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一封讓川普抓狂的匿名投書:我是白宮中的抵抗者

【全文】一封讓川普抓狂的匿名投書:我是白宮中的抵抗者
Photo Credit: Evan Vucci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約時報》言論版一般不會刊登匿名的投書,為了這次例外,紐時編輯台針對這篇投書做了3點說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
《紐約時報》今(6)日刊登匿名高階官員投書,指控美國總統川普的行為損害國家,官員正努力從內部阻擾川普的決策。對於這篇投書,川普推文暗指叛國,也指控這篇文章「沒膽」。

其實,昨天《華盛頓郵報》中揭露「水門事件」的記者伍德華(Bob Woodward)才在新書大爆美國總統川普當選後,白宮眾人的「慘況」,在其筆下白宮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心力交瘁:「我們都在瘋人鎮。真不知道大家為啥在這裡,這是我遇過最糟的一份工。」也讓川普氣得連發10條推特反駁,堅稱白宮沒內鬼、都是離職員工跟假新聞捏造。

結果,今天一名川普政府高階官員就匿名投書《紐約時報》指出,將國家放在首位的行政部門存有一股沉默抵抗。「川普正面臨其他總統不曾面臨的考驗,許多高階官員努力從內部阻擋川普的部分政策與最惡劣方向,因為對國家負責是首要任務,川普卻持續做出損害國家的事。」

這名官員還語重心長地說,「問題根源在於總統沒有是非,每個與他共事的人都知道,他不受任何明白的原則所控,而這些原則都是下決定前所應遵循的東西。」更讓人擔憂的並非川普在總統任內做了什麼,而是「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允許川普對我們做什麼」。

對於紐時這篇爆炸性投書,川普在推特寫著:「背叛?」暗指這名官員有叛國之嫌。川普也向媒體表示,「墮落的紐約時報」刊登匿名文章能否相信,「一篇沒膽的文章」。

川普還說,「若這沒擔當的匿名人士確實存在,基於國家安全目的,紐時必須立刻將他/她交給政府!」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也發出聲明抨擊這篇投書。她斥責這名匿名官員是懦夫,應當辭職。桑德斯也對紐時刊登這篇投書不滿,要求紐時道歉。

《紐約時報》言論版一般不會刊登匿名的投書,為了這次例外,紐時編輯台針對這篇投書做了3點說明

  1. 使用本名可能使這位官員遭到開除;
  2. 傳遞這個觀點給讀者是重要的事;
  3. 對流程有疑問的讀者,歡迎致函詢問言論版主編。
以下是那位匿名官員投書的全文:

總統川普的總統職權正面臨一場考驗,一個不同於任何近代美國領袖所面臨的考驗。

不單是特別檢察官日益進逼,或川普先生的領導能力引發國家激烈分歧,或甚至他所屬政黨很可能把眾議院輸給不顧一切要他垮台的反對派。

他沒有全然理解的困境是,他的政府有許多高階官員正奮力從內部阻撓他的一些計畫和他最惡劣的意向。

我會知道這些,因為我是其中一分子。

必須澄清的是,我們不是左派的民粹「反抗」。我們希望這個政府成功,而且認為這個政府的許多政策已讓美國更為安全與繁榮。

但我們深信,我們第一個要效忠的對象是國家,而這個總統行事的方式,一直在傷害我們的這個共和國。

所以許多獲川普任命的人員誓言盡一己之力,要維護我們的民主機制,同時阻撓川普先生比較不智的衝動之舉,直到他離開白宮為止。

問題的根源在於總統是非不分。任何與他共事過的人都知道,他在做決策時,不會遵循任何外人看得出來的基本原則。

他雖然是以共和黨人身分當選,但幾乎看不出來他忠於保守派長期以來的理想:思想自由、市場自由、和人民自由。在最好的情況下,他會跟著腳本談論這些理想;在最糟的情況下,他會公開攻擊這些理想。

川普總統大力推廣媒體是「人民公敵」的思想,此外,他直接的反應一般都是反貿易、反民主的。

別誤會我的意思。媒體對於川普政府幾乎始終只有負面報導,略過許多亮點:有效撤銷管制、歷史性的稅改與更強大的軍隊等等。

但這些成功不能歸功於他的領導風格。應該要說,儘管他的領導風格是如此浮躁、對立、瑣碎且效率不彰,我們還是締造了這些成果。

從白宮到各行政部門和機構,高階官員私底下會承認,他們每天都在對最高統帥的言行舉止感到不可置信。大多數人都在想辦法防止他們的業務被他突如其來的想法所波及。

他開會離題、走偏;他一而再、再而三嚷嚷一樣的東西;因為他的衝動,結果出現不成熟、資訊不完整、有時是很魯莽的決策,最後被迫朝令夕改。

不久前,有一位高階官員埋怨總統在橢圓形辦公室的會議中,180度翻轉他前一個星期剛做出的重大決策。這位官員跟我大吐苦水說,「根本無法掌握他下一分鐘會不會又改變主意」。

要不是白宮裡裡外外的無名英雄,他這反覆無常的舉止會更加令人擔憂。他的部分幕僚被媒體視為大壞蛋。但私底下,他們竭盡全力讓總統辦公室的壞決定出不了大門,但當然,這個努力未必都能成功。

雖然起不了什麼安慰作用,但美國人必須知道,屋裡有大人。我們全然理解在發生什麼事,我們也試著做對的事,就算唐納.川普不這麼做。

結果就是總統職權出現兩個路線。

拿外交政策來說:無論是公開場合是私底下,總統川普都顯示偏好專制和獨裁者,例如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和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對於讓我們和志同道合的國家同舟共濟的關係,卻甚少展現出真誠的欣賞。

不過,敏銳的觀察家已注意到,政府其他成員在另一個軌道上運行。在這個軌道上,美國戳破像俄國這類國家的干預行為,並給予制裁;在這個軌道上,美國把全球盟友當做同儕,不會把他們當成敵人來加以揶揄。

以俄羅斯為例,總統不願針對英國發生的俄國前雙面諜遭毒害案驅逐太多普亭的諜報人員。他一連埋怨幾個星期,不滿高階幕僚把他逼到進一步與普亭對立的死角之中,也不滿美國持續針對俄國惡意行為施加制裁。但他的國安團隊並不認同,他們知道這類行動非做不可,就是要對俄國政府問責。

這並非所謂「國中之國」(deep state)的作為,而是「穩定政府」(steady state)的作為。

考慮到許多人所目睹的不穩定,內閣很早就傳出耳語,要以憲法第25條修正案來展開複雜的總統繼任程序。不過沒有人希望引發憲政危機。我們因此就我們所能,用盡一切方法,引導政府走往正確方向,直到一切結束為止。

重要的事不在於川普先生把總統職權搞成什麼樣子,而是我們國人允許他對我們做了什麼。我們已經隨著他一同沉淪,允許自己以不文明的口吻對話。

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在他的告別信中說得好。全體美國人都應該照他所說的,擺脫政治部落主義的圈套,透過我們共同的價值觀和對國家的熱愛, 把目標放在團結一致這個遠大的目標之上。

參議員馬侃或許已經離開我們。但他永遠是我們的典範,他是指引我們恢復公眾人物榮譽、恢復國家對話的北極星。川普先生或許懼怕這類高尚正直的人,但這樣的人物值得我們尊敬。

這個政府內部有人默默抵抗,選擇把國家擺在第一位。但真正的不同必須由普羅大眾來實現,要超越政治、跨越黨派、擺脫各種標籤,只挺這個標籤:美國人。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你不知道的「議員配合款」:一年上千萬的「私房錢」都花去哪兒?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