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的海洋》:雷伊泰灣海戰從日美兩軍在黑夜中尋找對方開始

《燃燒的海洋》:雷伊泰灣海戰從日美兩軍在黑夜中尋找對方開始
汶萊灣,停泊於港灣的長門與兩艘大和級戰艦,他們將形成雷伊泰灣海戰中的重要角色,對美國海軍實施重砲攻擊。長門號寶塔氏桅樓是日本海軍戰艦的特徵,不會搞錯的。|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在這樣子反覆你來我往的激烈空戰,在北方的薛曼特遣支隊上空開打時,身在中央的波根支隊裡的海爾賽,牢牢抓著艦橋的麥克風,對兵分三路的特遣艦隊全軍下達命令。正確來說,這時是在上午八點三十七分。「 攻擊 !攻擊 !祝君好運。」

同時,儘管亞當斯中尉發現了栗田艦隊的報告內容未必正確,卻極為詳細。報告指出日本艦隊由兩個分艦隊組成,有兩艘戰艦、四艘重巡洋艦、一艘輕巡洋艦、六艘驅逐艦,「往三十度方向前進,速度十或十三節......」。

在亞當斯眼裡看來,這些艦艇就像在藍到、寬到讓人眼睛張得斗大的海上一點一點散佈,朝著相同方向漂浮的玩具船。

總指揮官海爾賽上將敏捷地回應了這個報告。在將迎來的戰鬥緊張氣氛中,位在中央的第三十八.二特遣支隊,波根將軍的旗艦紐澤西號的作戰指揮室官兵的動作變得更加活躍。海爾賽召回為了整補而前往烏利西基地途中的第三十八.一「馬侃」特遣支隊,對北方的第三十八.三「薛曼」特遣支隊與南方的第三十八.四「戴維森」特遣支隊,發出立刻到中央的波根特遣支隊占據位置的聖貝納迪諾海峽外海集結的命令,他要集結全部的兵力。

小澤司令部在一片死寂中修訂最後的作戰計畫,跟海爾賽司令部迅速果敢的動作大相逕庭。根據截聽到的第二航空艦隊偵察機的報告,敵軍特遣艦隊與小澤艦隊之間距離兩百五十海里。若是這樣,兩軍都位在能由航空母艦艦載機進行攻擊的範圍內。小澤司令部的參謀們聽了為之一振,立刻建議派攻擊隊起飛,然而小澤卻不為所動,默默地搖了搖頭。他根據過往地面基地飛機都很容易看錯艦型跟位置的經驗,認為在此應該再派機動部隊熟練的偵察機起飛,想要等待由老經驗的偵察機做確認報告。就日本的狀況,決戰只有一次,不允許有重來的機會。

就這樣,日本的航空母艦艦載機沒有行動。然而日本的地面基地航空隊的飛機,卻打算率先進攻擊。第一波與第二波部隊,已經將機首轉向第二航空艦隊偵察機發現,在北方的「薛曼」特遣支隊了。薛曼少將在雷達上發現日本飛機大編隊,儘管他已經做好攻擊栗田艦隊的準備,還是加以中止,立刻派蘭利號、普林斯頓號、艾賽克斯號、還有列星頓號等四艘航空母艦上的全部艦載戰鬥機起飛到上空。現在,攻擊栗田艦隊的任務要交給波根特遣支隊與戴維森特遣支隊了,徹底保護自己的艦隊才是優先考量。薛曼命令上空的戰鬥機隊擊滅日本攻擊隊,薛曼特遣支隊打算逃進正好在附近的暴風雨中。

過了八點三十分,日本海軍開始進行駁回大西中將的「全機特攻」懇切願望,採用福留中將堅持的, 由第二航空艦隊大編隊發動正面攻擊。戰鬥機、轟炸機共計一百九十架,在預計攻擊地點上空,撞上了美國戰鬥機群的厚重防禦網。他們使出全力想要攻進網中,然而在新銳的格魯曼F6F「地獄貓」戰機面前,已經是年邁老英雄的零戰威力,根本不是對手。也無法否定還在訓練途中就被找來參戰的飛行員技術水準大幅下降。儘管敵人就在眼前,轟炸機隊仍然一架接著一架抱著炸彈喪命。

就在這樣子反覆你來我往的激烈空戰,在北方的薛曼特遣支隊上空開打時,身在中央的波根支隊裡的海爾賽,牢牢抓著艦橋的麥克風,對兵分三路的特遣艦隊全軍下達命令。正確來說,這時是在上午八點三十七分。

「攻擊 !攻擊 !祝君好運。」

然而對在北方的薛曼支隊來說,現在根本不是「攻擊」的時候。前來攻擊的,是敵機。海爾賽也在下達攻擊命令之後,立刻就收到日本飛機對薛曼支隊發動空襲的報告,一時間,他懷疑是否是航空母艦艦載機來襲。總之他必須先擊潰朝貝納迪諾海峽過來的日本戰艦部隊,不能容許他們通過海峽,上將維持攻擊命令。

此時日本偵察機群幾乎掌握了海爾賽艦隊的全貌,在八點五十分到九點四十分之間,報告了美軍艦隊分為第一、第二、第三支隊,航空母艦合計有十一艘。

不光是只有栗田艦隊被發現,從出擊以來一直徹底藏身大海之中,悄悄靠近目的地的西村艦隊,在今天早上終於也被美國偵察機的網眼撈到。儘管西村艦隊是日本海軍想藏到最後才亮出的剪刀的兩片刀刃之一,但是戰爭不是只有一邊在打,被發現也是沒辦法的。清晨六點黎明時出發、最上號巡洋艦水上偵察飛機,首先傳回了堪稱當天第一功勳的雷伊泰灣內敵情報告。而當友軍掌握敵情時,敵軍也會知道友軍的情勢。

「上午六點五十分,雷伊泰灣南部海面有四艘戰艦、兩艘巡洋艦。杜拉格登陸地點外海有運輸船八十艘。蘇里高海峽有驅逐艦四艘,十幾艘小艦艇。雷伊泰島東南沿海有驅逐艦十二艘以及十二架水上飛機。」

實際上是由十六艘護航航空母艦、六艘戰艦、八艘巡洋艦、三十艘以上的驅逐艦組成的登陸支援艦隊在此集結,但區區一架穿了木屐(譯註:日軍對有浮筒的水上飛機暱稱)的水上飛機可以偵察到如此程度,值得稱讚。

收到這份報告的時候,在最上號艦橋上,官兵們雀躍地對話。

「目標這麼多,閉著眼睛打,砲彈都會打中啦!」

「那睜著眼睛打,敵人不就要全軍覆沒了?」

最上號航海官山羽少尉,靜靜地聽著那些對話。從出擊以來就沒有伸開手腳好好睡過的山羽,現在正想起日本老家裡的塌塌米。那是海軍兵學校學生時代,第一次放假的時候。山羽咂嘴吃著媽媽做的萩餅,到了出發時間,他躺成大字形,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塌塌米真好啊」。此時山羽說的塌塌米真好, 跟日本正好同義,也跟自己家真好意義相通,而且是指媽媽真好,展現少年純情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