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孤獨的獸困在孤獨的牢裡

《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孤獨的獸困在孤獨的牢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個網站顯然是由一群沉浸在血肉之中的嗜殺分子組成,自稱為「傑克會」,標題的「WE ARE JACK」即是指「我們都是傑克」,其中的傑克代表著傳奇殺人魔開膛手傑克。

(編按:本文為小說書摘,內含血腥敘述,請小心閱讀)

文:崑崙

「你真的很餓。該不會一整天都沒吃東西吧?」傳翰湊到座位旁,嘴裡咬著被他奉為經典的起司火腿三明治。

培雅點頭,默默吸了一口奶茶。令她慶幸的是傳翰沒有繼續追問,因為正好有客人上門,傳翰又跑回櫃檯結帳。培雅確認時間,接近5:00了,不過天還沒亮。二姑姑起床都是7:00之後,她還有一點時間可以待在外頭,想要再走走。

傳翰結帳完又回來了。培雅說:「很謝謝你,我要走了。」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要向傳翰道別有點難以啟齒,也許是受了人家很多幫助的關係。

「不要因為快要天亮就放鬆戒心,還是要注意安全。」傳翰提醒。

培雅點頭,回到雨後的街上。微涼的空氣清新好聞,她奢侈地用力深呼吸,直到空氣脹滿肺部才慢慢吐出。倦意還沒有拜訪,培雅踩著水窪,回憶以前在雨天後跟弟弟一起玩的遊戲,試圖抓住已經回不去的時光。眼眶突然有點痠脹,她抹掉不小心滾出的小小淚珠。

為什麼會突然哭了呢?

× × × × ×

超商只剩下傳翰一人,因此他毫無顧忌地喃喃自語,不必擔心會被人發現。

「獅子。你覺得呢?」

「是啊,很漂亮的女生。」

「你確定?我覺得這樣不太好。不行,真的不行。」

「不行,不能這樣。你到底在想什麼?」

「不跟你鬼扯了,我要去補貨了......」

孤獨的獸困在孤獨的牢裡

當大部分的人開始出門上班上學,就是傳翰下班的時候,畢竟大夜班是份日夜顛倒的工作。他清點好收銀機的鈔票跟零錢,留下預備找零金的數目,餘下的全部投入辦公室的保險庫,然後確認貨架上的商品是否有缺少,補齊後才打卡下班。越接近通勤時段,入店的客人越多,結帳、微波、一杯又一杯的咖啡、排隊的人潮.……這是早晨慣見的情景。傳翰把換下的制服塞進置物櫃,跟埋頭結帳的同事打過招呼後就離開了。

清晨時見到的破曉陽光簡直是薄弱而容易拆穿的謊言,現在連個蹤影都沒見著,取而代之的烏雲覆蓋大樓與大樓之間的天空,雲層還在逐漸變厚,並颳起了風。傳翰跨上機車,戴好安全帽。倦意不如預期得明顯,身體已經適應這樣的生活型態。他催動油門駛離超商,出了巷口融進上班時段的壅塞車流。

在等待紅燈轉綠時,傳翰打量身邊眼神沉重的機車騎士,一份袋裝早餐掛在那個騎士的機車手把上,看起來是漢堡蛋跟奶茶。好久沒吃到手做的熱騰騰食物了,傳翰心想。為了省錢還有方便,他多是拿超商的報廢食物充飢,無論怎麼咀嚼都只有滿滿的人工味道,份量又少得可憐,唯一的優點是免費,不必為了購買這投資報酬率超低的食物而心疼。在連續吃了好一段時間的微波食物之後,傳翰覺得味蕾好像變得不太對勁。

不單是味覺,因為工作型態跟就讀夜間部的關係,傳翰的人際鏈變得相當侷限。

白天是他的睡眠時段,傍晚後要去學校上課,下課再趕著上班,跟同學的相處變成少有的人際互動,可是傳翰越來越覺得跟同學之間的交談力不從心,缺少共通的話題,到後來同學都會露出覺得枯燥的不耐表情。

雖然在超商工作可以遭遇形形色色的人,但傳翰只希望跟顧客們保持最低互動的單純關係,如果可以連話術都不喊直接結帳就更棒了。

大夜班時常可以遇見酒醉的客人,來買酒買煙的小混混也屢見不鮮,當然也有不睡覺到處遊蕩的神經病。這些人應付起來相當麻煩,也讓傳翰對人所抱持的興趣幾乎降至冰點。他覺得自己就像深陷在孤獨牢裡的困獸。

「獅子,還好有你。」駛上高架橋時,傳翰慶幸地說,聲音被呼嘯的風吞沒。可是他知道獅子一定聽得見。

傳翰的租屋處是間位在四樓的小套房,附有簡單的衛浴,而且有窗,這樣的租屋處在台北而言算是很不錯,重點是租金不貴。沖完澡的他赤裸著身體,頂著濕淋淋的頭髮走出浴室。在超商時因為制服的配額有限,所以傳翰得穿不合身的大尺寸,看起來偏瘦。實際上他擁有發達結實的肌肉,是久經鍛鍊所養成的。

他坐到電腦前,按下開機鍵後盯著電腦桌面,沙漏糾纏著滑鼠游標不放,過些時間才終於開機完畢。他點開瀏覽器,顯示的並非常見的Chrome或是Firefox一類,介面也有所不同。他鍵入字串,造訪目標網站。入眼的是全黑的背景,緊接著浮現一串血紅色的大字——WE ARE JACK.

