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客觀(二)所有事實都是建構出來 語言決定了世界的樣貌?

否定客觀(二)所有事實都是建構出來 語言決定了世界的樣貌?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甚麼會有人相信連事實也是人類所建構出來?這些論證站得住腳嗎?

事實建構主義︰所有事實都是建構出來

上一篇文裡,我簡介了三種極端社會建構主義,其中最大影響力是事實建構主義。這多少令人有點意外,畢竟它應該是三種建構論裡最違背常理。它主張,所有事實都是人類社會建構出來,不只是社會上的政治制度、文化、經濟產物,還包括恐龍、山草樹林、地球、所有物質(包括電子),甚至整個世界。

這聽起來實在匪夷所思。世界並非始於人類。在人類出現之前,許多事物已經存在。我們在什麼意義下能說建構這些事物呢?有趣的是,信奉這種觀念的後現代主義者為數不少,而且不乏學者和哲學家。難道他們活在象牙塔太久、胡思亂想一堆東西出來?對於這種質疑,這些後現代主義者會抱怨,常人不接受他們的主張,只因為仍然堅持傳統但錯誤的形而上學觀念。只要仔細考究下去,就會發現事實建構主義不無道理。

事實必須依賴於語言概念而存在

哲學家傅柯應該是史上第一個正式使用「社會建構主義(social constructivism)」這專門術語的人。他在《性經驗史》指出有關性的知識都是社會建構,會隨著時代和社會不同而改變。同性戀便是一例。在19世紀前,人們並沒有「同性戀」這種語言概念;在這個概念出現後,同性戀才作為一種性傾向被研究、理解和認識。傳柯因而認為, 19 世紀前並沒有同性戀,最多只能說有偏愛與同性發生性關係的人。

如果我們接受上述推論,事實建構主義者便會繼續追問︰為何這種推論不能普遍化,應用在所有事物身上?畢竟我們同樣需要依賴語言概念描述其他事物,更進一步地說,我們根本無法脫離語言概念理解或描述事實。因此,如果事實必須依賴語言描述才能存在,那麼所有事實都無法獨立我們。當代支持事實建構主義的哲學家羅蒂(Richard Rorty),便在《真理與進步》提到︰「像古德曼(Nelson Goodman)、普特南(Hilary Putnam)和我這樣的人 […] 認為世界沒有獨立於描述的存在方式。也就是說,如果不被描述,世界不會以任何形式存在。」

沒有「長頸鹿」這概念,就沒有「長頸鹿存在」的事實嗎?

但這是什麼意思呢?難道在「長頸鹿」的概念出現之前,長頸鹿就不存在嗎?事實建構主義者建議我們考慮以下的思想實驗︰

在我們的概念裡,長頸鹿是指那些高大如樹,擁有血管、器官的哺乳類動物。長頸鹿和其他生物是不同類別的東西,例如你不會說窗台上的菊花是長頸鹿。但想像一下,有個民族從來沒有「長頸鹿」概念。他們會把我們認為是長頸鹿的動物和其他差不多顏色且有幼長部分的生命體(譬如菊花)都歸類為「鹿菊」,而把不是棕黃色且有粗壯部分的生命體都歸類為「粗棕」。因此,在他們的概念框架裡面,從來沒有所謂長頸鹿(這種自成一類的動物)存在的事實。

這即是說,我們必須先通過語言概念劃分世間的事物,才能說某樣事物是否存在。問題是,我們劃分事物的方式可能有很多種,羅蒂便指出︰

長頸鹿和它周圍空氣(或事物)的邊界,對於我們這些想通過狩獵的肉食的人類來說,確實很清楚。但對於會用語言的螞蟻、阿米巴變形蟲或從太空來到地球的天外來客,這邊界就沒有那麼清楚了。它們的語言裡大概沒有,也不需要「長頸鹿」這個詞彙。

羅蒂的意思是︰長頸鹿存在的必要條件,是我們要有「長頸鹿」這個語言概念去劃分它和其他事物的差別。而我們之所以用「長頸鹿」這個語言概念把它和其他事物區分開來,是因為它符合我們的需要和利益(例如為了狩獵)。但是,換著另一個社會,他們可能因其特殊的利益和需求而不這樣劃分事物,因此對他們來說,那個我們所說的長頸鹿所佔據的空間,並不有「長頸鹿存在」這樣的事實。

