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中的女性》:白天鵝與黑渡鴉的象徵

《童話中的女性》:白天鵝與黑渡鴉的象徵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說天鵝可以預知自己死期將至,因此就像其他鳥類一樣可以預知未來和天氣。德國有一種說法「我有天鵝的想法」(mir schwant),意思是「我對未來有一種模糊的預感、靈感或想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

天鵝的象徵

小男孩在一個例子中變為天鵝,在另外一個例子中變成渡鴉。天鵝在意義上非常具有神祕性。《德國迷信袖珍字典》說天鵝(swan)這個字和拉丁字鳴響(sonare)有同樣的字根,具有發出聲響(sounding)或聲音(sound)的意義,指的是唱歌的天鵝。據說天鵝垂死時的歌聲非常具有音樂性,雖然這遭到絕大多數的自然科學家所否認。但布雷姆(Brehm)指出當天鵝變老時,牠們變得過於虛弱,無法快速潛入水中獵取食物;因此牠們吃得較少並且忍受飢餓,還因為沒有力量到比較溫暖的地方去而常常被卡在冰上。一旦被捕之後,牠們或是被其他動物所吞食或是因飢餓而慢慢餓死。在死前的剎那牠們似乎就像在痛苦的抱怨一樣,發出一種高頻的哀嚎。這種冰上垂死的老天鵝所發出來的奇怪哭聲很可能引發天鵝之歌的投射。據說天鵝可以預知自己死期將至,因此就像其他鳥類一樣可以預知未來和天氣。德國有一種說法「我有天鵝的想法」(mir schwant),意思是「我對未來有一種模糊的預感、靈感或想法。」

因為天鵝是能夠預知未來的鳥類,對希臘神話的阿波羅以及北歐神話的尼奧爾德(Njodr)而言,它是神聖的,也在著名的天鵝少女神話母題上扮演了一個角色。有許多關於獵人發現一隻天鵝,而牠其實是一個漂亮女人的故事。例如,有個獵人發現三個漂亮的女人在洗澡,她們的羽衣脫在一旁,而他把其中一件衣服拿走,因此其中一個女人就無法重新恢復鳥類的形狀。於是他把她帶走,但某些災難就發生了;或許是她就飛走了從此消失不見,或是他必須經過漫長的旅程才能再找到她。這是常見的天鵝少女母題,其中的阿尼瑪先以白鳥的形象出現,通常會是一隻天鵝。如果當你獨自在林中徘徊時遇見某種奇怪的東西,但不確定那是幻覺或是真的人類,神話學會建議去看看那人的腳,因為妖怪會有天鵝、鴨子或是鵝的腳,顯示那並非人類而是鬼怪。在古老的英格蘭,人們會以天鵝之名發誓,因此天鵝又被賦予一種神聖的品質。天鵝可以說是代表無意識心靈中的靈性層面。就像所有的鳥類一樣,它代表直覺和靈感,似乎不知從何而來又稍縱即逝的想法和感覺。

在天鵝少女的母題中,有一個獵人和一位先前現身為天鵝的漂亮女人交談。這是一個關於男人如何找到他的阿尼瑪的問題:他必須注意到自己意識背景中的心情和半無意識的思想,抓住它們,讓它們不會再度消失。藉著把情緒或想法寫下來,他去掉了它的變幻莫測而賦予它一種人的品質。

但只做一次是不夠的。即使是一個已經瞭解阿尼瑪是什麼的男性也可能讓她再度溜走,藏身在她的羽衣之下而飛出窗外。同樣的狀況對女性而言也是真實的。如果我們沒有每天關注阿尼姆斯,他又會再返回他的老鳥型態。通常我們需要有意識的努力保住這些內在實體和人類意識接觸時的樣貌,因為它們的自然傾向是逃走,天鵝新娘總是容易恢復她們的羽衣而且飛走,有時候是帶著小孩,有時候是沒有小孩。因此,從負面來看,天鵝代表著阿尼瑪的反復無常以及非人性的品質。但一旦返回人形,就表示對無意識更能覺察,對愛欲也可能有更深刻的內在理解。

如果我們從歷史上來檢視天鵝少女的故事,它會指向前基督教時期。馬丁.寧克(Martin Ninck)所寫的《奧丁和日耳曼宿命論》談到天鵝是沃登神的自然伴侶。如果某些已經存在於人類意識的東西被迫進入天鵝的外衣,這表示一種退行。由於意識態度的墮落,曾經被整合到某種程度的無意識內容物也可能再度退化。

