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住宅」等同「貧民住宅」?新銳設計師要讓讓住進來的人感到驕傲

「公共住宅」等同「貧民住宅」?新銳設計師要讓讓住進來的人感到驕傲
在Green Life集合住宅中,寬達十米以上的超大陽台,成為室內空間的水平延伸|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前國人對公共住宅的印象猶如貧民窟,是社會亂源,甚至許多人羞於說自己住在公共住宅。但是,曾柏庭想改變這個刻板印象,「我希望讓住進來的人有榮譽感,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就是住在公共住宅!』」要做到這種程度,思考的角度就必須跳躍式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李俊明

還沒開始前,別說不可能

身為建築師,你是為當下做設計,胸懷過去,放眼未知將來。——1999年普立茲克建築獎得主諾曼.福斯特

開業五年後,曾柏庭更認識建築師的社會使命,透過大龍市場社區重建,和台北市萬華區、大直區、士林區的公共住宅等,他不僅深入社會參與,也為庶民生活帶來新的想像和希望。

曾柏庭和將捷集團合作的烏來立體停車場,讓他的設計贏得國際肯定,其實在這同時,兩方也攜手了士林住宅案「將捷朗闊」。

「將捷朗闊」的設計延續了當時的精準理性,以實用機能為導向,使柱、梁、版不再單純是結構支撐,更添加了遮陽節能的功能,同樣也以模矩設計的手法,提升施工品質。

這個建案為曾柏庭開啟了台灣住宅的設計大門,也讓他獲得2015年國家卓越建設獎最佳規劃類獎項。不過,對曾柏庭的住宅設計哲學來說,這一步只是起點。

在Green Life集合住宅創造綠生活

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沉澱,當跨足位於台南市水交社重劃區內的Green Life集合住宅時,在講求坪效的台灣,他大膽提出大露台的設計,重新定義大家對居住的想像。

他以「綠生活」做為主要設計概念。

曾柏庭從建築大師皮亞諾在澳洲雪梨設計的Aurora Place大樓得到靈感,大膽把「戶外餐廳」(Outdoor Dining)概念融入寬達十米以上的超大陽台,在大陽台上栽養大樹。搭配開放式平面的想法,讓客廳、餐廳、廚房與書房結合,陽台成為室內、外生活的連結,也成為室內空間的水平延伸,讓綠意時時環繞在生活中。

在入口大廳處, 他利用參數工具(Parametric Design) 以及數位製造(DigitalMaking),將數十片木板加工沖孔,並依序安裝於牆面,打造出有如夢境般的室內森林。

這種創新的空間格局及設計手法,不僅獲得業主僑昱建設的支持,作品也入圍2018年台灣住宅建築獎最後決選,及世界四大設計獎項之一的日本優良設計獎(Good Design Award)。

p153(1)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利用參數工具及數位製造,將數十片木板加工沖孔,並依序安裝於牆面,打造出有如夢境般的室內森林。
台北市大同區大龍市場社區重建
習得「社會經濟學」

在台南水交社重劃區「Green Life」設計有了突破後,曾柏庭也企圖改變一般民眾對公共住宅的想像。

座落於大同區重慶北路上的大龍市場與國宅,是台北較早開發的地段,附近有知名的孔廟、四十四坎、保安宮、大龍夜市、迪化公園、啟聰學校、大同圖書館等設施。原來的大龍國宅建築落成於1985年,一樓設有市場,二樓至四樓為台北市政府局處辦公室,五至十二樓則為原有國宅住戶。

之前由於建築物鋼筋裸露、磁磚剝落、屋頂漏水、天花板崩塌事件頻傳,台北市政府於2011年年底委託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進行調查,經鑑定確認為海砂屋。基於公共安全考量,北市府決定出資拆除,並全權負責住戶安置事宜,於2015年9月,由都發局對外招開建築競圖,並由Q-LAB取得專案的設計監造資格。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傳統市場給人骯髒、灰暗,甚至腥臭的刻板印象,與之複合建構的辦公空間與國民住宅,也經常受到拖累。但在曾柏庭的重新規劃下,新的「傳統」市場不僅整潔明亮,還將煥發出文創商場般的質感。

