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台建交僅16天的殖民國度:巴布亞紐幾內亞

與台建交僅16天的殖民國度:巴布亞紐幾內亞
Photo Credit: Huang-Ming Liu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計程車司機跟我說,巴紐女人很容易跟你睡覺,但你千萬別亂來喔,我們這裡愛滋病比例很高。後來我就真的遇到一個,一直說要我跟她一起回家的巴紐人女性,當然我嚇得立刻尿遁,因為司機先生的話我都有在聽。

做為一個足跡遍佈世界六十餘國的旅人,最常被問的問題,就是你最喜歡的國家是哪裡?但這對任何旅人來說,都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

對我而言,最喜歡的街景是印度,最喜歡的人民是伊朗,最想居住的是泰國(或是亞美尼亞),覺得最自在的是菲律賓,最想深入了解的是印尼,最愛的料理則是在冬日韓國喝到的熱熱辣辣的泡菜鍋。

但如果你問我,印象最深刻的旅行是哪裡?那我絕對會毫不遲疑的告訴你,巴布亞紐幾內亞。

「我要去巴紐旅行喔……」我想大多數人心裡浮現的除了是「蛤」以外,大概只有治安敗壞、土著(甚至食人族)以及滿滿的巴紐人。如果對於國際新聞稍微有點興趣的人,大概還會想到巴紐是今(2018)年APEC的主辦國,還有10年前轟動一時的「巴紐案」,無論如何,大概都不會跟旅遊地聯想在一起。

巴紐有日本的集體記憶

不過對於日本人來說,巴紐卻是一個具有集體記憶的地方。二戰時,日軍在「拉包爾」(Rabaul,位於巴紐本土以外的新不列顛島)設立了空軍基地,最多時曾有11萬日軍駐紮在此,甚至連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最後都是從拉包爾前往布干維爾(巴紐另一離島,因為盛產礦產,一直想獨立,目前取得自治區地位)的路上墜機身亡。另外,這裡也是日軍「零式戰機」的訓練基地,更是電影《永遠的零》的故事場景之一(遙想岡田准一帥氣的身影)。

此外,以《鬼太郎》知名的漫畫家水木茂,年輕時也曾在此從軍,甚至得了瘧疾,還在戰爭中失去了左臂。著名的晨間劇《鬼太郎之妻》,向井理就曾演繹水木茂從巴紐歸國後,念念不忘巴紐的各種工藝品,還經常有事沒事就跑回巴紐的情節。

因此,對於日本人而言,巴紐的存在感頗為強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更於2014年正式前往巴紐訪問,目的除了確保巴紐天然氣穩定供應,更重要的,是為二戰中陣亡的日軍慰靈。安倍首相甚至還受巴紐國父索馬雷(Michael Somare)邀請,前往靠近印尼邊境的東塞皮克省省會韋瓦克(Wewak)訪問(索馬雷當時擔任東塞皮克省省長),成為第一個走出莫斯比港的日本首相。

韋瓦克是個人口只有2萬多的鄉下小鎮,二戰期間,日軍在這設立了新幾內亞島上最大的基地,今天的韋瓦克機場也是當年由日本人所建,因此安倍首相的到訪,在當地掀起了旋風,更象徵了日本與巴紐的友好關係。

但除此之外,巴紐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國家呢?

走過坎坷歷史,巴紐是人類學家的研究天堂

攤開歷史,新幾內亞島與台灣一樣,一直到16世紀才被葡萄牙人發現,並被命名為「巴布亞」(PAPUA)。「巴布亞」在馬來印尼語的意思是「卷毛」,可能因此用來形容當地美拉尼西亞人的卷毛特徵。而後西班牙人也跟著過來,發現這裡與西非幾內亞地區文化風景十分類似,因此又將此地命名為「新幾內亞」,於是「巴布亞紐幾內亞」這個名字就此誕生。

不過西葡兩國並未在此停留,一直到了19世紀,荷蘭人才佔領了新幾內亞島西部,東部則由英國與德國分佔。在西方統治下,新幾內亞的地名十分具有殖民色彩,例如他的離島稱為「新愛爾蘭」與「新不列顛」,北方的海則稱為「俾斯麥海」,至於今天的首都「摩斯比港」,更是為了紀念首位「發現」該地的英國船長:約翰・摩斯比(John Moresby)。

1906年,英國將新幾內亞東南的治權交給澳洲,澳洲又在一戰期間佔領了德國領區,自此巴紐成為澳洲勢力範圍,除了二戰期間遭日本佔領的幾年外,巴紐一直都是澳洲的委任統治地。

二戰結束後,荷蘭無力維持在印尼的統治,荷屬新幾內亞一度宣布獨立,但在印尼總統蘇卡諾(Sukarno)的堅持下,印尼於1961年入侵新幾內亞西部,結束了巴布亞短暫的獨立,成為印尼的省份,但他希望獨立的聲浪,卻從未中斷。

在我造訪印尼爪哇島古都日惹最有名的景點:婆羅浮屠時,曾遇到一群校外教學的學生,多數孩子指著一個皮膚較黑的同伴,一直稱他「把不啊。」(papua),我一時覺得有趣,也跟著其他孩子一起稱他papua,結果本來還樂觀開朗,一直要跟我自拍的小孩,瞬間就生氣,我只好跟他道歉。由此可見,這種膚色的歧視,在全世界皆然……

部份台灣人可能笑印尼人黑,而部分印尼人也可能笑巴布亞人黑,而在巴布亞,聽說皮膚更黑的「布干維爾」人(人種更接近所羅門群島),也一樣受到歧視,因此布干維爾長年推動獨立,希望成立「北所羅門共和國」,甚至為此發動內戰。而這場內戰,也是巴紐始終無法獲得進一步發展的主因。

我經常思考,為什麼膚色深的人種容易受到歧視?例如北印度人(如旁遮普人或拉賈斯坦人),經常因為自己膚色較白,而歧視膚色較黑的南印度人(如泰米爾人或卡納塔克人),但明明南印的經濟或教育水準,都遠高於北印,卻仍受到不合理的歧視,我想這大概與西方殖民統治下,一切以白為高尚的奇怪觀念有關吧。

1975年,在澳洲許可下,巴紐獲得獨立,索馬雷擔任首任總理,但這個國家的發展充滿挑戰。因為一百多年的殖民歷史,西方國家帶給巴紐的基礎建設十分有限。首都摩斯比港與國內大部分城市甚至多半沒有道路相通,因此城際往來都只能靠飛機。

在這種扭曲的情況下,巴紐人大概是全世界唯一一個,沒看過車,卻先看到飛機的民族。而這樣的地理隔閡,雖然有礙國家發展,卻也讓巴紐保留了最多的語言,聽說目前全球約6000種獨立語言當中,新幾內亞就佔了近千種,各部族更保留了截然不同的風俗習慣,從印尼邊境帶著「陰莖鞘」(koteka)的人們,到東高地省最知名的「泥人」(Mud man),還有各式各樣族繁不及備載的獨立部落,使巴紐成為所有人類學家夢寐以求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