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失聯移工阮國非的父親:希望他身體健康、買幾頭牛,實現阮國非的生活想像

致失聯移工阮國非的父親:希望他身體健康、買幾頭牛,實現阮國非的生活想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來我知道,他是打過越戰的老兵,身上著一堆戰爭中得到的勳章,有點固執,對國家政府仍帶著期待與信任,講真的,一開始並不好溝通,跟我們也缺乏信任關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秀蓮(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

編按:去年(2017)8月31日,越南籍失聯移工阮國非因涉偷車,當時警方派員警前往察看,出手制止無效,且遭丟擲石頭攻擊,員警朝阮連開9槍,導致失血過多死亡。事後阮國非父親阮國同寫下親筆信,透過移工團體轉達,質疑兒子不會開車為何要偷車等,盼釐清案情。

如今本案已在8月29日完成和解筆錄,警方給付家屬的總額,略高於警械使用條例對「使用警械致人於死」規定的250萬元。而家屬已同意,即使合議庭認定開槍的員警陳崇文用槍不合法令規定,也同意法院從輕量刑,並給予易科罰金、緩刑機會。

本文作者為任職於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的陳秀蓮,內容為接待阮國非來台後的過程。

「感恩,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一年前我去機場接阮國同,我只知道他是一個突然失去兒子的老人,我站在出境接機處,對這個人沒有具體的想像,但我沒想過,當他走出出境接機的玻璃門,是用一個水果箱當行李箱,裡面帶著要祭拜兒子的水果,因為不符合海關檢疫被沒收了。他一出來,看到阮國非的妹妹,哭得幾乎站不住,我們扶著他坐下,他拿出幾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邊哭邊講話,透過翻譯,我知道那是他準備給越辦跟台灣警察的陳情內容。

後來我知道,他是打過越戰的老兵,身上著一堆戰爭中得到的勳章,有點固執,對國家政府仍帶著期待與信任,講真的,一開始並不好溝通,跟我們也缺乏信任關係。那陣子我時常五點起床、六點出門、八點到新竹,趕赴警局協商、律師討論或是阮國非法事,過程中慢慢的鼓勵他出來開記者抗爭。我們一起去了監察院、總統府,在這多被警察打傷致死的外勞案裡,我們一起完成了一些事情,在此感謝呂布跟邱顯智被我推坑,阿非(阮國非)的台灣朋友一路上也非常用力的幫忙,還有一群不離不棄的記者。

昨天(9月3日)記者問他,失去兒子的他,為什麼他看起來很堅強?他說哭了就代表輸了。我只看過他兩次崩潰,一次在機場,一次是陳崇文被逼來上香缺乏誠意,他哭倒在地上,阿非妹妹阿草徒手打碎了一張塑膠椅。如果沒記錯,中間還有一次是阿非上救護車的畫面曝光後,他被送進了醫院。

每次去送機,他都會跟我說兩件事:要去越南找他們、牛因為什麼原因還沒買。今天去機場送他,他拿出有人傳給他的昨天記者會視頻,笑咪咪的叫我看,指著裡面的我說,秀蓮秀蓮,不能溝通的我們只能傻傻的笑。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成功的處理阮國非案,因為有些失去是沒辦法彌補的,我們只能從失去中找答案跟走下去的方法。

「感恩,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這是阮國同每次發言完會說的結語,以前覺得這句祝福真是普通,現在知道,其實是很平凡但不容易的事。不論未來我會不會再見到他,希望他身體健康,買幾頭牛,實現阮國非的生活想像。

40683931_2140535406016661_20169341313084
Photo Credit:陳秀蓮
右二為阮國同,左二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左三為阮國非案告訴代理人律師邱顯智。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此

相關報導: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