如果你看不太懂上述的說法,表示一頭霧水,也許普特南以下的論證更加直接明暸。普特南叫我們設想一個小小(只有3個物體)的世界,如下圖所示︰

small_world

在這個小小世界裡有多少個物體?根據日常的「物體」概念,這個世界正好有3個物體︰A1、A2、A3。但是,普特南指出如果我們和某些波蘭邏輯學家一樣,相信每兩個個體的總和都是一個物體,那麼對我們而言,所謂「3個物體」的世界裡其實包括 7 個物體,即A1、A2、A3、A1+A2、A2+A3、A1+A3、A1+A2+A3。普特南認為從這個簡單的事例中,我們便認識到,世界上有多少個物體不是一個客觀事實的問題,它取決於我們的概念框架是怎樣劃分不同物體。

例子一︰美洲原住民霍皮族似乎並沒有時間流動概念

也許你對於以上的思想實驗不以為然,認為它們不過是哲學家的幻想產物。然而,在人類學和語言學界,已經有大量例子顯示我們習以為常的日常概念,在其他社會裡面卻完全不是這回事。以中文為例,手臂、手掌和手指是三種不同的事物,但在一些社會裡,他們會把它們視為一整體,並不區分三者,只用單個詞彙概念描述。

更甚的是,如果連理解世界最根本的概念,譬如時間和空間都是因社會不同而不同呢?這難道不會大幅度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理解嗎?在美洲亞利桑那州居住的少數部落霍皮族(Hopi),據人類學家沃爾夫(Benjamin Lee Whorf)的報告,他們並沒有時間流動的概念。他說霍皮族的時間「維度值是零,即時間不能用比一大的數字來形容」,假如某個霍皮族人於9月1日來到香港並逗留了五天,他們絕不會說「我在香港過了五天」,而最多只會說「我在香港9月5日離開」。這就是說,霍皮族的語言裡沒有「過去 → 現在 → 未來」這樣的時間流動概念。

1958年一本名為《Some Things Worth Knowing: A Generalist’s Guide to Useful Knowledge 》的書,更由此道︰英語讓一般人無法理解時間作為第四維度的科學概念。但是,一位霍皮族印第安人,如果用不把時間看成流體的霍皮語思考,比較不會像我們那樣難以理解時間屬第四維度。沃爾夫便因而認為,每種語言「不僅是讓想法可以說出來的複雜工具,本身更是讓想法成形的工具,每個個體腦內活動的指引,以及分析印象的導引……。我們依照我們母語訂定下來的線條,來切割外在的自然世界」。


猜你喜歡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Ep1:氣候變遷引發飢餓浩劫,我們如何即刻救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以及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

於5月3日首播的《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由李漢威、蔡尚樺聯手主持,與資深媒體人范琪斐對談,除了帶領觀眾一窺全球正面臨的嚴重氣候變遷、迫切的糧食危機,也帶觀眾認識世界展望會在全球各地展開的救援任務,並邀請各界一同付出行動,與世界展望會一起集結眾人之力、力挽狂瀾,守護飢寒交迫的社區家庭與兒童,同時醫治急需挽回的自然環境。

人類生活正備受考驗,而此刻的我們仍有機會扭轉命運。

全球氣候變遷,引發嚴峻糧食危機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報告,目前全球約有40%人口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且約有33~36億人正生活在極易受到氣候變遷衝擊的環境中。當全球氣候變遷日益嚴重,人類與其依存的生態系統所要承擔的風險也就愈來愈高。

而全球極速暖化、氣候變遷帶來的極端氣象,也引發物種滅絕、蟲媒傳染病、生態系統崩潰、致命熱浪、缺水和農作物減產等後果。事實上,在NASA最新的研究也表示,最快在2030年,氣候變遷就會影響全球玉米和小麥的生產;而這項結論,也呼應了聯合國IPCC發布的《氣候變遷與土地報告》。如果不採取有效的因應措施,到了2050 年,氣候變遷將導致全球糧食產能下降5~30%。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研究指出,一旦全球升溫達攝氏2度,將有18%的陸地物種要面臨滅絕風險;而升溫攝氏4度時,恐怕有50%的物種將受到威脅,且如此衝擊在未來數百年內,幾乎不可能逆轉。

