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燒的海洋》:縱橫太平洋的日本海軍,都要埋沒到歷史的彼端了

《燃燒的海洋》:縱橫太平洋的日本海軍,都要埋沒到歷史的彼端了
堪稱日本機動部隊榮光的航空母艦瑞鶴號,終於耗盡力量。到了她結束擔任誘餌艦隊旗艦,極度悲壯任務的時候了。在陽光刺眼的南海午後,官兵於傾斜四十度的飛行甲板上列隊向軍艦旗敬禮、降旗。|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去制空權,就不可能掌握制海權。壓制天空的一方,也會壓制海洋。雷伊泰灣海戰彷彿為證明此事而開打,然後將要靜靜的閉幕。

文:半藤一利

第八章:送葬
十月二十六日至二十八日

二十六日,天亮.上午

對美國而言,驅逐艦野分號的奮戰與損失是追擊戰的開場。對日本而言,卻是痛苦撤退戰的開始。在野分號收容自沉的筑摩號官兵,沿著呂宋島東岸要前往聖貝納迪諾海峽。用二十節航速往西轉舵要進入海峽時,被以兩艘戰艦為中心的海爾賽的前鋒部隊撞個正著。根據美國方面的紀錄,凌晨零點二十八分,美軍在雷達上發現目標,三艘輕巡洋艦與三艘驅逐艦上前,在零點五十四分開始砲擊,凌晨一點三十五分時,海面上已經看不到野分號的蹤跡。砲擊戰進行了足足將近四十分鐘,在此又有跟恩加尼奧角的初月號或多摩號一樣的狀況發生,一艘小小的驅逐艦堅強奮鬥,默默地全軍覆沒。我實在無法忍受再寫筑摩號的生還者也走上同生共死的故事了。

米勒號與歐文號兩艘驅逐艦到達看似是野分號沉沒的海域時,聽見了海面下兩度傳來沉悶的爆炸聲,歐文號立刻發射照明彈,但只有冰冷的海面在發光,沒有生還者。

照明彈熄滅之後,黑暗覆蓋整個戰鬥海域,現場鴉雀無聲。

小澤艦隊最後還是未能發現要擊滅的敵軍艦隊,再度一百八十度掉頭,把航向轉往北方。這也是因為燃料的關係,他們不得不撤退。大淀號確實收到栗田中將發出的「沒有實施夜戰的可能性」的電報。主力部隊結束作戰,正踏上歸途。現在已經不是問結果好壞的時候,也沒有問戰鬥表現巧拙的必要了。只有「誘餌」的使命有完整達成。小澤殘存艦隊的六艘艦,大淀、日向、伊勢、若月、霜月、槇,心裡帶著這樣的滿足與確信,把艦首轉向了奄美大島方向的基地。

縱橫太平洋的日本海軍,最後的機動部隊的四艘航空母艦,都沉到了海底,剩下的艦影,現在也要往月光下的海洋彼端消失。連曾經擁有航艦機動部隊的自豪,都要埋沒到歷史的彼端了。在海戰史上所有的任務小澤艦隊都完成了。

說起歷史,從前在戰國時代川中島戰鬥的上杉謙信的軍隊,從上午的攻擊戰轉換到下午的撤退戰的時候,其軍隊勢力也分散成好幾支,然而,這些軍隊在艱苦戰鬥中撐到最後的事實幸有被記錄下來。前往雷伊泰灣的栗田、西村、志摩三支艦隊撤退的情形,也與此有點相似,甚至連鞭聲肅肅夜渡聖貝納迪諾海峽都包含在內。

栗田艦隊主力十五艘艦,包含有些單艦、有些兩、三艘的小部隊,總共分成了八隊。志摩艦隊也同樣以此方式分成三隊,主力那智、足柄、不知火、霞前往科隆灣。收容了最上號官兵的曙號,一直往馬尼拉方向前進。受損的阿武隈與護航的潮,為了進行緊急搶修,臨時停泊在民答那峨島北端的達皮旦, 預計天亮出航前往馬尼拉。有關西村艦隊,則只有留下悲傷。主力山城、扶桑、山雲、朝雲、滿潮,沉眠蘇里高海峽,其五千多名官兵多達九成九與艦艇走上相同命運。最上號在離開海峽時,也留下少數生還者沉沒了。唯一艘被留下來的時雨,彷彿既被敵軍也被友軍遺忘一般,踉蹌地單艦前往汶萊基地。

黑暗深深包覆著這些艦艇與人員,結束值更的官兵睡得東倒西歪。每艘軍艦都充滿屍臭、傳出血腥味。艦上到處有死者,受傷者倒著,需要醫療器材、設備、急救,但在戰場上,連這樣悲痛的希望都無法實現。到情勢好轉為止,每一分每一秒死者數量都將增加。事態什麼時候才會好轉?

在達皮旦,幾乎全員不眠不休投入搶修,但阿武隈與潮在無法進行多像樣修理的情況下,趁著黎明前的黑暗,出港前往馬尼拉。航速八節,這是受損的輕巡洋艦能開出的最大極速。要是再一次被從空中攻擊的話......。二十六日的黎明,悄悄地靠過來。黑暗的海洋變成深灰色,再從灰色慢慢轉換成清一色藍色。官兵們從來沒有過一刻像此時這樣不希望太陽出來的。他們還身在敵人掌握空權的海域。事態永遠不可能有好轉的一刻。

馬侃中將的第三十八.一特遣支隊與波根少將的第三十八.二特遣支隊,在今天早上天還沒亮的時候,在聖貝納迪諾海峽東北方海面齊聚。艦載機隊在天亮的時候,從九艘航空母艦上起飛,他們很快就一邊把機首朝向西方,一邊等待在夜裡起飛的偵察機傳來發現敵軍的報告。雷伊泰灣海戰第三天的戰鬥正要開始。

在較早時候退避的栗田艦隊主力,在天亮時已經通過錫布延海,朝塔布拉斯海峽南端快速前進。再幾個小時他們就會脫離敵軍的制空範圍。從清晨開始,各艦雷達就捕捉到敵機機影,官兵各就戰鬥位置, 在七點五十分偵測到最初的飛機。九分鐘後,羽黑號巡洋艦瞭望哨目視確認敵偵察機。他們悲傷地認為, 已經失去了「也許能夠平安回去」的希望。

在朝陽照射下,一百六十架以上艦載機,對廣闊地分散在此海域的栗田艦隊十五艘分散成多個群體持續撤退的軍艦,同時發動了攻擊。要選哪個目標,完全是隨飛行員所欲,自由選擇。

第一波三十八架與第二波二十架,從早上八點半開始接連襲擊主力部隊的十五艘船艦,為時四十分鐘。大和號被兩枚炸彈擊中,但損害輕微。第二水雷戰隊旗艦能代號,卻因為被一枚魚雷擊中而陷入無法操控的狀態。戰隊司令官早川幹男少將,立刻將旗艦遷往濱波號驅逐艦。其他艦艇附近,也因為落下許多的近爆彈,紛紛升起高聳水柱。戴著防毒面具的緊急搶修人員,衝進爆炸產生的煙霧裡。矢矧號的大坪少尉受傷了。他傷勢輕微,參加戰鬥要是連一點傷都不曾有過,就「對不起死去的人」,進而更加激起戰鬥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