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History大歷史》:資本主義必須不平等,才能夠生存與繁榮

《Big History大歷史》:資本主義必須不平等,才能夠生存與繁榮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資本主義業已證明了其有能力生產充沛的物質財富;然而,資本主義也證明了其無法平均、人道地,以及長治久安地分配全球財富。

在1949年之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也步上其後塵。市場的力量被禁止,在選擇有限的情況下,只能以更為傳統的手段去使用資源,像是利用稅收方法,以及類似於大型貢賦帝國的社會與經濟組織——只是加上了一些20世紀的技術,像是從電話到坦克。與傳統的貢賦帝國一樣,共產主義世界的管制經濟,偏重於動用資源,而非提高生產力。最近的統計顯示,蘇聯在史達林主政時的前三個五年計畫,在效率上的成長幅度不超過24%,在出口方面更只有增加2%。大多數蘇維埃工業化運動取得的成就,是依賴於對資本、原物料與勞力的大量及高度強制性動員。當蘇聯政府決心要與實行資本主義的對手國,在工業與軍事上一決高下,結果就是蘇維埃人民的勞動力與其資源都無法倖免於難。

有些時候——尤其是當1930年代資本主義自身陷入了危機,以及1950年代情況重演之際——這些新型、由國家操控的結構,看起來彷彿可以產生足以與資本主義媲美的動力。企業家能力方面的不足,可以經由其他方式彌補,包括高等教育的系統規畫、引進現代科技,及運用現代通訊技術,讓強大及無情的國家具有巨大的組織能力。但它們在革新方面腳步遲滯,這種讓農耕文明時代同樣陷入創新緩慢的特性,使它們在生產力水準、創新技術,以及最終在軍事力量方面,落後給它們的資本主義對手。它們既難以改變建設時期的揮霍習慣,而蘇維埃管制經濟又一直無法從資源密集,轉變為資源節約的成長形式,最終會將資源耗盡。米哈伊爾・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認為蘇聯的垮台,是因為在經濟與科技上缺乏競爭力。長遠來說,動員的力量還是無法彌補遲滯的創新速度:

在某些階段——尤其在1970年代下半葉——發生的一些現象,起初看來令人費解。國家開始失去了動力……就像出現了一種「煞車裝置」,影響了社會與經濟發展。這些都發生在科學技術革命為經濟社會進步打開了新展望之際。一些奇怪的情況出現了:重機器的大型飛輪還在運轉,但連接飛輪到工作台的傳輸裝置卻打滑了,傳動皮帶也鬆掉了。

我們分析當時的情況後,首先發現的就是經濟成長放緩。在最後15年裡,我國的國民所得成長率已滑落超過一半,在1980年代已經跌至接近經濟停滯的狀態。曾經快速攀上接近世界最發達國家的我們,開始在各方面節節敗退。更甚者,在生產效率、產品品質、科學與技術發展、先進科技的開發及使用方面,我們與他國的差距都日漸擴大,讓我們置於不利之地。

戈巴契夫試圖放鬆政策制定者對經濟與社會的控制,以引進新的動力,但整個政體最終走向了崩解。在1990年代,俄國不得不回頭以資本主義重建,幾乎是一切從頭來過。

中國也面臨著相似的挑戰,但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在表面之下,共產主義的中國愈來愈像是資本主義社會,他們使用了蘇聯領導者不會採取的方式,因為中國與蘇聯不同,在中國仍殘留著一些資本主義的結構與習慣。共產主義時期的實驗顯示,就算除去了資本主義,也不見得就能提出一個解決之道,以處理資本主義造成的諸多問題。20世紀的共產主義社會,無法創造出與其資本主義對手相等的生產力,而兩者都遠遠無法達到平等的境界。

衝突

因此,在一個如此不穩定、不平等梯度日趨擴大的世界,可以想見必定充滿各種衝突。過去100年發生的暴力衝突,比人類歷史上的任何世紀都來得多。人類與物質因戰爭而遭受損失的規模,反映了現代軍隊與武器的「生產力」,以及日益增加的軍隊及捲入戰爭的人數。威廉・艾克哈特(William Eckhardt)大致估計出截至西元1500年,已有370萬人在這1500年裡因戰爭喪生。據他估計,16世紀有160萬人死於戰爭;17與18世紀分別是610萬人與700萬人;19世紀則是1900萬人。在20世紀,戰爭造成的死亡人數達到1097億,幾乎是過去1900年戰爭致死人數總和的3倍(參見表14.6)。光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就達5350萬。如果不是因為(有幸?)核戰沒有爆發,死亡人數可能會再倍增。然而,核子戰爭還是處在蓄勢待發的狀態。截至1986年,已有7萬枚核子彈頭被製造出來,爆炸量相當於180億噸的黃色炸藥——世界上平均每人承受3.6噸。一旦這些核彈被使用,將造成一場巨大災難,其規模及後果將接近白堊紀造成絕大部分大型恐龍滅絕的那場浩劫。

P643
Photo Credit: 聯經出版提供

小型戰爭帶來的傷亡也不亞於世界大戰與冷戰。在1900年至1980年代中期,共發生過275次不同的戰爭。在1945年至2000年之間,有9場地區性的戰役造成超過100萬人死亡;在這些戰事中,平民的傷亡比軍隊還慘重。韓戰與越戰的死亡人數分別達到該國總人口的10%與13%。冷戰結束後的改變,就長遠來看,具有非常深遠的影響。在1990年代,全球的軍事花費下降了大約40%,各項武器的儲備也減少了(2001年9月11日紐約與五角大廈遭受攻擊後,所引起的「反恐戰爭」,可能改變了這個傾向)。戰爭變得更為地區性,發生於幾個國家,或國家與多種游擊隊之間,意味著戰爭的規模在縮小(雖然對於那些被捲入戰爭的人們而言,恐怖的程度絲毫沒有降低)。這些數字顯示出的並非是暴力衝突的減少,而是戰爭性質的變化。變遷的風暴帶來的緊張與斷層,影響力遍及全球,使地區性的衝突仍然不斷,而現代武器更讓這些衝突持續造成嚴重傷害。

相關書摘 ▶《Big History大歷史》:農業革命真的有讓人類生活變更好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Big History大歷史:跨越130億年時空,打破知識藩籬的時間旅圖》,聯經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大衛・克里斯欽(David Christian)
譯者:拾已安、王若馨

我們不能只是了解全球史、世界史!
更必須掌握「Big History大歷史」,更宏觀、開闊、全面、完整的人類歷史圖像敘述!
大衛・克里斯欽開創大歷史學派「Big History大歷史」開山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