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寧病房醫師的親身故事:死亡之後,你希望自己的後事如何安排?

安寧病房醫師的親身故事:死亡之後,你希望自己的後事如何安排?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即便他已經80多歲,又需要別人照顧,我卻完全沒有想過處理後事的問題。心中一直天真的以為,應該很簡單吧!不就火化,然後把骨灰罈納入靈骨塔裡這樣嗎?過去偶爾父親提起這件事,他也總是說「簡單就好」。殊不知,事情完全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也不簡單。

文:朱為民

1、死亡之後,你希望自己的後事如何安排?關於骨灰和遺體,你的處置意願是?

選項(單選)

A.火化。
B.不火化,保留骨骸。
C.其他(請說明)。

2、關於安葬意願,你的希望是?

選項(單選)

A.靈骨塔。
B.墓園。
C.樹葬。
D.花葬。
E.海葬。
F.其他(請說明)。

3、關於喪禮和儀式,你希望你的家人舉行哪些儀式?(以傳統佛道習俗中常見者為例)

選項(複選)

A.豎靈。
B.守靈。
C.訃聞。
D.做七。
E.告別式(含家祭/公祭)。
F.晉塔。
G.百日。
H.以上都不要,愈簡單愈好。例:不設靈堂,不發訃聞,不做告別式及頭七或百日。
I.其他(請說明)。

回答範例:若有一天死亡了,希望火化,骨灰放置在靈骨塔內,喪禮儀式希望有豎靈+做七+告別式。請選擇A+A+ADE。

選項說明

  1. 火化與入塔:死後遺體放入棺木焚燒成骨灰,放入骨灰罐中,再移入靈骨塔內放置。需要支付棺木、火化、骨灰罐以及塔位的費用,一般花費約十萬至三十萬元。
  2. 土葬與墓園:遺體放入棺木後直接在選定的墓園下葬,後於其上加蓋墓碑。需要支付棺木、造墓費用、墓地費用,一般花費在二十萬至五十萬元間。目前台灣可土葬墓地愈來愈少,以台北市為例,僅有富德公墓可合法土葬。
  3. 樹葬/花葬:遺體火化後放置於可分解的紙或棉布袋中,再將土地草皮掀起,植存於樹木或是花草的根部。不立碑、不造墳,也不做永久留存的設施。只需要支付棺木和火化的費用。屬於環保葬的一種。
  4. 海葬:與樹葬/花葬類似,將處理過的骨灰裝入無毒易分解的容器中,拋撒到政府指定的海域,同樣屬於環保葬。
  5. 豎靈:請法師帶領家屬誦經,並設立靈堂及死者牌位,讓死者的靈魂有所依歸。
  6. 守靈:死者親屬在出殯前必須輪班守護遺體或牌位,以免貓狗跳過或其他特殊情形。
  7. 訃聞:發布文書,向親友告知喪事,通常以報刊、電視台、電台廣播,或郵寄方式發送。
  8. 做七:死後,每七日請法師來做法,一般以死後第七日稱為「頭七」,第十四日稱「二七」等。「做七」大多需要連續七次,第七次「做七」稱為「滿七」或「尾七」。不過今日會因出殯日期而對「做七」有所增減。
  9. 告別式(含家祭/公祭):告別式分家奠和公奠,家奠是給親屬祭拜,公奠是給同事、好友、機關團體、公司行號等祭拜。一般而言,告別式後會舉行大殮(蓋棺)及封棺儀式。
  10. 晉塔:火葬的骨灰,被撿骨撿進骨灰罈中之後,由晉塔師父協助親屬送至指定地點或納骨塔安置,入塔者稱「晉塔」。晉塔師父過程中會協助誦經迴向。
  11. 百日:死者逝世後第一百日,須請僧道誦經超渡,稱之為「百日」。

如果以上都沒有想,那還是會由家人來幫你決定。

親人死亡之後,如何安排後事?──我的故事

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即便他已經80多歲,又需要別人照顧,我卻完全沒有想過處理後事的問題。心中一直天真的以為,應該很簡單吧!不就火化,然後把骨灰罈納入靈骨塔裡這樣嗎?過去偶爾父親提起這件事,他也總是說「簡單就好」。

