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抗議遭毆打、回家被監控,只好自殺留下遺書

「被噤聲」的中國P2P受害者:抗議遭毆打、回家被監控,只好自殺留下遺書
在中國上海市財政局,警方驅散那些抗議P2P投資計劃損失的人們|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各地眾多網絡借貸平台「雷爆」圈錢跑路。成千上萬P2P受害人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集體維權,被大批警察強行抓捕遣返,但受害人反映的問題和提出的維權訴求至今未獲實質性進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央社)在中國,許多話題新聞就像一陣風,問題還沒解決,新聞幾乎已消聲匿跡。但不報導不等於沒出事,P2P平台集中倒閉就是個例子,不讓受害者發聲,最後他們只能以死相逼。

P2P網路借貸平台」本質是擔任借貸雙方的資訊仲介,以此收手續費。然而,很多出問題的P2P公司,則是玩起了集資,將錢用於自身發展或對外投資,又或者是以高利息為誘餌,非法吸金後直接消失。

P2P公司在7月出現集中倒閉,部分受害者8月初串連到北京請願,當地警方將他們強行送走,阻止上訪。據報導,當時有上百名警力包圍銀保監會。

差不多就在同一時期,上海的媒體接到上級指示:「不能炒作維權。」於是,媒體漸漸不報導受害者的情況了,避免踩到紅線。

發生上街抗議這類群體性事件時,中國執政者最怕的就是事態擴大造成模仿,引發失控的連鎖效應。可以說,在P2P平台的處理上,當局著重「鼓勵合規、打擊非法」,將這個2012年時備受鼓勵的「金融創新」給予整頓,不讓過度借貸和虛高的利率造成風險。

事實上,正是因為政府要求每個平台必須達到一定條件並登記備案,初期將截止日期訂在今年4月,才造成不合規的P2P公司跑路,在6、7月達到高點,P2P「雷爆」的平台達數百家,涉案金額達數千億元。

最近一年來,浙江、上海等地已有1000多個P2P平台崩盤,僅僅今年上半年,就有近700間P2P公司出現「跑路」或兌付困難,至今已導致數百萬人血本無歸。

但對於受害者,只能看作自己受騙了或是投資失敗,政府似乎不打算負起先前監管不足的一定責任。

然而,不報導、不「模仿」,不代表問題解決,更不代表沒有悲劇。

一名來滬約20年的台商向記者談及,在中國從事經營管理就必須了解中共的思維。他以2010年富士康深圳廠發生連續十幾起跳樓事件為例,認為當時台幹忙得焦頭爛額,卻處理不得要領,應該及早就撥出預算邀請中共派人員「駐廠協助管理」。

「第一件事,就是他們會控管媒體報導,阻斷自殺的傳染效應。」這名台商認為,沒有報導,就會大大降低「模仿者」的動機,不會讓事情一發不可收拾。掌控宣傳機器和輿論走向,也確實是中共一直以來最重視的治理手段。

但在民眾亟需維權的時刻,P2P倒閉潮中,中國政府對於民眾如何透過「正當管道」維權,一直未作正面陳述,倒是以負面表列方式指出,哪些管道是行不通的。

《中新網》7日報導,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印發〈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指出,網路購物、服務合約糾紛,網路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約糾紛等都屬於管轄範圍。從前述規定看來,屬於小額借款合約、網路金融業務型態的P2P網路借貸糾紛應在管轄範圍中。

然而,報導又說,「據介紹」,網路金融借款、小額借款合約特指與金融機構、小額貸款公司訂立的借款合約,「並不包含P2P網路借貸平台,網路法院也不受理P2P借貸糾紛。」

媒體不報導受害者動態,警察不讓民眾上訪,網路法院不審理這類糾紛;政府維穩高於民眾維權,在這片土地上始終是不變的道理。

浙江杭州2017年成立了號稱全球首家的網路法院,北京和廣州9月會增設兩家網路法院。網路法院特殊之處在於,從受理、送達、調解到庭前準備、庭審、宣判等原則上都在線上完成。

而中國杭州一名31歲的母親被國資入股的P2P網站坑害人民幣近百萬後,前往維權又遭暴力打壓,因而選擇輕生,只留下一封遺書。

90d3092b025f0fb524b831f52b9e97b1
Photo Credit: 網路上流出的王倩遺書
P2P受害女子自盡,遺體還被強行火化

7日起在中國社群媒體上迅速傳播的一封P2P受害者遺書和影片。根據網路上流傳的圖片來看,王倩正是其中一名受害者,王倩生前好友俞先生受訪指出,王倩離異後一直獨自撫養年幼的孩子,她在淘寶網上開網店辛苦打拚,好不容易積攢了26萬多,投資今年7、8月P2P大片卻遭「雷爆」血本無歸。