保留傳統,又符合現代

從天花板、指標、消防栓、水龍頭、變電箱,到燈光、鐵捲門、水溝、動線⋯⋯,每一處細節都進行整合設計,達到視覺美感的一致性,並在美感與功能之間取得最大的平衡。

比方說,攤商希望設置鐵捲門,Q-LAB就解決問題,把鐵捲門的軌道隱藏到最細膩、最無形,與整體的色彩、線條達到最適化,藉由細節的講究與整體的和諧,保留傳統市場的溫度與特色,卻又營造出符合現代都會生活的消費環境。

在住宅部分,三十年前的平面規劃部分格局不佳、空間破碎畸零、少數廁所也無通風採光,如今按照住戶的生活習慣並且兼顧居住品質,最終所有平面皆達到格局方正、通風採光的最佳設計。

這項2015年起跑的重建案由市府主導,性質頗為類似都更,結合了市場、住宅、辦公樓等機能的複合設計。即使整合全案的困難度複雜無比,曾柏庭仍然打造出最新力作。

然而,如果曾柏庭沒開口,你不會知道,這是Q-LAB為生存而孤注一擲的案子。

追求改變的勇氣

參與大龍市場重建案時景氣極差,Q-LAB正值關鍵時刻,要不就裁員一半以減低開銷,要不就再力拚案件維持生計。

當時曾柏庭為了求生存,硬著頭皮競逐大龍市場社區重建。果然,正因這個案子,Q-LAB挺過了不景氣,成功存活下來,成為創業歷程中,很具代表性,而且完成階段性任務的一個案子。

同時遭遇外在環境與內部壓力,並不代表就會失去追求美好建築的理想。

「人們總覺得辦公室就要像辦公室,住宅就要像住宅,這其實只是我們沒有勇氣去追求改變而已,」因此每一次展開新設計,曾柏庭總勉勵同事,努力創造一種全新的居住體驗、共同實驗一種新的運動空間、營造一種嶄新的購物經驗。對他來說,只要能推動改變,那怕只是微小的重新定義,都有它的價值。

曾柏庭笑說,那一年的血壓高得驚人,但此刻再回頭,眼前只見無價的學習與收穫。

過程中最晴天霹靂的打擊,就是Q-LAB贏得競圖後,因為大樓上下對空間規劃無法達成共識,每個參與重建的住戶、局處、攤商都堅持己見,包括:格局、坪數、攤位的配置等,甚至有很多不合理的要求,不但曾讓進度陷入僵局,原始設計方案竟然還被整個推翻。

原本的大龍國宅,一樓設有市場攤販,七樓以上設有住宅單元,拆除後,共82戶攤商與96戶住戶各自成立重建委員會。重建戶對於住宅單元的分配有嚴重歧異,因此要求政府恢復1985年的原始平面,以利各住戶可各自遷回原方位。

這樣的決定對建築事務所造成重大打擊,代表2015年10月贏得競圖時投入的所有作業,包括:建築、結構、機電、空調、景觀及室內,一切設計全部都得重新來過。

人的溫度與記憶也需關注

參與改建的居民也許不了解權責,以為建築師代表政府,因此常對著建築師窮追猛打。曾柏庭遇到這些阻礙、謾罵、不諒解時,曾經十分氣憤,但回頭看這段歷程,他反倒心懷感激,因為他從最尖銳的方式學到最多的經驗,包括如何斟酌人情、了解居民的心聲。

他仔細聆聽整合、排解衝突,並提出可行方案,最後成功說服所有居民與各個單位相互信任。經歷長達一年的溝通協調與規劃設計,Q-LAB在2016年10月完成所有相關作業,工務局也順利依據圖說公開上網,徵詢優質營造廠前來投標。

p158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藉由空調、燈光、動線等細節的講究,讓大龍市場營造符合現代都會生活的消費環境。