在中世紀的十二和十三世紀時,一種愛欲文化開始在德國人當中以基督教騎士服務他們的女士和配戴榮耀勳章的方式展現出來,這種方式展開了整個男女關係以及泛指一般愛欲的狂熱崇拜。在同一時期,煉金術也大大盛行,這並不是偶然的,煉金術和宮廷愛情(Minnedienst)之間有某種連結,或許是受到女性原則在阿拉伯受到認可和關注的影響。這帶來某種確認自然、身體以及物質的問題。因為宗教改革運動和文藝復興運動像著魔般的蔓延開來,使得這種非常有希望的啟蒙與確認女性原則的狀況又再度消失,而理性主義反而強硬起來。即使連德國神學家艾克哈特大師(MeisterEckehart)也遭到了遺忘。

煉金術的象徵主義存活得比較久一點,但宮廷愛情卻完全消失了。因此一種最有希望的心理態度和一種非常重要的啟蒙,突然間因強硬的基督宗教集體意識態度而受到了壓抑,有部份原因是由於改革和反改革勢力之間的分裂,但也是受到文藝復興時期開始發展的技術理性所影響。當然,在歷史的進展上這也有一些正向的效果,但是阿尼瑪的發展卻是倒退的。我們可以說阿尼瑪被迫退入她的天鵝外衣當中。

渡鴉的象徵

然而在我們的兩個故事當中,展現成天鵝或是渡鴉型態的並非是阿尼瑪而是阿尼姆斯的問題。除了外表看起來不同之外,天鵝和渡鴉有許多共同之處。在德國、北美印地安人及愛斯基摩人的神話中,渡鴉原本是一種白色的鳥類。在北美印第安人和極地圈的神話當中,它是大光明的傳遞者,一種普羅米修司般的人物和創造之神。當牠把光明和火種帶下來給人類時受到嚴重的灼傷,因此才變成黑色。在德國,尤其是希臘的神話中,都傳說渡鴉原本是白色的,但因犯下某些罪行,因此才受到阿波羅的詛咒而變成黑色。同樣的事也發生在烏鴉(crow)身上,它被認為是渡鴉的老婆,是克羅妮絲(Coronis),也是阿斯克勒庇俄斯(Asklepios)的母親。

在《聖經》中,渡鴉是一種模稜兩可的鳥,因為根據傳說,當諾亞(Noah)從方舟上將它放出去之後,它找到了陸地並以屍體為食,但並沒有返回來。諾亞徒勞地等待,後來才派鴿子出去,結果帶回來橄欖葉。因此渡鴉從此之後在《聖經》裡就得到一個壞的印記。在德國雨果拉納(Hugo Rahner)神父所寫的一篇關於天堂和人世精神的文章中,天堂的精神是由鴿子所代表,而魔鬼和巫婆的精神則由渡鴉所代表。但是既然對立面總是包含著它自己對立面的種子在裡面,渡鴉也被稱為非常虔誠的鳥類,因為它們在希臘的帕特莫斯(Patmos)島上曾經餵食過以利亞(Elijah)和聖約翰(Saint John)。人們關於黑和白的象徵主義總是有種奇怪的雙重想法。法文的白色(blanc)這個字,和德文空白(blank)這個字有相同的字根,它的意思是「閃亮、清晰」,可以用來形容一種閃亮的黑色或者閃亮的白色表面。

從心理學上來看,並不難理解成這是對極端對立面的祕密認同。一旦對立面達到它的極端型態,它就變成自己的對立。從那個角度來看你可以說渡鴉代表了黑色的思想,也可以是你心中突然的靈光一閃。鳥類一般而言象徵著突然擄獲自己的、不由自主的概念和想法。我們認為我們擁有它們,但實際上是它們飛落到我們腦中。因為我還不曾仔細思考過它,因此它並不是我的思想。它只是來到我這裡。它是前意識地覺察到某些東西。想要捕捉它還包括對那想法進行批判性的同化。

在夢境中渡鴉通常是以帶著憂愁色調的思想出現——悲傷的想法。你或許曾看過憂鬱的人畫的圖畫,表現出黑森林,沙漠,波濤洶湧的海,或是到處都是黑鳥,這些都和人們處於這種狀態下時悲傷、憂鬱的思想有關:我誰也不是,我永遠也不會好起來,我永遠也到不了什麼地方等等。因此渡鴉是一種破壞性的鳥,但它也是上帝的傳信者,因為有一種叫做創造性憂鬱的東西。如果你承認那些黑色的思想——如果你說:「是的,或許我誰也不是,但從哪方面來看呢?」——你可以和無意識對話。克服憂鬱最好的方式就是走進去它裡面,而不是和它對抗——收音機和《讀者文摘》(Reader’sDigest)只會使它更惡化而已。

允許這種黑色思想浮到意識層面並和它們進行對話是比較好的方式。然後通常它們就會變成靈糧的傳送者,把我們和上帝連結起來。憂鬱真正的意義是將一個人重新和神聖原則連結在一起。隱士們自願進入憂鬱狀態並且和它一起處於內傾狀態,那表示不再知道任何事情,而且也無依無靠。在這種狀況下,憂鬱的思想帶來神性的靈糧,這也說明了為何渡鴉在神話學中有奇怪的雙重面向。理性的意識需要藉由憂鬱而黯淡下來,為的是讓新的曙光可以被發現,帶來嶄新創造的可能性。

