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病之王》:如何爬梳人類境況,為癌症寫傳記?

《萬病之王》:如何爬梳人類境況,為癌症寫傳記?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萬病之王》為我們展示的僅僅是癌症在西方的清晰輪廓,但光是這樣,將近五百多頁的內容便已揭示它作為人類集體智識結晶的重擔(onkos,腫瘤的希臘辭源,有負擔的意思),對於描繪人類境況所佔的重要地位。

[6] 科學研究到底應該保有其自主性,因好奇心驅使研究所謂「有趣的科學」;還是該透過計畫性的發展,如曼哈頓計畫般招募基礎研究者進行目標導向的研究?這點除了反應在當代科學經費該如何挹注的議題,也反應科技與社會研究者對於科學和政治間的分野該如何劃界的提問,相關議題可以參考學術部落格STS多重奏的文章——張邦彥,〈林鳳營 X 泛科學爭議:一些STS觀點的思考〉。

[7] 當時的政治局勢走向除了包括支持拉克斯理念的參議員退休或下台,還包括反越戰的浪潮。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閱讀頁229-241的部分。

[8] 這樣的發展受到美籍華人李敏求(Min Chiu Li)醫師對於絨毛膜癌治療經驗的影響,到法柏的門徒品克爾(Donald Pinkel)醫師時發展成為全面治療(total therapy)的概念。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閱讀頁181-219。

[9] 去勢治療(castration)的概念是透過控制體內荷爾蒙含量,用以抑制依賴荷爾蒙的癌症上,如:攝護腺癌、乳癌,此一治療概念仍沿用至今。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閱讀頁261-269。

[10] 統計提供的證明看似客觀,但統計的方法背後預設的哲學觀點本身是主觀的,因此流行病學家李斯特・布瑞斯洛(Lester Breslow)提出相對於平均壽命使用治療所挽救的壽命長度為癌症戰爭重新定調。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閱讀頁279-287。

[11]《貝武夫》故事的大綱是,領主貝武夫(Beowulf)殺死怪獸格蘭德爾(Grendel)後,在進一步剷除怪獸的蛇妖母親時,因自身貪婪受到誘惑,不僅與蛇妖交媾誕下子嗣,也回國謊稱已殺了蛇妖。繼任國王的貝武夫晚年遇到火龍攻城,後來發現火龍正是自己與蛇妖的子嗣,兩人在戰鬥中一同喪命。

[12] 這個段落的相關內容可見科學史學者Robert N. Proctor的專著The Nazi War on Cancer。《萬病之王》僅引用Proctor教授的上一本書Cancer Wars: How Politics Shapes What We Know and Don’t Know About Cancer裡關於帕克醫師對癌症成為全美第一大死因的預言(頁59),可見其在選材上的方向。

本文感謝時報文化出版社企劃林進韋先生邀稿並協助審稿,感謝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郭文華老師、國防醫學院通識中心郭淑珍老師、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蔡令儀同學、賴品妤同學在寫作初稿時給予的建議,惟文責由作者自負。

本文經STS多重奏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書籍介紹

萬病之王》,時報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辛達塔.穆克吉
譯者:莊安祺

這是一本癌症的傳記,也是人類與癌症搏鬥的生命故事……

我有一位癌症復發的病人,當她入院再度接受治療時,曾和我這麼說:「我願意繼續治療,但我要知道我在對抗的是什麼。」

想寫這本書的理由,就是為了要回答她的問題。我常在查完病房或做完實驗回家後擠出時間來寫,我想我之所以能這樣寫作,是為了回應這個故事非得要說出來的那種迫切感。——辛達塔.穆克吉

本書是精彩而深刻人性化的癌症「傳記」,從數千年前首篇記載的文獻,到二十世紀的治療與控制;從征服它如史詩般壯烈的戰役,到對它本質的全新理解。穆克吉身為醫師、研究員和奪得大獎的科學作家,以分子生物學者的精準,歷史學家的視野和傳記作家的熱情來檢視癌症,創作出這本既流暢又深入淺出的癌症疾病史。

getImage
Photo Credit: 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