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廚房:藏在台北都市的藏人、藏食、藏故事

西藏廚房:藏在台北都市的藏人、藏食、藏故事
Photo Credit: 西藏廚房粉絲頁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間藏在台北街頭,西藏人的廚房,規模不大,但用食物向台灣介紹了西藏,口味對我們來說可能不太習慣,卻是在外流亡的藏人朝思暮想的味道。下次經過這間藏式小餐廳,不彷聽聽他們的故事。

Donka鏗鏘有力地說,310的遊行在印度我們從小就有參加呀,那到了台灣,也是每年都去參加,為了我們的國家呀。

逐漸遺忘的藏文

「晚點我約了朋友要一起看足球賽」Tashi這樣跟我說。世界盃足球賽吸引了全球的眼睛,但我更好奇,被稱為「禁忌的球隊(The Forbidden Team)」的西藏國家足球隊,在倫敦參加獨立足球聯盟的CONIFA世界盃的情形。

Donka說,因為沒有了國家,有一個比賽讓西藏可以有隊伍去比賽,當然是很重要,只要他們出場,我們一定會看。Tenzin則是希望當未來有一天獨立時,能有一支西藏自己的隊伍能夠參加FIFA世界盃。 最後,有感於最近發生在西藏,扎西文色遭控「煽動分裂國家罪」,判刑5年的消息,我以這個問題作為訪問的結尾:「自從到了台灣或是美國之後,你們都還會說藏文嗎?」

對於一個民族文化,最重要的莫過於她的語言。儘管他們三人在對談時,仍是以藏文交談,他們跟其他藏人間也還是以藏文對話,但老闆夫婦倆在台灣居住近20年,Tenzin則是移民美國20多年,中文與英文取代了他們的慣用語,藏語使用的頻繁性隨著地域、時間流失了,Donka與Tenzin坦言,聽跟說的能力還會,但如果要正確的讀跟寫,就有難度。

我覺得是很重要的,but that 也要看你現在住在哪個society 裡面⋯⋯比如說我朋友有小朋友,可是如果我們教他藏文…可是他沒辦法用到,他從早到晚都在學校,都講中文,他哪有時間去學西藏文呢?

I can only write my name, that is, I can not read⋯⋯even though I used to know in school, but then I forgot everything, because we don’t use in daily, you know, we only speak, we don’t read it⋯⋯(我只能寫我的名字,我無法讀寫⋯⋯即使我曾經在學校學過,但我幾乎忘記了,因為我們平常不會用到,你知道,我們只對話,但不會去閱讀⋯⋯)

Donka與Tenzin的話語中似乎透漏了流亡藏人的無奈,喪失了國家作為基礎,沒有一個可以持續孕育文化的環境,這些語言、文化可能終將如同在貧瘠荒野中的一棵樹,逐漸凋零。

——這間藏在台北街頭,西藏人的廚房,規模不大,但用食物向台灣介紹了西藏,口味對我們來說可能不太習慣,卻是在外流亡的藏人朝思暮想的味道。下次經過這間藏式小餐廳,不彷聽聽他們的故事,他們堅信,回家的路雖然遙遠卻是有期,又或者你可以跟廚師說:「請給我道地的口味!」嚐嚐他們的家鄉味。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