主先進國家就是選票的保證了。

只不過,瑞典選民似乎認為不管下一任政府是由執政黨連任,或是由中間偏右的溫和黨組成,穩定的經濟成長都會繼續下去,但他們對移民和犯罪的問題就不是這麼確定了。換句話說,執政黨雖然成功降低經濟不安全感,但卻沒有讓選民感覺人身安全有受到保障,而這兩者都是極右派政黨競選時的利器。

因此隨著選舉越來越近,可以明顯觀察到執政黨的移民政策有被瑞典民主黨拉扯、慢慢向右靠攏的傾向,包括減少政治庇護申請失敗者可以留在瑞典的方法、更嚴格審核家庭成員一起遷入的資格等,首相勒夫文也打算提供難民來源國更多經濟和人道幫助,以減少進入瑞典的難民數量。

針對治安問題,首相勒夫文承諾會增加1萬名警察,並嚴厲打擊槍枝犯罪,以補足瑞典在過去十幾年增加了100萬人口、但警察數量卻幾乎沒增加的缺口。執政黨同時強調瑞典整體的治安況狀還是很好,只是因為媒體過度報導單一事件,讓民眾感覺情況好像很嚴重。的確,在經濟發展比較不好的區域犯罪問題比較多,而住在這些地區的人通常都有移民背景,但這不代表移民就會導致犯罪率變高,事實上,假如跟低收入的瑞典人比較,兩者的犯罪率是差不多的,因此減少犯罪問題的關鍵在於改善移民的社經狀況,而不是移民本身。

難民的社會融合才是重點

上述的論點瑞典民主黨其實也非常同意,該黨在競選期間就不斷說明他們不是單純排外的種族主義政黨,畢竟該黨早在2012年時就引入對種族主義零容忍的政策,許多黨員過去也因違反此規定而被驅逐出黨,會要求政府暫停接納難民、移民,或是關閉邊境,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政府目前的社會融合政策非常失敗,急需改革,因此在尚未提出有效將外來人口融入瑞典社會政策的情況下,該黨堅決反對瑞典接納過多的外來人口。

這樣的說法其來有自,根據OECD的數據,瑞典有移民背景居民的失業率大約是15%左右,和法國差不多,但遠高於其他先進民主國家。而當難民剛來瑞典時,雖然政府會給予很多經濟和物質上的協助,但卻沒有具體措施鼓勵這些難民學習瑞典語、融入當地的勞動市場,這不但使得難民成為政府的淨財政負擔,也導致難民沒有成為瑞典人的身份份同感。

如何與極右派相處?

只不過儘管聲勢看好,瑞典民主黨的執政機會卻非常渺茫,因為目前所有政黨都拒絕和他們合作(當然選後情況可能會改變,例如義大利的五星運動黨在競選時也沒有人願意和它們合作,但最後卻成功和聯盟黨達成協議、組成政府),黨主席奧克松在8月中一場與瑞典國家廣播的訪談中,也承認他不認為在選舉後瑞典民主黨會成為執政聯盟的一員,但仍然表示該黨對多項政策將擁有很大的影響力,從他們在選舉中影響主流政黨移民政策的情況來看,選後瑞典民主黨確實會在內政上擁有不小的話語權。

放眼歐洲,其實許多國家內的主流政黨也都面臨到底是要和極右派政黨合作、或是保持距離的選擇。在德國和法國,極右派政黨都還像是魔鬼的化身,完全被排除在執政權之外;反觀奧地利、義大利、挪威和芬蘭,主流政黨則是選擇和極右派政黨共組聯合政府,丹麥的執政黨原本想要納入極右派的丹麥人民黨(Danish People's Party)入閣,但卻遭到拒絕,只好與之在特定議題上緊密合作。

以民主的角度出發,任何政黨所代表的人民利益都應該被納入考量,妖魔化極端政黨的選舉策略或許能為主流政黨帶來短暫的政治利益,但長期來看卻對國家整體發展不見得有利,如何與極右派相處、合作,是未來數十年歐洲主流政黨必須審慎思考的問題。

  • 若對文章內容有任何意見和指教,歡迎寄信到lavichsu@gmail.com,作者非常樂意和讀者討論、互相學習!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議員的一天:不質詢、也不審預算,開會為了「出席費」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Closer to Europe(徐曉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