在設計時間壓縮到極短的狀況下,要能同時滿足底層82戶市場攤位、上層96戶原國宅住戶、中層市府各局處對空間的各自需求,並將住宅格局、商業機能、公家機關這三樣機能照顧得面面俱到,是一件既複雜又困難的任務。

「因為大龍市場,我學到真正的『社會經濟學』。比如說我從來沒注意過,原來市場攤商有他們自己的潛規則,你要把肉、菜、魚等不同類型的攤位互相穿插,才能讓他們和平共處;而市場裡的人潮穿梭流動,裡頭會有人的溫度與記憶,這些也是設計環節之一,都是很寶貴的體認與經驗,」曾柏庭感恩的說。

台北市萬華區莒光公共住宅提案
重塑都會住居型態

除了大龍市場國宅,Q-LAB近年還參與莒光公共住宅競圖,同樣也有著「重新想像」國民住宅形式的企圖心。

與大龍國宅同樣位於台北早期開發區的莒光公共住宅,所在地就是昔日的「艋舺」,歷史文化豐富,生活機能完善。

過往國宅興建的目的,是為了使中低收入家庭得以合理價位購買房子,因此多以經濟平價、大量複製、快速營建為主要訴求,這種重量不重質的開發導向,導致一般大眾對國宅產生負面印象。

因此,當曾柏庭參加競圖時,就有一個很強烈的想法,希望用創新的思維來做,而不是重複三十年前的國宅樣貌。曾柏庭坦言,「當初的競圖方案,的確多少注入了烏托邦般的居住想像。」

過去,興建國宅的規矩是,政府設定的戶數、面積都不能變,就連超商大小也固定,更不可能依照樓層需求有不同的設計。

都發局局長林洲民出身建築師專業背景,在擔任都發局局長之前,也參加許多國內外競圖。在基本戶數的要求不改變下,他鼓勵建築師發揮創意。

讓年輕人為自己的選擇驕傲

對於公共住宅,曾柏庭懷抱理想性的願景。

以前國人對公共住宅的印象猶如貧民窟,是社會亂源,甚至許多人羞於說自己住在公共住宅。但是,曾柏庭想改變這個刻板印象,「我希望讓住進來的人有榮譽感,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就是住在公共住宅!』」

要做到這種程度,思考的角度就必須跳躍式改變。

「我們想像的是,現在年輕人週末會去哪裡?可能是小確幸的咖啡廳、華山文創園區、松山菸廠⋯⋯,那麼,莒光可不可以是松菸、華山?現在年輕人有時晚上喜歡去酒吧坐坐、看夜景,莒光可不可以這樣?」曾柏庭闡述自己的理想,「於是我們重新命題,莒光不只是一個公共住宅。」

在這個使命中,Q-LAB提出的案件名稱不是公共住宅,而是直指核心精神的spiral,「意思是旋轉而上的步道,」曾柏庭強調,「我們要創造的是一種生活態度。」

以這個旋轉步道,曾柏庭串起他賦予莒光的所有美好生活。

二樓有共享食堂、共享辦公室,這是當下年輕人最喜歡的。他們鮮少開火做飯,共享食堂就是最好的去處;共享辦公室可以提供年輕人租金優惠的創業基地,讓他們不但能就近工作,也能實現創業的夢想。

「城市綠洲」創造不同的生活

他在三樓打造了國內前所未見的半戶外活動空間「浮島公園」,占地廣達四百多坪,挑高將近七米。公園裡廣植樹木,內部則設置散步跑道、戲水沙坑及戶外家具等公共設施,讓住戶充分享受各式休閒活動。

除此之外,在浮島公園也能舉辦多元的藝文節目,包括戶外音樂會、夜間電影院、草地瑜珈、週末野餐日、文創市集等活動。

連結這些公共空間和個人住宅的是,一條長達九層樓、沿著建物迴旋而上的半戶外登山步道,連結「社區客廳」、「立體農場」及「垂直森林」、「高空咖啡廳」,稱為「城市綠洲」。

城市綠洲充分實現年輕人的「樂活」主張,也是這個設計的靈魂所在。

p172(1)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各樓層皆有別出心裁的設計,從社區客廳、浮島公園到高空咖啡廳,一應俱全。

