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達文西與〈抱銀貂的女子〉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達文西與〈抱銀貂的女子〉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達文西也喜歡自己的畫嗎?他倒不確定。肖像畫不應只是張臉的圖畫而已,臉孔也只是一副面具。......他腦海裡突然閃現一個可怕的意象。最近他解剖了一名因難產而過世的年輕婦女,她漂亮極了,但在她光滑的肌膚下,他看見同樣的肌肉和骨頭,也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不論老少和美醜。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麥可.博德
繪者:凱特.伊文斯

肌膚之下 Under the Skin
李奧納多.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
1-127-108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

李奧納多.達文西是一位藝術家、建築師、音樂家、工程師、發明家(僅列舉他眾多才能中的幾項)。他在佛羅倫斯成名,但現在住在米蘭,受僱於盧多維科.斯福爾扎(Ludovico Sforza)的宮廷。佛羅倫斯大教堂的圓頂竣工迄今已逾50年了,距離義大利探險家克里斯托福.哥倫布成功橫越大西洋的日子也已經不遠。想像日落後方的土地是什麼樣子的確令人興奮,但對達文西來說,最值得玩味的奧祕其實沒有離家太遠。他思索著,直接從太陽射來的光線跟從鏡子裡反射的光線有沒有不同?鳥兒如何能夠在空中飛翔?

問題。答案。新想法。達文西一直在筆記本上做筆記。空氣像河流一樣流動,承載著雲朵,就像河流浮載著一切漂浮在水面上的東西。風也對鳥施加這種力量,像一塊三角木塊把重物給頂起來⋯⋯

「李奧納多,李奧納多,你能不能抱住托托。他真不聽話。」

他幾乎忘記這件事。年輕的切琪莉亞.加萊拉尼(Cecilia Gallerani)回來了,所以他要繼續幫她畫肖像。她把她的寵物也一起帶來,一隻銀貂,盧多維科公爵送給她的禮物。「何不一起把銀貂也畫進肖像裡,李奧納多?」公爵建議道。這隻小動物就是動個不停,切琪莉亞努力忍住不笑。

達文西差不多已完成切琪莉亞的臉。其餘部分一直到腰身,都留有炭粉的細小描點。上星期他為她素描,她坐在同一張椅子上,同樣聽著公爵僕人彈奏里拉豎琴。事後,他拿出一根針,沿著輪廓刺出數百個小洞。他將畫紙鋪在木板上,透過針孔刷去炭粉。

切琪莉亞是如此甜美,如此聰慧,沒錯,如此美麗。達文西看得出來為什麼盧多維科公爵要用奇珍異寶來寵愛她。許多年輕女性會被這種關愛寵壞,但他認為切琪莉亞並沒被沖昏頭。她帶自己寫的詩來給達文西看;她可以像學者一樣說一口拉丁文,而他教她彈里拉豎琴也毫不吃力,這種奇特的樂器是用馬頭骨製成的,達文西特地把它帶來米蘭。

達文西放下畫筆,留意不讓油彩沾到他的絲綢上衣。他是義大利最早使用油畫顏料的藝術家之一,與凡艾克幾十年前使用的材料一樣。如果衣服沾上油畫顏料,它可就永遠留在那兒了。他用雙手抓住像蛇一樣扭動的銀貂。

「乖!」達文西兇牠。小動物停止蠕動,瘋瘋的雙眼直盯著他。「乖一點,不然我在解剖台上幫你留一個合適的位置。」

「先生,麻煩的銀貂就交給我來處理吧。」公爵僕人放下手中的豎琴,抓起白鼬放回籠子裡。

「我可以站起來一下嗎?」切琪莉亞伸了一個懶腰。「我覺得已經有針刺在我的屁股上了。」

達文西皺起眉頭。「針刺?這種感覺是怎麼造成的?難道是肌肉壓迫到你的神經?」「哦,拜託。」切琪莉亞很喜歡這個來自佛羅倫斯的藝術怪人,但是他好嚴肅喔,還有他滑稽的長鬍子、粉紅色短袍。「我可以偷看一下嗎?」她問。他讓出位子,讓她看他畫的畫。「你是這樣看我的呀?」

「這不光是我怎麼看你,切琪莉亞,」他笑了:「你就是這樣啊。」

「真的嗎?」她看起來很開心。達文西也喜歡自己的畫嗎?他倒不確定。肖像畫不應只是張臉的圖畫而已,臉孔也只是一副面具。一幅肖像畫應該要能解釋為什麼一個人的面貌生得如此。他腦海裡突然閃現一個可怕的意象。最近他解剖了一名因難產而過世的年輕婦女,她漂亮極了,但在她光滑的肌膚下,他看見同樣的肌肉和骨頭,也是每個人都有的東西,不論老少和美醜。

有些人看不慣達文西的行徑。不論人,馬,各種生物,他都要解剖開來觀察體內情形,實在令人毛骨悚然。「我需在意他們的眼光嗎?」他對自己說。「藝術家如果要畫出真實,就必須看到表相之下的東西。」儘管如此,就算達文西完全了解切琪莉亞微笑時臉部肌肉怎麼拉扯運動,她的笑容就不那麼美妙了嗎?

他盯著肖像畫看。然後,他用小指尖在顴骨周圍的皮膚刷上一點紅色。完美極了。

「托托。」切琪莉亞突然著急起來。「牠去哪裡了?牠去哪裡了?」

達文西低頭一看,籠子有一根木條被咬斷了,銀貂也一去無蹤。

相關書摘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哥雅與〈馬德里捍衛者的槍決〉

書籍介紹

《藝術史的一千零一夜(精美插畫版)》,原點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麥可.博德
繪者:凱特.伊文斯
譯者:蘇威任

這本藝術史,起始於四萬年前位於德國的一處洞穴內,結束於2014年北京的人行道上。跳脫藝術史角度,回到時代現場,一件作品反映一個時代,從史前走向文明、展開雄心壯志、引發革命,到用不同方式看待世界,用藝術故事娓娓道出人類四萬年歷史的一千零一夜。

書中沒有大量的風格分析,但有豐富的藝術家故事。為BBC製作藝術節目,英國知名藝術史學者麥可.博德,比誰都知道故事的力量。這一篇篇既像是訴說著歷史長河,又描繪著藝術家創作心思,宛如一千零一夜,一個故事牽動著下一個故事……

getImage
Photo Credit:原點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