和天鵝少女取得連結表示一個男人想要發展愛欲的可能性。然而,在我們的兩個故事當中,卻是由女性去連結她的天鵝和渡鴉兄弟。從一個女性的角度來看,這會表示女英雄和被官方拒絕的思想取得連結。女性的心思通常比較接近自然,這包括正面和負面的型態。在一般的出版和科學界,通常被官方思想所拒絕的科學和宗教主題會被女性所拾起。因為她們比較不會嚴肅地看待心靈這回事,具有更自由和更為彈性的優勢,畢竟如果一件事並不是如此重要的話,那麼為什麼不能以一種超然的方式來看待它呢?

下面的經典案例總是令我印象深刻,它可以說明和女性與男性做心理工作的差異。我曾經告訴一位電子學教授關於超心理的現象,在某人死前,有一個玻璃杯自動碎裂了三次。那個教授突然生氣起來,並且說那只是巧合而已。我繼續堅持我的看法,接著他突然看著我說,如果我是對的話,他會射死自己!我說那樣是很心胸狹窄的,為什麼我們不去調查那個問題看看呢?他不一定需要接受它。但他說他已經教了許多世代了,事情就是如此,除此之外都是不科學的無稽之談,他無法容忍任何改變。那是一種榮耀的回應。那個男人為他所教的事而奮鬥,那是最好的科學家和老師。他有實質的內涵,對他而言,什麼是真的、什麼不是真的都有所依據。

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女性身上,它可能就意味著愚蠢而僵硬的阿尼姆斯。女性最終的定讞是在愛及其相關問題的領域,在科學上她是比較自由的。科學觀念的改變對她而言並不是攸關生死的問題,她可以說:「讓我們看看事情是怎樣,並檢查看看它是否有用,如果是的話,那我們就可以接受它。」那也說明了為什麼當有新的運動發生時,女性通常是首先加入其中的人。男性需要較長的時間去面對新的內容和觀念,但是女性則比較放鬆,而藉著帶給男性一種比較放鬆的態度則可以對男性產生正向效果。作為鼓舞人心的女性(femmes inspiratrices),透過她們自由和創造的遊戲態度對男性產生滋潤。許多文明都有女祭師,她們通常是有巫術的女預言家,是可以嗅得到風並且知道未來氣候的人。

相關書摘 ►《童話中的女性》:紡錘與編織為何成為女性的象徵?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童話中的女性: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心靈工坊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
譯者:黃璧惠

當女性能辨識自己內心運作的隱匿本質並順其而行,
其威力相當於英雄屠龍、建立城鎮,
或是將人民自恐懼中釋放!

女人的心靈發展有許多重要歷程,這在世界各地的童話中都有跡可循,卻鮮少有人討論。閱讀童話就像潛入女人曲折的一生,無論是學會打破常規相信直覺、練就看清事情真相的功夫,或是遭遇邪惡並認識自己嫉妒、陰暗的一面,以及適時放手讓過往逝去等等,都是啟蒙之路所不可或缺的情節。讀懂其中的奧祕,足以超越日復一日的瑣碎,成為全新的自己。

白雪與紅玫
每一個人所陷入的黑暗之事都可被稱為啟蒙,
因為你進入原本就屬於你自己的某些東西,而現在你必須從那裡出來。

睡美人
無法處理和克服受傷的情感,將為阿尼姆斯攻擊打開一扇門,陷入傷害、怨恨或壞情緒,
此時不妨問問自己:「我對什麼事情感到失望或情感受傷而沒有察覺?」

無手少女
許多女性克制自己不去學習或發展心智,因為覺得這麼做會落入阿尼姆斯的擄獲而無法結婚。
但是她內在想發展自己的渴望仍然存在,於是魔鬼會再度出現,而這次干擾的就會是她的婚姻。

六隻天鵝與七隻渡鴉
把負面意見或凶暴的情感用一種文明的方式表達,而不只是維持表象的禮貌,是一項困難的功課,
用神話學的語言來說,這是讓一個受詛咒成為動物的人,返回人形的偉大任務。

美麗的瓦希麗莎
變得有覺知的歷程,是指在心中必須對自己的正面和負面反應清楚明白,並且知道它們在哪裡。

本書出自榮格派童話分析大師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不惑之年的講座集結,當時她已浸淫分析心理學超過二十年,經手過無數童話與夢境。且看她以睿智的洞察,解析映照在童話與人生間,彼此呼應的真相。

本書重點

  • 榮格派童話分析大師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以七個經典童話,說明女性心靈的特徵。
  • 結合臨床經驗,點出常見的女性困境與議題,如負向母親情結、阿尼瑪女人、阿尼姆斯攻擊、過分自我犧牲等等。
getImage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