因此,假日時,不必出遠門,住戶可以一路登山運動;每走到一個樓層,就有一個可以串門子的社區客廳,可以坐下來和鄰居好友喝咖啡、聊天;途中還會經過立體農場,興趣多元的年輕人,也可以在這裡嘗試自種自收的自足樂趣;或者拐進「垂直森林」,在大面積的景觀花園中深呼吸,享受大自然。

「高空咖啡廳」設置在大樓西側的八、九樓,雙層挑高、開闊舒適,居民在此可以享受有如渡假飯店池畔般的休憩躺椅,眺望台北市區美麗的景致,或是享受寧靜的氛圍。

「這種『城市綠洲』的主張,是一種生活態度的實踐,居民能充分運動、休閒、閱讀、野餐、觀景、耕種及聯絡交誼,更是前所未見的公設概念,」曾柏庭解釋。

於是,整棟建築物的精神出現了。曾柏庭重申,「我們的一切訴求,都不在房間有幾房幾廳,而是在創造生活。」

曾柏庭的企圖心在於,為台灣公共住宅創造前所未有的生活可能。

台北市大直區培英公共住宅
寬敞的生活平台

回想起首度獨挑大梁的作品——台南一中體育館,當時曾柏庭只想好好設計一幢形式、機能皆完美的建築,對於建築師的「社會責任」感受還沒有那麼強烈。

隨著曾柏庭的設計觀點逐漸成熟,他愈來愈意識到建築師的社會責任沉重,也很能體悟建築物對都市環境極深遠的影響。「現在我關心的重點,已不再是建築本身而已,而是建築與周遭環境的連結,」曾柏庭一語道出目前關注的焦點。

「誰說公共住宅不能讓人享受美好的生活?」曾柏庭以這樣的質疑,試圖重新想像位於台北大直捷運站附近的培英公共住宅。

曾柏庭帶領Q-LAB團隊著手設計時,特別著眼兩個重點,一是如何讓居民能夠得到真正幸福,二是如何讓周圍社區愛上公共住宅,並相信它具有向上提升的力量,能把整體環境變得更好。

公園綠地×2,公共階梯創造公共空間

從這兩個出發點著手,曾柏庭從首次來到基地時就細心觀察到,附近公園其實有著極為緊密的人際關係與人情溫暖,不論是親子同享的遊戲時光,還是鄰里厝邊互享的美味小吃,這裡頭不只有休閒綠地,還有很深的情感凝聚。

因此他很能體會當地居民害怕公共住宅一蓋,就會失去公園與停車場的憂慮。他心中思忖,「如果大家這麼愛自己的小孩、愛這個公園,建築師就應該讓大家不要害怕。」他提出讓公園綠地乘兩倍的概念,並且加入孩子的表演舞台,增強培英公共住宅的好感度。

他將在桃園市立圖書館競圖中的亮點——室內經典大階梯,轉化為這裡的室外大階梯與舞台,以如同羅馬劇場的開放空間,讓市民能夠輕鬆坐臥其上,享受更多綠意、進行更多活動,在大幅改變住宅陳規的同時,也在美學與實用機能上取得雙向平衡。

用露台型塑生活

穿插整幢建築之間的,還有台灣公共住宅少見的「挑高平台」概念,也是一大設計特點;七個寬度及深度皆達八米以上的大陽台,不只是可以呼吸的露台,還是所有居民皆可享用的公設空間,與大階梯相輔相成。

「挑高平台」在台灣是全新公共住宅主張,有著掀起台灣住居革命的雄心,概念是由台南水交社重劃區的「Green Life」住宅再次演化而來。「十年前,我可能關注的是:陽台漂不漂亮、好不好看,但是十年後的今天,我跟同事討論的,是社區居民可以在露台做什麼活動?這些露台會如何型塑他們的生活?這才是Q-LAB現在關注的重點,」曾柏庭強調。

