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慶岳:除非萬不得已,我幾乎不再出席婚宴了

阮慶岳:除非萬不得已,我幾乎不再出席婚宴了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也許婚宴的真正意義,就是為決心要一起馳行人生漫長列車的一對戀人,在啟程時所群聚添加的各種煤火能量,並滿懷祝福地望著他們的婚姻啟動前行,駛向無際寬廣的人生懷抱。

文:阮慶岳

婚宴

除非萬不得已,我幾乎不再出席婚宴了。

原因有一些,首先是現在的婚宴安排,雖然在商業的包裝下,愈趨噱頭化的華麗多變,但多參加過幾次後,反而覺得有些泛綜藝化,因而食之無味的疲乏感。加上兩個新人被戲劇化的配合演出下,確實有在看連續劇般的精彩連綿情節,但也會生出隔岸觀火的不相干距離感,難以生出連結的溫暖與感動。

另外一個原因,只要到了某個年齡後的單身身分,在這種長輩、同輩交夾的場合,難免要變成眾人善意的話題對象,一頓宴席吃下來,滿肚子裝的應該只有怒火。即使我現在早已不再會被這樣的問題纏身關懷,或說可以直接回嗆對方,但只要看到有人以教訓兼指導的姿態,對那些可憐的未婚者循循善誘,我依舊會全身發麻難安。

與熟識者同桌可能因此會被叨念,和陌生者一桌也不好受,尤其現代人交遊層次太廣,在滿場的賓客中,自己認識的可能根本沒幾個。這樣對著一桌不識者吃飯喝酒,有種本想好好去餐廳享受,卻被強迫與人併桌同食的奇怪感覺,美食飯菜滋味立刻腰斬褪色一半。

同輩朋友終於難得有人再辦婚宴,卻不料他們的子女已經接棒上來,自己也順勢升級到往往更不熟識的長輩桌,吃飯喝酒都越發侷促僵硬;更恐怖的是自從當了老師,學生結婚的發生次數頻率,就幾乎不可預測與難以數計,並且發覺如果出席了這場,卻因故缺席了另一場,會弄得自己與學生兩邊都尷尬不舒服。

一頓宴席吃得如此心驚膽跳,就索性橫下心來,全部拒絕不參加了。

其實我對婚宴也是有著一些美好的記憶。小時候在不大不小的小鎮,出席婚宴是很重要的大事,父母親都會認真盛裝參與,有時會決定帶一個小孩同去。而在一家的六個小孩中,到底要讓誰跟隨去參加,往往弄得四下嘶喊哭嚎。最終得以隨行去吃宴席的,自然是那個集光彩與榮耀一身的幸運者,通常也真的會享受到一頓顯得無比豐盛的美食大餐。

在美國生活幾年,自然也參與了一些婚禮宴會,感覺卻很不一樣。首先沒有華人婚禮一入場就收受紅包的現實陣仗,讓人幾乎納悶婚姻與金錢是否真有密不可分的連結。一般會送一些實用的禮物,有些新人可能先選好喜歡的店家,讓你依照自己的預算,去店裡挑他們已經列好的需要用品,禮物由店家直接送到新人家裡,十分合宜也自在。

他們普通婚宴並不會請太多人,因此被邀者都覺得榮幸(而非責任或義務),賓客與新人有機會直接互動,相對就會比較溫馨動人。有一次,我受邀參加一對同為景觀設計師的婚禮,他們選擇在一個國家公園的森林裡,辦一場儉樸寧靜的婚禮。婚禮地點偏遠生疏自是不在話下,開車過去後甚至還要走爬一段路。新人的裝扮與場地都很無為而治,很是自然的素樸無華,連桌椅裝飾物什麼都沒有,就一群人環立地繞著新人,以藍天與綠地作為誓盟的共同證人。

現在想來,這樣的婚禮固然美矣,但若那時有路過者偶然間看到,會不會誤以為是撞見什麼邪教的祕密儀式呢!

我現在雖然對參加婚宴有些避之唯恐不及,但是心裡其實還是相信儀式與祝福的必要。因為,我完全認為有著共同意志下的真誠祝福,確實是可以產生出一種良善的力量,讓在這儀式裡受祝福者蒙受蔭庇。只是這樣源自於一種親密與集體的意志行為,在現在越發游離、相互無干的社會結構下,反而開始顯現出某種與真實意義的脫離狀態。

也就是說,原本支撐著婚宴儀式裡最重要的愛與祝福,可能不覺掩蓋在公式般的走馬燈表演安排裡,而婚宴場彼此的濃重陌生感,也使得參加者都只能有如過客般的匆匆無感,真正由集體意識所灌注的愛與祝福,自然會被忽略甚至於忘卻,完全不足意外。

是的,除非是萬不得已,我現在幾乎不再出席婚宴了。這樣的感覺很特別,好像終於可以放鬆下一口氣,但也同時覺得似乎在生命裡,忽然間缺漏了什麼,或是放棄什麼原本美好的事物,那種略略帶著遺憾的失落心情。

我覺得自己對所謂的美好婚宴,依舊有著憧憬似的想像,並沒有徹底絕望。那就是在一群溫暖也彼此熟識親友的簇擁下,在一個親切溫馨也真實的環境裡,很輕鬆自在地大家放懷同樂,是一個讓人不想離去的饗宴,更必然是一個有能力承載著祝福與愛的永恆時空記憶。

也許婚宴的真正意義,就是為決心要一起馳行人生漫長列車的一對戀人,在啟程時所群聚添加的各種煤火能量,並滿懷祝福地望著他們的婚姻啟動前行,駛向無際寬廣的人生懷抱。

這是一種莊重的祝福,也是集體的幸福助力。沒錯,我依舊相信婚宴具有的意義與力量,只是已經不大能感受得到這樣的美好。所以我目前只能對大部分的婚宴邀請都會委婉地拒絕,彷彿覺得就算錯過了,其實也不遺憾的呢!

相關書摘 ▶阮慶岳:孤島印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城愁》,聯合文學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阮慶岳

  • 阮慶岳最新隨筆集,以其獨具個人風格、幽微自語的聲音,訴說城市記憶、社會風景、私遊記,以及生命裡珍貴的細節

我們夜裡各自作夢,
其實
進入同一個大夢。

We all dream the same dreams.

「城愁」——這是相對於「鄉愁」,對當代人思維狀態的描述,也是對逐漸被忽視的個人記憶,有些相關的思索。——阮慶岳

  • 記憶、貓和建築家

輯一「我的城市我的歌」以精利之目光,點評文化,月旦人物。唯歲月已闇中偷換,換得了小時代的大荒涼。荒涼之後,且有馥鬱遺香。

在輯二「遊花園」中,作者遊跡之所向,心之縈繫,乃素有「台灣後花園」之稱的後山,其間敷陳其事更見迂緩。悠悠窅窅,如薄雲輕罩。

並有特輯「男人與貓」:寂寞中年男子與威妹幸福相伴到告別的因緣故事。

之後輯三「記憶微微」:沉湎憶往,娓娓繹出了家族細瑣、服役佚事與故土潮州的風土,讀來悄愴動人,如釅釅砌上的一杯暖茶。

getImage
Photo Credit: 聯合文學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