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的海洋》:雷伊泰灣海戰從日美兩軍在黑夜中尋找對方開始

《燃燒的海洋》:雷伊泰灣海戰從日美兩軍在黑夜中尋找對方開始
汶萊灣,停泊於港灣的長門與兩艘大和級戰艦,他們將形成雷伊泰灣海戰中的重要角色,對美國海軍實施重砲攻擊。長門號寶塔氏桅樓是日本海軍戰艦的特徵,不會搞錯的。|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這樣子反覆你來我往的激烈空戰,在北方的薛曼特遣支隊上空開打時,身在中央的波根支隊裡的海爾賽,牢牢抓著艦橋的麥克風,對兵分三路的特遣艦隊全軍下達命令。正確來說,這時是在上午八點三十七分。「 攻擊 !攻擊 !祝君好運。」

決戰序幕總之是暫時延後展開了,事情全都得等到天亮後。緊張氣氛圍繞在以菲律賓為中心的海域給爆開來,就像弓弦已經被拉緊到極限一樣。

戰場的夜晚,感覺像神經在痛,人們疲勞、發怒,孤單到無法忍受。栗田艦隊第二部隊第七戰隊的重巡洋艦利根號聲納官兒島誠保少尉,就是在這時候做好了敵人今天就會來了的心理準備,把內衣褲全部換穿成新的,他把至今一次也沒穿過的全新兜擋布綁好。兒島記得他那時的心情,變得有點裝模作樣地認為,這就是武士的品味。

海上的夜光藻亮得異常,艦艇的航行軌跡在黑暗的海面上拖得長長地閃閃發光,留了很久。兒島少尉覺得,這些夜光藻比在日本常見、熟悉的還大。天空中布滿星星,他把眼睛靠上望遠鏡,試著從民都洛島的黑色身影往地平線看過去。那裡有同樣的天空、同樣的星光、可以看見白色浪頭的同樣海洋。兒島砰地輕輕敲了一下胸口,覺得這樣就隨時可以去死了。他並不知道有什麼事情,會在何時,怎麼發生。此時如果被要求付出生命,在他二十歲的內心深處感受到,可以輕鬆地說:「好啊,來啊」——那是種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充實感覺。

栗田艦隊沿著民都洛島向東南方前進,上午五點五十分,要進入錫布延海,而在島嶼南端改變航向, 朝向東北方。他們現在開始進入決戰戰場了。


六點到十點

在稍早之前,上午五點四十五分,可以感覺到東方出現些許亮光的時候,位在菲律賓群島東部的薩馬島北方的小澤艦隊派偵察機向南方飛。十五分鐘後的六點整,像是在跟小澤艦隊互相呼應一般,海爾賽上將也在旗艦紐澤西號上,下令完成當天所有的作戰計畫,並通報全軍。在波浪起伏而搖晃的航空母艦上,飛行員在待命,他們已經做好出擊準備。首先從艦上起飛的,是要監視以聖貝納迪諾海峽、蘇里高海峽兩處海峽入口為中心,負責範圍廣大海域的偵察機隊。小澤艦隊為了捕捉海爾賽特遣艦隊,而一心把偵察路線往南方推,但不知為何,海爾賽在這一天卻先集中讓偵察機往西飛。儘管歷史不容許「如果」這種事情的存在,但如果位在北方的日本機動部隊還擁有昔日的精銳戰力,羅馬戰神瑪爾斯或許會在戰爭的最後時刻再度對日本海軍展露祂的笑容。

不是只有日本跟美國的航空母艦部隊派出偵察機。栗田艦隊、西村艦隊,也分別從彈射器派出巡洋艦搭載的水上飛機。每一架水上飛機的飛行員跟觀測員都接到命令,在燃料允許的極限範圍內尋找敵軍蹤影, 燃料耗盡就返航回菲律賓各個島嶼上的日本軍基地。

大坪少尉所在的輕巡洋艦矢矧號派出的偵察機飛行員,是一位出身預科練(譯註:海軍飛行預科練習生,日本海軍培養航空兵的制度之一,採志願制),跟他年紀相仿,名叫佐藤的少尉。他是一位比起待在特任軍官(譯註:一九一五年,日本海軍為了因應擴軍而增加的士官人力需求,不讓已經熟悉實務的准尉退伍,而設置特任軍官制度將其留用至五十歲法定年齡。實際上特任軍官受到的待遇,比出身海軍兵學校、海軍機關學校等學校的正式軍官還差。)官廳,更常待在下官廳,跟大坪少尉等海軍兵學校出身的軍官意氣相投,令人感覺愉快,是勇敢的飛行員。出發之際,他來跟大坪等人打招呼,然後爽快地說:

「那麼,我這去去便回。」

接著就敲了胸膛,燦然一笑。胸前的那個口袋裡面,裝的是片刻不離身的愛妻照片。

就這樣,海上戰鬥就從兩軍彼此用長槍互刺,在黑夜裡互相尋找對方開始。最後,黎明的寂靜與光輝將到訪戰場。排滿地平線的日本美國兩軍艦艇,在一直變薄的黑夜面紗中,像是魔法之船一樣,滲進水墨畫,漂浮了起來。

在新鮮的南海空氣中,椰子樹茂盛的島,還有下一座島,清晰地描繪著輪廓,現身迎接栗田艦隊。利根號巡洋艦的兒島少尉想起,景色真像瀨戶內海啊。在青翠欲滴的綠色中,不時可看到洋房式的屋頂。比起瀨戶內海的優美,這景色帶著讓人嚮往南國熱情的紅色。

不,現在不是看風景看到入迷的時候。這時候陸上基地的第二航空艦隊,已經抱著炸彈從菲律賓的基地起飛了。在水面部隊還拿著長槍偷偷摸摸地刺探敵軍情況的時候,陸上基地空軍已經迅速地放了第一箭。一百一十一架戰鬥機,七十九架轟炸機,六點半從馬尼拉西北方的克拉克基地起飛。接著第二波攻擊隊的十二架「彗星」艦載轟炸機,也從同一處陸上基地起飛。

到攻擊開始為止,短暫的安靜造訪了戰場......。

02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提供
離開汶萊的日軍群英,右起:長門、武藏、大和戰艦;摩耶、鳥海、高雄、愛宕、羽黑、妙高等巡洋艦。

栗田艦隊第一部隊以大和號戰艦為中心,第二部隊以金剛號戰艦為中心,以日間接戰序列,堂堂皇皇的圓形編隊進擊。上午七點四十五分,長門號戰艦的左舷瞭望員發現日暈中有小小的一邊閃著光,一邊靜靜移動的物體。根據紀錄,一分鐘後,俯衝轟炸機上的亞當斯中尉,在雷達上發現數個目標—人類的眼睛速度比機器還快!

總之,來自各艦偵察機的發現敵軍報告,幾乎同時送達日本、美國兩軍主將手中。上午八點十分, 日本第二航空艦隊偵察機報告:「馬尼拉方位六十度,距離九十海里地點有四艘航空母艦正在東進當中」。這支航艦支隊,是北邊的「薛曼」支隊,他們在偵察機起飛後,正要前往呂宋島外海躲避。在起飛後一邊等待友軍偵察機報告,一邊向東進擊的第二航空艦隊的第一波、第二波攻擊隊,立刻就將機首轉向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