這樣新穎的設計,讓Q-LAB在競圖時幾乎就以全票通過的優勢,取得壓倒性勝利。沒想到,這時候,抗議的聲音也接踵而來。由於基地周邊住宅林立,不少居民一聽到「公共住宅」,便聯想到三十年前的國宅,心裡馬上湧現反感,害怕「公共住宅」等同「貧民住宅」,會拉低生活水平,因此提出許多理由反對興建。

在長達一年的協商過程中,都發局共計召開了超過四次以上的居民說明會,逐次與反對興建公宅的居民、里長及議員進行協調。Q-LAB也不斷無償配合各單位進行變更設計,居住單元從原本競圖得標方案的17層共198戶,一路向下修正至14層96戶;社福機構則從原先只占全棟兩層,一路往上增加至共六個樓層。

為使公共住宅及社福機構的人行動線能獨立分開,一樓北側臨捷運處規劃了住宅大廳、南側臨公園處則配置了社福大廳。

除此以外,為打破國人長期對公宅的負面印象,特別高規格打造各大公共空間,也就是地面層的兩個大廳、六樓的健身房與閱覽室、屋頂的空中花園及其他社福空間。期許如此費心的設計,能成功營造住戶們居住的榮耀感與歸屬感,也能讓附近居民進而歡喜接納公共住宅。

Q-LAB努力提出重新定義公共住宅的新主張,期待在這樣的創舉成功立下先例後,會啟發大眾、政府、法規的連鎖觀念轉變。

反思居住的本質

對於住宅,過去,大部分人只關心一層幾戶、幾廳幾衛等,頂多加上有沒有健身房、撞球室、卡拉OK等公設,曾柏庭語重心長的說,「我們從來不關心居住的本質是什麼。」

大龍市場社區重建強調的是全新的居住體驗,莒光以旋轉步道創造樂活人生,培英以超級大生活平台連結鄰里情感,曾柏庭興奮的說,「我們在重新定義生活!」

這是一種嶄新的想像,翻轉我們習以為常的生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重新想像:新銳建築師曾柏庭》,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李俊明

多次入圍世界建築節獎的曾柏庭
打破台灣建築典型意識型態
為公共空間與民眾生活帶來無限想像

Q-LAB設計總監暨合夥人曾柏庭,作品連續四年共五件入圍有建築奧斯卡獎之稱的「世界建築節獎」。他的作品曾被國際媒體評為「27座地表最酷的建築」,也獲得美國Architizer A+首獎、ADA新銳建築獎、國家卓越建設獎等肯定。

曾柏庭能在國際大獎中與建築大師們同台較勁,靠的是他不屈服於窠臼,重新想像、定義建築的精神。連續四年共五件作品入圍世界建築節獎的台灣新銳建築師曾柏庭,能在國際大獎中與建築大師們同台較勁,靠的是他不屈服於窠臼,重新想像、定義建築的精神。

國中才剛畢業,曾柏庭就獨自跑到太平洋的另一頭,過起小留學生的生活,獨力完成學業後,在全球知名的拉斐爾.維諾利建築事務所、帕金斯威爾建築設計事務所、貝.考伯.佛烈德聯合事務所等工作。14年後滿腔熱情與理想的他回到台灣,想用國外的所見、所學,在自己的故鄉大展身手。懷抱夢想的柏庭想在公開競爭下,用實力證明自己,積極參與公共工程競圖,雖然連續10次失敗,但他仍不放棄堅持。

在第一次成功獲得競圖的台南一中體育館作品中,他因一個「半戶外」空間所衍生的公共性,啟發了他的建築思維,成為他後續公共建築與住宅系列作品的重要切點;在烏來立體停車場、土城國民運動中心、中和國民運動中心等作品中,他勇於挑戰成規,在符合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即使賠錢,也要做出最貼近使用者需求的空間,不僅翻轉台灣公共工程典型意識型態,也成功獲得許多國際大獎的肯定。

在許多公共建築、住宅的競圖中,他努力提出新主張,要讓改變成為可能,期待在重新想像公共空間與居住體驗成功後成為先例,引發民眾、政府的觀念轉變,建造屬於下一世代的新建築。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