接著傳翰再鍵入一連串的密碼,終於真正進入網站。首頁中央是一段影片的連結,附有縮圖,右下角註明13分鐘前上傳。傳翰停下動作,像在思考,幾秒鐘後再次點下滑鼠,開啟影片。

影片只有短短的兩分鐘左右。開頭是一個眼睛被黑布蒙住、雙手反綁在身後的男人。男人雖然不敢動,但可以清楚看出他在發抖。片段跳轉之後,佔據整個畫面的是男人如鼓氣球的大肚子,捲曲的胸毛一路延伸直至下腹,畫面在這裡停頓幾秒後再次跳轉,如同刻意展示般拍攝一把藍波刀,更仔細將刀刃的部份放大,像在炫耀那鋒利的程度。

緊接著是藍波刀刺進男人的肚子,筆直往下割開,畫出一條鮮豔的紅線,濃郁的鮮血很不真實地汩汩泉湧,開膛竟如切水果般輕鬆。畫面又跳,最後幾秒的畫面是被割下的男人頭顱擺在桌上,斷頸下是整齊纏繞成圈的大段腸子,原來還講究擺盤。

桌面另外還用鮮血塗著斗大的「JACK」。

傳翰無動於衷地關掉影片,點開左上方的主選單進入影片列表,後續的畫面被數張九宮格排列的影片縮圖佔據住。傳翰隨意點選,影片內容無一例外全是虐殺,開膛更是共通的主題,彷彿儀式。

傳翰現在瀏覽的網站位在暗網,得用特定的方式才能進入。暗網潛藏著見不得光的勾當,是所有人類的慾求所集合成的濃縮面貌,無論是暗殺或軍火交易、人口販賣、邪教集會、付費觀賞的虐殺秀……在現實社會無法被容許的罪行都能被接納,怪物可以在此恣意橫行,尋找同樣披著人皮的同類,或滿足無法見人的獸慾。

這個網站顯然是由一群沉浸在血肉之中的嗜殺分子組成,自稱為「傑克會」,標題的「WE ARE JACK」即是指「我們都是傑克」,其中的傑克代表著傳奇殺人魔開膛手傑克。

「殺了我再殺了你們。」看著一個滿臉瘀青、淌著鼻血的少年被肢解的片段,傳翰的臉孔突然扭曲,猙獰地低聲自語,隨後又若無其事繼續瀏覽其他影片。偶爾他會看看影片底下的留言,其中以英文為主,也摻雜其他語言。傑克會的成員遍布全球,使用英文只因為方便溝通。

「獅子。」傳翰停止瀏覽,呼喚著。

「我剛剛又說溜嘴了?」傳翰低頭盯著鍵盤,在檯燈的照射下可以看見沾附的指紋。他反省剛才的脫口而出。「還好沒有被聽見。」

傳翰頓了頓,自言自語地問:「你怎麼又提起那個女的?」

「你確定?」傳翰煩躁地按著太陽穴,用大拇指在上頭畫圈。

「不,我沒有忘記。今天不用上班,是個好機會。」

「好吧,聽你的。」傳翰關掉網頁,接著關閉電腦。他坐到床邊,頭髮仍未乾,濕而凌亂的頭髮遮不住雙眼暴露的凶光。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鏡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崑崙

一旦墮入惡之輪迴,
沒有盡頭,只有不斷沉淪。

  • 「清潔指南」系列第二彈強襲登場
  • 鏡文學平台「作品點擊率最高、追蹤人數最多」人氣矚目作家
  • PTT Marvel 板現象級異色神作 眾鄉民熬夜追文熱議推爆

純白制服下的累累傷痕,是少女的日常記事。
出於純惡的暴力羞辱,隨旁人的沉默縱容而益發酷虐——
人究竟要忍受多少惡行,才會憤而反擊?

國三女學生培雅因父親意外遇害,不得已只得轉學、寄居親戚家,但新學校裡的惡意霸凌、親戚的精神折磨,令她的生活更形失序。就在身心皆達臨界之際,一句突如而至的關心拉近了培雅與超商暖男店員傳翰,夜半的超商漸成她能稍獲喘息的唯一去處。

傳翰背負著悔不當初的沉痛回憶,一心渴求贖罪,而出手幫助培雅,卻因擺脫不了昔日陰影的糾纏,連帶將她捲入更凶惡的險境。為了保全培雅,傳翰毅然捨身,最終不知去向。

面對失控襲來的惡行,培雅別無選擇,只得展開反擊──復仇的快意,讓她臆想能就此從霸凌地獄超脫,卻反遭罪惡感生吞活噬,恍惚徘徊在崩解邊緣,只剩那揮之不去的聲音陪伴著她……「我們一起下地獄吧!」

小心!復仇的人啊,
別被恨意這把雙面刃先血淋淋劃開了自己。

未曝光「番外篇」實體書出版首度公開
隨書附贈別冊──培雅手寫「不能被發現的血色日記」

不能讓老師發現的霸凌日記
Photo Credit:鏡文學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