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恒秀專欄】如浪撲來的旅音:我的阿爾卑斯山之旅(下)

【董恒秀專欄】如浪撲來的旅音:我的阿爾卑斯山之旅(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呆坐的時候,突然覺得頭髮裡有東西,一陣強烈的刺痛傳來。中獎了,對蜂叮咬過敏的我被蜜蜂蟄到!該不會在阿爾卑斯山區長眠吧?最後所幸沒事,只是被蟄到的手掌腫脹一個禮拜。被蜂叮咬竟是我巴伐利亞阿爾卑斯山脈之行的臨別禮物。

在往歐柏湖(Königssee)途中,我依那位服務人員的建議,轉到一個小徑,前往一處農家買酪奶(buttermilk)喝。顧客都是對此熟門熟路的德國人。有一家人熱情邀我跟他們同坐一桌,我因此認識了非常陽光的Anya,還有她的先生、姊姊、姊夫和她的小外甥。他們請我吃香蕉、蘋果,大家興致很高地聊著,原來只想在此短暫停留,結果逗留快一小時。

我因此還去上農家那種加有木蓋防止氣味四溢的茅廁,很特別的經驗。問Anya可否留email郵址給我,她說她既不用email,也不用行動電話,還很誠懇問我,她不使用這些是不是很奇怪?我說,不會啊,很酷。雖然在此跟他們告別,但一路上還是常常碰到。

obersee_21
Photo Credit:董恒秀拍攝
德國最高瀑布 Röthbachfall

事實上沿湖步行,即是往山的更高處走,漸漸人就沒那麼多,後來一眼望去僅我一張東方臉孔。歐柏湖靜美,有著綠寶石般透明的綠,澄澈反照哈根山(Hagen)與湖岸邊的樹。一個人走著,有時坐在湖邊的岩石上休息,望著湖,眼睛就在那一片透綠裡游泳。而就在靠近一處農家的牧場,不再有壘壘岩石的地方,竟看到Anya和她的小外甥在湖裡游泳。我走過去,他們見到我笑嘻嘻跟我招手,我快速脫掉鞋襪,捲起褲管,走進湖裡,在淺灘處玩水。早知道背包應放上泳衣與毛巾。

後來我又向上往高山草原走,想一探德國的最高瀑布Röthbachfall。高山草原上成群掛著阿爾卑斯山鈴鐺的乳牛就在那兒吃草,我真來到自己的夢。走著泥土路,在野花、雜草與石頭間不時會有一坨坨的牛糞,真有時光倒流之感。越往上走,人更見稀少,終於看到瀑布。

與其他幾個人坐在樹蔭下散佈的石頭上,靜靜凝望瀑布如緞的奔洩。不再汗流如注後,我又上路了,想走到瀑布去。走著走著,見一條小小清淺,是從山壁上流下,我掬起水喝,好清甜甘美,飲後神清氣爽。小路的盡頭是一處森林,到處是岩石,我必須找路或攀石而上,此時只有我一人,而且瀑布不見了。我走著寂靜,最後寂靜淹沒我,基於安全考量,於是往回走。在農家的牧場處又遇見Anya一家人,問他們,為什麼無法走到瀑布,他們說要走另一條路。

1_mountain_Jenner_7
Photo Credit:董恒秀拍攝
耶呢山景(Mountain Jenner)

這一天走了很長的山路,雖然腳相當痠痛,但精神愉快極了。晚上夜空佈滿星子,閃閃發光著記憶的晶層。安靜如露珠滴落。

耶呢山

其實從旅館到往耶呢山(Jenner)的纜車站大概僅300公尺遠,我走錯方向,結果繞了一圈山路。不過這是個美麗的錯誤。晨光如花綻開,林樹悅飲光汁,我呼吸著早晨的寧靜,偶爾鳥聲濺潑激起靜謐的漣漪。好個愉快的晨步,不過在走了一段路後開始懷疑是不是走錯了,為什麼一直看不到目標?遇到迎面走來牽著大狗散步的當地人,詢問,她說就在前方。結果這個前方大概有一公里遠。

