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唐太宗召見都敢放鴿子,徐才人的深宮之路

連唐太宗召見都敢放鴿子,徐才人的深宮之路
電視劇《武媚娘傳奇》中的徐賢妃,由張鈞甯飾演|Photo Credit: 《武媚娘傳奇(武則天傳奇)》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在《長安月下紅袖香》中,作者石繼航便透過徐惠的《進太宗》,解析了徐惠與皇帝之間的情感,以下就來一探究竟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徐惠」之名,相信有許多人是因為范冰冰出演的《武媚娘傳奇》才知曉的吧。戲中,張鈞甯飾演的徐惠(劇中稱「徐慧」)跟武則天一樣,皆從才人做起。然而根據記載,柔媚有才的徐才人的深宮之路,實際上比性格剛強的武才人走得更加順遂。在《長安月下紅袖香》中,作者石繼航便透過徐惠的一首詩,解析了徐惠與皇帝之間的情感,以下就讓我們來一探究竟吧。

《進太宗》:「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

身居宮中的徐惠,作為江南女子,自有她多愁善感的一面。所以才有了像《長門怨》這樣的詩篇。然而,她並非如陳阿嬌班婕妤一樣是個失寵的宮人,徐惠和太宗之間的關係,還是比較親密的。

對於戎馬一生,從刀光劍影、屍山血海中闖過來的太宗,徐惠的伶俐和柔媚另有一番風情。作為南國女兒,往往有些古靈精怪,正如金庸武俠小說中的黃蓉,能把豆腐削成圓球,當作二十四橋明月。

徐惠在感情上也會和太宗玩點小花樣,撒撒嬌,這首詩就給我們描繪了這生動的一幕:「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即徘徊)」,詩中的徐惠一早起來就對鏡梳妝,精心打扮,作為後宮的妃子,每天的工作就是妝扮自己的容貌,等待皇帝的臨幸。

但皇帝嬪妃眾多,未必就能召見自己,正像《阿房宮賦》中所說的:「一肌一容,盡態極妍,縵立遠視,而望幸焉;有不見者,三十六年。」徐惠深得太宗的喜愛,絕不像上面說得那樣慘。不過太宗來召她,畢竟也是一件難得的喜事。按理說徐惠應該喜上眉梢,趕緊跑過去吧?

可是,聰明靈巧的徐惠偏偏在這個時候耍了一點小脾氣,她說:「千金始一笑,一召詎能來」,古時對於美人有所謂千金買一笑之說,現在陛下您一聲召呼就想讓我來嗎?

琵琶遮面,欲迎還拒,半推半就,這更是如徐惠一樣的江南女子的拿手好戲。不過一般嬪妃和皇帝之間,關係可不等同於現在的女生和自己的男朋友。徐惠既然敢和太宗玩這一手,那麼我們可以推斷出她和太宗之間還是挺親密的,不然哪裡敢撒這種嬌。如果不是皇帝正喜歡她,好嘛,一召不來,妳就直接去冷宮,那時候叫破天也不會召妳了。

太宗召徐惠不來,本來相當惱火,但看了徐惠這首詩,卻轉怒為喜,滿腔怒火頓時消散。明《情史類略》卷十五中評說徐惠「以嬌語解圍」,我看不然。此詩並非那種為解圍而寫的急中生智之作, 而是早有預謀,你看詩的前兩句「朝來臨鏡臺,妝罷暫裴回」,並不是沒有打扮好,徐惠其實早就在徘徊等待,她是故意逗太宗來著。

徐惠對於太宗的感情是相當真摯和深切的,唐太宗雖然比徐惠大二十多歲,但是太宗英明神勇,文武全才,實在是千古罕遇的奇男子。

徐惠對太宗有著深深的感情,這一點也不奇怪。所以太宗死後,徐惠悲痛欲絕,不久她就生了病。愁病相煎中的徐惠不肯就醫服藥,決心隨太宗而去,她說:「吾荷顧實深,志在早歿,魂其有靈,得侍園寢,吾之志也。」我受太宗的恩情太多,我只希望早早地死去,如果魂魄有靈的話,可以到地下繼續侍奉太宗,這正是我的願望。

其實在唐朝那個時代,是沒有人逼她去死的,如果徐惠也像武則天一樣「另闢蹊徑」,也不是說沒有機會。從唐高宗李治娶了她的妹妹來看,徐惠對李治來說吸引力恐怕決不比武則天小。

她也完全可以選擇另一條人生道路,那就是像太宗的其他嬪妃如燕德妃等一樣,平平淡淡但衣食無憂地終老宮中。然而,深情不移的徐惠卻選擇了死,而她的死,與其說是殉節,不如說是殉情,在充滿狡詐和貪欲的皇宮中,徐惠是一個異類,正所謂:「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永徽元年(六五○年),時年二十四歲的徐惠永遠閉上了眼睛,高宗李治感慨於她的真情,將她追封為賢妃,並將她葬在昭陵石室──這個位置在陵山主體內,在昭陵的墓中除了長孫皇后,徐惠就是離太宗最近的了。即使在長孫皇后去世後,一直統領後宮的韋貴妃也未能有如此待遇。她的一縷香魂就此伴在太宗身邊,這正是她的心願。

延伸閱讀

本文經書傳媒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素人參政的困境:在沒選上之前,你根本「什麼都不是」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書傳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