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變有機需要多付錢,電力變綠變環保,為何不用多付錢?

食物變有機需要多付錢,電力變綠變環保,為何不用多付錢?
Photo Credit: slaye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民早就在綠電市場內,享受到很多條例後發展之綠電,甚至是相當昂貴的綠電,但並沒有付費,可以說是free rider。這可以說是世界罕見的台灣奇蹟!

文:高銘志(國立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助理教授|《再生能源政策與法律概論》作者|Legal Issus of Renewable Energy in the Asia Region(Kluwer)專書主編)

近日新聞提到台電大賺250億的消息,也引發民怨,而後續措施,也包括降價與回饋措施等。最新發展則有電價回饋綁電價公式之發展。

依據最新版之電價公式,係以每度平均電價為「燃料+稅捐及規費+合理利潤+(折舊+利息)+(用人費用+維護費+其他營業費用)+所得稅-綠色電價收入-其他營業收入」除以售電度數後,外加每度重建成本。

但該費用是否充分反應綠能發展之需求,不無疑問。特別是,在該公式中,僅提及綠色電價收入,卻不提及對再生能源發展最息息相關的附加費,令人百思不解。實際上回顧經濟部於103年7月1日正式公告實施「經濟部自願性綠色電價制度試辦計畫」,該計畫一上路,旋即引發正反意見紛陳之爭辯,甚至有以金光黨、詐騙集團之指謫。

相關評論:

筆者也將從長年研究能源法制之經驗,提供若干淺見供參。筆者近幾年於各校演講時,常會提到,其實綠電早已存在於我們的電力結構系統,但令人不解的是,食物變有機需要多付錢,電力變綠變環保,為何不用多付錢?

我國《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仿效德國採取所謂的饋網電價(feed-in tariff),自公布施行後,台電公司依政府公告的躉購費率向綠電業者購買綠色電力,業已透過電網傳輸至所台灣家家戶戶。亦即,在條例通過後,台灣儼然已經成為一管制之綠電市場。

而迄今,民眾這幾年所繳交的電費,頂多(甚至不足)僅反應條例「前」的綠電成本,但條例施行後購買綠色電力的額外成本尚未反應,而頂多間接,含括到台電公司因這些綠電而擴充電網之部分成本而已,亦即,在這個當下,我們家家戶戶基本上,享受的是幾乎是免費的綠電(條例施行後設置的再生能源)。

從世界各國,特別是很多專家最喜歡談的德國再生能源法(EEG)以及鄰國日本之經驗指出,再生能源之發展,勢必會透過再生能源附加費(system surcharge)反映到電價上,最終必須「強制」全民買單。而台灣在轉換國外體制上,目前經濟部之計畫所反應者,乃民眾之「自願」買單,期待透過此一自願買單,減少「強制」全民買單的金額。

但無論如何,最終仍須透過附加費全民買單。這就好像你強迫每間豆漿店,都須買有機黃豆,賣有機豆漿,但卻不准漲豆漿價格一樣的荒謬。而德國EEG的精華,或許在於其提供優渥的再生能源發電收購價格,但更重要的是,便是其完善的成本轉嫁機制。

若以汽車比較,德國的EEG就好比世界汽車工業之雙B轎車,其集合所有最優渥的補貼機制於一身(不只包括優惠收購價格,也包括優惠的併聯規則等),但若該車,沒有源源不絕的油料,恐怕也難以發揮其功效。而油料,指涉的,便是完善的成本轉嫁機制也。

很多環保專家或民眾,肯定又要提出質疑。但實際上,這是讓高耗能產業貢獻再生能源,最重要的管道。依據條例第七條之立法理由,明顯提及這種轉嫁,必須要依照用電度數負擔,亦即:用越多,你需要按照度數繳越多。這種立法,甚至比所謂之德國EEG作法更加進步,且更合乎公平正義(德國免除很多大能源用戶繳交再生能源附加費之義務,而這也被歐盟提出質疑並調查中)。

簡單來說就是,全民早就在綠電市場內,享受到很多條例後發展之綠電,甚至是相當昂貴的綠電,但並沒有付費,可以說是free rider。這可以說是世界罕見的台灣奇蹟。也遺憾地,這種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又要車子跑得遠,又不想要花錢加油之心態,也無奈與遺憾地,恐將成為世界各國中最「不永續」的推動方式。

Photo Credit: slayer @ Flickr CC BY 2.0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