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創生的初步共識:新一季社會獎助金,即將發放

地方創生的初步共識:新一季社會獎助金,即將發放
Photo Credit: 楊之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區營造推動了20幾年造成了一個現象:當社區越成功,村的邊界也越明顯,因為社區資源是搶奪競爭而來,這個挑戰其實是公部門造成的。

文:黃鼎堯(地方創生實踐者,在台南後壁土溝村進行16年的實踐,成立優雅農夫並創辦農村美術館,透過青年投入與在地居民共同參與,實踐對藝術與農村整體想像。)

我一直不喜歡地方創生這個詞,也預料這名詞將被過度膨脹,但我必須使用「地方創生」這個名詞,以利大家對於文章的理解。文章看完後是否還要使用創生作為稱呼,就按照你了。

每個世代都有社會的課題需要解決,如「城鄉差距」「青年外流」「農業缺工」「少子化」等⋯⋯當我們套用日本的社會問題決定了地方創生政策時,你不覺得哪裡怪怪的嗎?

日本的國家政策近20年影響著台灣,在雁行理論的亞洲經濟發展下,日本的社會政策當然也是台灣學習的對象。經驗的學習是可以理解的,但政策的複製連名字都一模一樣,是否政府太不用心了。

政策過度口號式膨脹,請試著把報章媒體報導的文章將「地方創生」換成「社區營造」「社會企業」「文化創意產業」「農村再生」則完全無違和感。

每個地方政府都說自己是地方創生,趕在政策獎金發放前提早鋪路。縣市政府都這樣做了,那地方工作者呢?每個人都在模糊的輪廓下高喊口號,不論當下做的是什麼,社會總算是達成一個初步共識——「地方創生是新一季社會獎助金,即將發放。」

社區工作者:「就一直換口號而已,換湯不換藥。」

投資者:「趕快成立地方創生協會,發展創生術。」

年輕人:「青年社區推動的避親工具,提案免地方組織。」

先講一段故事。從台灣解嚴之後,文史工作在田野展開,重新思考故鄉的故事是什麼。之後,台灣有一個重要的公共政策——「社區營造」,社區營造推動之後,讓生活在社區的人們由下而上對自己的家鄉盡一份心力。

然而這股公共政策的浪潮把學術專業領域的知識重新打開——「典範的轉移」。而這股浪潮也把許多青年捲入社區之中共同推動,年輕人在當時扮演的角色大多以協力者為主而非決策者,年輕人是社區最棒的文書小幫手。

政策推動下,社區營造也推動了20幾年,可以觀察出一些事情。一個社區越來越成功時,它代表著「村」的邊界會越來越鮮明,我的村越厲害我就越不願意跟其他村合作,因為社區資源是「搶奪」「競爭」來的。因此,社區持續的推動1.0、2.0、3.0,村莊間的城牆就更僵化,也就是台灣從「村莊」要走進「地方」面臨的最大挑戰。

這邊來個一個小插曲。這個挑戰其實是公部門造成的,也是我們永遠無法超越日本的原因。

日本公部門的規劃與政策執行力很強,公務人員的職業精神把地方工作當成「事業」直到退休當成「志業」。但台灣的公務體系把政策當成「業務」做,業務就是KPI績效要好。因此,台灣社區營造夥伴在20餘年接受公部門的嚴格訓練下,申請10萬元的經費,都要自我期許「地方產業」「青年返鄉」「環境綠化」「社區認同」還要「永續經營」的計畫效益,以利成為公部門的模範生。

日本:公務體系強,社區配合度高。

台灣:社區能力強,公務體系OOXX。

簡單講吧!日本以鄉鎮為目標的公務體系,村莊的合作是必要的。台灣以村為補助單位的社區業務,村莊的競爭是必然的。

「我們忘記了村與村的關係是生活圈,村與村的邊界叫生態圈。以致,現在我們都以行政區域作為村的統稱與界定,成為了政策的樁腳而不自知」

回到故事繼續說下去。這幾年,台灣的政策轉向「青銀共創」「青年村落計畫」「藝文社會企業」等⋯⋯從過去的社區組織協會轉向由青年個人提案、跨村合作、企業進行提案。我們發現這些青年已經不再是社區的文書小弟,青年已具備著獨立思考與創造的能量,而最關鍵的是「跨域合作」的能量,打破了村莊邊界的籓籬,跳脫出社區組織鞏固的勢力圈進而成為決策者。

當一群種子串連成為一個面域時,就產生一個重要的概念——「地方」,重新翻轉我們過去對於社區的界定。依此,對於未來的發展,提供3個重要線索給大家參考:

價值極大化

由下而上,底層的年輕人串連起來後,地方的旅遊、生活、產業會整個往上拉。因為他們已經不是用一個村在思考,而是一個能夠彼此合作的「地方」,而在各社區特色盤整合作後,則有助於地方價值極大化。

「那麼誰來重新串聯並定位地方?是一件重要的工作。」

機能極大化

由上而下,政府單位視野也會因為這一群人帶來改變,地方已不再適用行政區域劃分來思考,而是面對一群人組成的生活圈中,如何將生活條件與機能重新做資源分配,作為支應一個地方人們生活條件的支持。

「打破行政區的劃分,改變業務思維,是政府的挑戰。」

市場極大化

而能貫穿上下的軸線是市場機制的創造與整合。以前村莊年青人是單打獨鬥的,每個人都是總經理什麼事都要做。當區域串連起來後會有第三方的公司會產生,讓市場機制回到企業管理的專業領域去相互支持。

「誰來組織第三方事業的產生?讓商業模式回到專業,讓各村落能專注回到自我價值的經營。」

放眼未來,關於地方經營我沒有辦法給你一個明確的答案。但其實你不用去管政府,因為政府目前還不是主角。但你要能發現地方的工作者跟市場機制的連結網絡,只要你能掌握住這兩塊的脈動,就會掌握住未來5年地方的新經濟模式。簡單說:「掌握住區域鏈結(合作)與第三方新企業型態(商業),政府就會配合你了。」

用以上的檢視方式,去檢視「地方創生設計翻轉」,大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發生什麼事呢?就是什麼事都沒有,因為政府又完成了一項業務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