到了纜車站,驚見排了好長的買票隊伍,此時陽光已熾烈如劍,又無遮蔭可躲,我枯焦地排著。終於進到建築物,發現有幾個人一直看著我,原來是在歐柏湖遇到的另一家人,爸爸媽媽和兩個男孩,那個媽媽曾幫我拍照,爸爸相當俊帥英挺。我跟他們歡喜招呼。這一路在山區旅行,到處可見這樣一家人的景象,通常只有我是solo traveler。

1_1_moutain_Jenner_2
Photo Credit:董恒秀拍攝
耶呢山景(Mountain Jenner)

纜車直達到1850公尺的山上,我一個人搭一台纜車,這是我坐過視野最佳的纜車。放眼望去,山谷如茵的綠地,錯落其間的紅瓦屋頂住家,還有滑翔翼如鷹孤飛,一座座山頂仍有積雪的山脈,盡收眼底。直線上升,滑過兩旁高聳的針樹林,偶見三兩個登山者的身影如畫地走在山徑上。而山峰或遠或近地從身旁滑過。那種只在影片或圖片才看到的景象,此時竟那麼近地呈現在我眼前。還有自由的白雲就那麼一朵地泊在山頂,或飄移在藍深深的天空,也有像一家人一樣,載著夢要遠行到綻藍的喜悅深處。

下了纜車,往耶呢山的最高點走,正午時刻,大太陽底下走上坡路,需要一點毅力和體力。果然不久即看到救援直昇機載走一位倒下去的遊客。在山頂上可以俯瞰一彎煦靜的國王湖與奧地利微歌的風光。從頂點走下來在山頂餐廳用餐,然後到陰涼處吹山風,眼睛深深戀著趴在山巔如大朵曇花潔白盛開的雲。麗日裡,在阿爾卑斯山脈讀白雲在蔚藍的天空寫著一首又一首抒情或壯闊的詩,讓人心思湧動。回程我的視線一直盯著一個在雲上、山巔旁的滑翔翼。我這樣看已感興奮,何況那個在飛的人。下山來,進旅館前,買3球冰淇淋,吃個痛快。太熱了,我決定在房間涼涼憩息,等黃昏時,再漫步夕光。

克爾史坦山

2_moutain_Kehlstein_21
從克爾史坦山(Moutain Kehlstein)眺望薩爾茲堡

走過耶呢山,下一個目標是克爾史坦山。我打算在火車站站前轉搭到克爾史坦山(Kehlstein)的公車。在前往火車站的途中有一站,當車門打開時,我轉頭,眼睛接到一個嬰兒投來的燦爛笑顏,她清澈的眼睛看我的樣子,好像我們曾是認識很久的熟人,她的媽媽抱著她坐在我旁邊。發著人間仙光的小嬰兒微笑著一直跟我說Hallo,聲音漾著天空的喜悅,我讓她觸摸我的戒指還有包包。啊,她的笑、她的聲音讓我乾淨在天真無邪裡。

在排隊上840公車時,我問排在我前面一位帶著兒子的爸爸是否也要到克爾史坦山,他說是,我跟他說,那我跟著你們好嗎?他靦靦而和善地說好。還好我突然靈光一閃這麼一問,因為大型公車到了歐柏薩爾茲伯格(Obersalzberg)還要轉搭小型巴士,轉搭過程有些複雜。下了840公車要不慌不忙才能找到小型公車站,雖然有指標,但不清楚,我若一個人可能要問來問去才找得到。到車站購票,票面上會註明1或2或3或4號車,依號碼搭乘所屬的公車,到了鷹堡總站需向站務人員登記下山搭車的時間。這樣設計是為了總量管制,所有大型公車與自用車禁止上下山,遊客一律只能搭小型公車。

鷹堡(現已改為旅館),是精於內鬥,深獲希特勒信賴,被稱為地下總指揮的納粹軍官馬丁鮑曼(Martin Bormann)送給希特勒50歲的生日禮物,1937年完工,海拔1834公尺。我並沒有去參觀(需預約,由專人導覽),對自然風景比較感興趣。

2_moutain_Kehlstein_19_(1)
Photo Credit:董恒秀拍攝
克爾史坦山的山頂餐廳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