王倩的母親向記者表示,「她咽不下這口氣,去世之前她去捐血,結果6日捐血處休息(幾年來她一直在捐血),下午還回家,讓她吃完飯再走,她說還有訂單要做,回家了,原來她是騙我,我都沒有看出來。」

俞先生認為,王倩與其他一些受害人曾先後到杭州和上海維權,卻遭到當局的暴力維穩,回到家鄉後還被警方監控,這讓她對生活感到絕望。

事實上,中國各地數以萬計的P2P血本盡失的受害人的維權活動都遭到各地當局的嚴密維穩控制。近萬名P2P受害人一個月前計劃在北京發動大規模維權活動,但是遭到警方四處圍追堵截,導致抗議活動胎死腹中。

據目擊者描述,當局在北京金融區部署大批警力,排列了120多輛大巴,並且在旅館和公車上清查維權人士,阻止他們採取行動。

王倩曾被警方兩次威脅,禁止她去維權,在上海市政府的維權中被警察毆打,多名警察粗暴地將她拖到地鐵站(當時她身邊還有一名男孩,該視頻在網路上瘋傳):

7日凌晨,王倩的遺體被人發現,其後人們在她的車內發現了一封遺書。

王倩在遺書中寫道,侵吞她財產的P2P平台有國資入股,但「說跑路就跑路」,股東甩鍋還甩得「理直氣壯」,當地警方立案一個月卻「人也不抓,錢也不封鎖」,反而把他們這些受害者鎖定為維穩對象,出動鎮壓的警察比維權的人都多。王倩在遺書上寫著「人民的名義在哪裡啊?」

「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還年輕能賺能活下去,但是這口氣實在受不了。這個國家太令人失望,錢被詐騙,立案快一個月,一點進展沒有⋯⋯還沒開始維權,派出所就鎖定你是維穩對象,限制你。國家政策是出的很及時,但下面從來不實行。」

「去上海找股東要錢,出來驅趕金融難民的警察比維權的人都多。去上海信訪局反映,幾百人被一群警察和協警暴力驅趕,這也是我親身經歷的警察打人。」字裡行間,王倩描述了自己對抗爭的深深失望,對於從小所受愛國教育和親身經歷的不協調的難過。「沒能堅持下去,放棄了自己,其實我不是想不開,正是因為想開了。」透露出對政府能否幫自己伸張正義失去了信心。

遺書最後,她對自己的孩子說:「希望你好好讀書,長大後出國留學移民。」

知情者說,儘管有家人反對,王倩遺體8日清晨被強行火化,其親屬受到當局警告不得外出或接受媒體採訪。王倩的弟弟接到《美國之音》的電話後表示,不方便透露任何信息,說完就掛斷電話。

這名單親媽媽,只是千千萬萬P2P受害者的一分子。

王倩去世後,隨後流出的相關視頻和圖片在中國網民中引發強烈震撼。有網民說道,「在我看來,王倩不是死於P2P,而是死於對一場騙局的無知。死於黨文化的奴役教育,死於公權力的精神蹂躪,死於聯播新聞,死於人民日報,死於百年盛世,死於歲月靜好。她至死都不明白這個世界的真相,至死都不明白她活在怎樣的時代裡。」

中國各地眾多網路借貸平台「雷爆」圈錢跑路,成千上萬P2P受害人到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集體維權,被大批警察強行抓捕遣返,但受害人反映的問題和提出的維權訴求至今未獲實質性進展。

《BBC》報導,從今年6月初到7月底,約有150家網路借貸平台發生問題,被稱為是「雷暴」,光是在7月第一週就有至少26家平台出現問題,待償還本金估計在150億到200億人民幣之間。其中,最輕的狀況是「清盤」,平台還願意逐漸償還部分本金給投資人,但大量平台則是選擇直接停業,捲款潛逃,投資人的投資成為一場空。

但即便是都自稱為P2P平台,並非每一家都是所謂的借貸中間者,更有不少是屬於非法集資,用於自身或是根本打算騙錢的。而2018年這一次「雷暴朝」並非首次,在中國,2014年就曾經有261家平台倒閉、跑路讓投資人血本無歸,當時中國證監會的確制定了政策規定,但卻沒有好好執行。


珍惜生命,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若須諮商或相關協助可撥生命線專線「1995」或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