當家庭受困於飢餓,最大的受害者竟是兒童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目前,全球約77億人口當中,即有8.11億人營養不良,以及有1.61億人的糧食不安全。尤其,新冠肺炎爆發至今,遭逢飢荒危機的人數增加了6成,包括43國家有飢荒考驗,以及4,500萬兒童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其中,更有45%的5歲以下兒童因此死亡。

氣候變遷導致乾旱造成農作物歉收,或是洪水沖毀農作物及房屋,導致資源更少,導致部落間及國家間為了爭奪資源而爆發衝突。更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

由於在家庭生計捉襟見肘時,某些脆弱地區的家長,往往將童婚視為撫養子女的唯一辦法;此外,還可能迫使兒童從事危險的勞動工作以協助生計,卻讓他們處於剝削和虐待的嚴重危機。家庭暴力、人口販賣、童婚以及童工問題等,種種暴力不但嚴重影響脆弱兒童的身心狀況,也剝奪了兒童的基本權利與未來前途。

此外,來賓范琪斐也強調,氣候難民、飢餓危機已是現在進行式,且正在擴大蔓延中。當災難發生,首當其衝的是弱勢國家、弱勢人民,以及老弱婦孺等弱勢族群。這些處於社會底層的弱勢兒童,背負著悲慘命運,令人不忍卒睹。然而,除了感到悲痛沈重以外,我們也要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做出改變行動的人。

h6_banner_640_360

世界展望會人道救援三大策略-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一個地區的糧倉受到影響,生活在地球村的每一個人都必須共同承擔。」氣候變遷造成的毀滅性後果,迫使流離失所的人數創歷史新高,全球正在與本世紀最嚴重的飢餓危機抗戰,而你我都肩負起一定的責任。

例如:人道救援第一線的世界展望會,總是在第一時間搶救因遭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區域和家庭,並針對緊急程度分別訂定短、中、長期的執行策略,恢復家庭與社區生活的韌性,提升居民災變的應變力與經濟彈性,以及促進兒童的長期福祉與發展。具體來說,世界展望會三大行動策略,包括:

  1. 緊急回應:世界展望會首先提供挽救生命的急迫性服務。例如:供給糧食、臨時居住所、乾净飲用水、簡單醫療設備,以及心理支持。
  2. 調適:世界展望會與當地社區一同尋求能有效減少氣候變遷危害的策略和措施,以事先預防的措施,減少損害、提升韌力,並開發有益當地生計的機會。
  3. 減緩:主要是針對溫室氣體減量,規劃長期措施。例如:透過減少排入大氣中的溫室氣體,或將溫室氣體以吸收儲存的方式,降低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含量,以推遲、甚至避免氣候變遷發生,降低全球氣候變遷所帶來的衝擊。例如:在世界展望會的宣導下,當地居民改為使用低耗能爐具,取代傳統用大量燒木頭;或是運用生質沼氣煮飯系統,善用農業廢棄物、動物糞便產生沼氣,進而轉化成燃料,減少多於碳排。另外,世界展望會也會幫助地區建設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過去十年,世界展望會推行的「自然再生法」(FMNR,farmer-managed natural regeneration)幫助了超過百萬公頃亞非地區再生土地,有600萬人因為FMNR增加農穫,遠離飢餓。

若不立即作出改變行動,災難將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個角落,別等到發生到我們身上時,才後悔莫及。

為孩子迎戰氣候變遷!飢餓三十救援專線:(02)8195-3005 即刻救援動起來


33屆飢餓三十主視覺_banner640360

關於《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

由《國際大風吹》李漢威、金鐘主持人蔡尚樺聯手主持,每集《國際大風吹|行動講堂》直播節目將邀請重磅來賓,帶大家深入淺出、探討急需人們重視的國際議題,並呼籲各界付出實際行動,向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展開即刻救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