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過動》:那個為了愛自己,犧牲兩個骨肉的金質勳章模範母親

《必須過動》:那個為了愛自己,犧牲兩個骨肉的金質勳章模範母親
圖片來源:《必須過動》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突然意識到,台灣所謂社會上的成功的母親或女性,不就是像片中這樣,住在豪宅裡,踩著高跟鞋,梳著完美髮型,連做家事都很優雅,不會滿頭大汗蓬頭垢面。反而可以畫全妝、戴假睫毛、甚至穿高跟鞋轉圈圈。

其實我多希望這只是一個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女人的故事,而不是為了自己拿孩子獻祭的故事。

  • 以下含有劇透

雖然《必須過動》這部片的設定是在未來世界,透過大量的白色營造出科技感。在所謂的「上流社會」,學校、住宅被完美的白色圍繞,暗示出一種大量規格化、大家都是胚胎長大造成一致性,營造出疏離冰冷理性的現代社會。開場沒多久的表揚大會,更是渲染了這種詭異的氣氛。

但我突然意識到,台灣所謂社會上的成功的母親或女性,不就是像片中這樣,住在豪宅裡,踩著高跟鞋,梳著完美髮型,連做家事都很優雅,不會滿頭大汗蓬頭垢面。反而可以畫全妝、戴假睫毛、甚至穿高跟鞋轉圈圈(請自行腦補孫XX或昆X,我當過短時間家庭主婦實在無法做到)。孩子的表現決定母親的價值,書要讀得好、送最好的學校;孩子小時是時尚配件,長大後的成就和才藝就像是胸口的勳章,孩子快不快樂和自己關係好不好一點都不重要。

在這樣對比下,反抗勢力所營造的烏托邦反而有人味。每個孩子可以順著自己的天性發展,而不是被強迫做生產線般的事。雖然物質上看起來不富裕,還很多是資源回收利用,但是環境色彩繽紛更襯出孩子們快樂而有活力。

我很同情若娃這孩子,她就好像是台灣社會那些不大會念書,但是也還來不及探索自己的天賦的孩子。這些孩子不顯眼,但也不是少數,在這個學歷價值遠低於價格的年代(高學歷不代表高收入,投入大量時間金錢後,非主流科系有時薪水根本是羞辱人)。台灣的教育體系沒有給孩子探索的機會,甚至部份著重升學的國高中把藝能科自動省略。若娃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沒有地方給她認同感、對未來茫然,甚至最後直接放棄了求生。

片中的母親──楊鵑,其實就是個高端的殺人魔。她心思縝密、理性、冷血,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懂得包裝自己、為得到目的不擇手段。雖說片中設定母親就是社會生兒育女的主要角色,父親似乎不存在,但華人社會似乎對父親的缺席包容度極高,尤其戰後嬰兒潮前一堆父親只參與經濟產出,連孩子尿布都沒換過,有時現實世界比虛擬的世界更殘忍。

胚胎的使用手冊在我看來,似乎在暗示社會的運行方式。孩子主要還是透過家庭認識社會,楊鵑卻是運用她對手冊的了解來操控孩子的生死,來保住自己的美名。當然孩子基本上是相信父母的,要不是碰到反抗勢力,哥哥的死對若娃沒留下一點警惕或幫助。

片尾的愛自己宣言最讓人不寒而慄。對啊!楊鵑就是愛自己的極端,可以為了愛自己,犧牲兩個自己的骨肉,還有可能賠上肚子裡的第三個。當然她心裡還是有對孩子的愛,但是相比起來,孩子在意母親多了太多太多。孩子只要表現不好,反而被怪罪成拖累自己人生的罪人,或是人生的污點。但楊鵑的確為了自己和孩子努力過,也可以說這樣的社會價值,註定這種母親會使出極端手段。

以台灣社會的主流價值,孩子不會念書好像就罪該萬死,片中極端的「精進」雖然不存在台灣社會,但是成績在後段的孩子常常會因為家庭資源不足,或老師自動歸類被放棄,我也聽過老師主動排擠的例子。孩子自信心被打擊也不利他們的天賦探索。台灣在少子化和勞工外流的環境下,強化技職體系,接納有其他天賦的孩子可以讓人才充分利用。

後來網路爬文得知本片獲選為2018年金馬奇幻影展特別放映單元,葉全真不是我熟悉的演員,但能把這樣糾結的角色詮釋得絲絲入扣,非常值得一看。也推薦父母觀賞。我透過《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系列影集,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得到很多的啟發和修正。當父母的確不容易,尤其兩個以上孩子的父母,面臨不同個性和天賦的孩子,我們更需要花心思自我成長。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