殊不知,事情完全跟我想像的不一樣,也不簡單。

2017年12月底的一個早晨,爸在住院中無預警過世了。過程很平和,我們家的外籍看護妮亞說,感覺在睡夢中就沒有呼吸了。

我跟媽趕到嘉義,父親躺在病床上,身上蓋著被子,好像只是在睡覺。我們跟爸說完最後一些話後,護理師進來幫爸做最後的清理。結束後,值班護理師問我們:

「你們有簽生前契約,或是跟哪家禮儀公司合作嗎?」

我跟媽互看了一眼,媽淡淡地說:「沒有耶,簡單就好。」眼角還留著淚痕。

護理師有點不知該說什麼,我說:「醫院有配合的禮儀公司吧?我們先去那裡好了。」

沒多久,兩位穿著黑色西裝、身形挺拔的男士推著擔架走進爸的病房,擔架上放著疊好的白布和黃布。

兩位男士位畢恭畢敬地跟我們行了鞠躬禮,其中一位說:「朱媽媽、朱先生,打擾了。我們是XXXX禮儀公司的員工,來將朱先生的遺體移至冰櫃中存放。」我跟媽點點頭,沒有說什麼。只見兩人熟練地將爸翻身,鋪白布在床上,再將爸翻到另一邊,最後將白布覆蓋爸的整個身體,連頭也蓋起來,最後再蓋上金黃色的布。整個過程耗時不到3分鐘。

「這就是他們每天的工作啊。」我心裡想。

跟著爸進了電梯,穿過了走廊,上了車。車子開往禮儀公司在院內設的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另一位穿著黑西裝,梳著油頭的年輕男性,拿著一疊資料請我們坐下來,他說他叫小陳。

小陳寒暄幾句,說著一些「節哀順變」的客氣話之後,又問了跟護理師同樣的問題:「你們有簽生前契約,或是跟哪家禮儀公司合作嗎?」我跟媽搖搖頭,我說:「就麻煩你們了,簡單就好。」

「好的,因為朱先生設籍台中市,那靈堂和告別式是希望在嘉義這裡辦,還是回到台中辦呢?」

我跟媽討論一下,決定回台中辦,比較方便。

「好的,那先跟你們說明一下,因為朱醫師是本院員工,辦理朱爸爸的後事都享有員工優惠,這邊有一些參考,您過目一下。」

小陳拿出幾張紙,上面抬頭寫著「XXXX禮儀公司合約」,下頭密密麻麻都是禮儀的項目和價錢。安靈用品一組2000元、棺木一具1萬元、壽衣一套3600元……

我當時內心很煩很亂,實在不想細看這些內容,就問小陳:「這些不能等到我們回台中再決定嗎?」

小陳臉上擠出一個笑容,「當然可以,沒問題,那朱先生朱媽媽你們休息一下,我們來安排車子,聯絡一下,將朱爸爸送回台中。」他又是一個90度的鞠躬,就走開了。

這一等就是幾個小時,等到要出發時,已經是晚上8點左右了。爸被送上一台黑色賓士的廂型車,媽媽陪著爸,我開著車跟在後面。

高速公路夜間有些路段沒有路燈。黑暗中,我的車燈照著前頭的賓士三芒星廠徽閃閃發亮。我盯著三芒星,在黑夜的公路上奔馳,踩油門、剎車,向左、向右切換車道。路旁的灌木叢和標示牌一閃而過,整個高速公路變得好安靜,彷彿只有我跟爸的兩台車。我什麼都沒有想,只想著「要跟著三芒星,要跟著爸。」

到了台中,已經9點多了。在禮儀公司的台中辦公室稍坐了一下,又有一個穿著黑西裝,梳著油頭,身材高瘦的男生在我們對面坐下,手上的腕錶和戒指閃閃發亮,他說他叫小李。

小李自我介紹了一下,便說:「因為時間很晚了,我們等一下會先請安靈師父來,將朱先生的靈魂請到牌位裡,要先請你們給我父親的出生和死亡時間。」

老實說,我們家平日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只有拿香拜拜而已,對這些習俗全然陌生,當下身體很疲倦,也很擔心會多出不必要的花費,心裡面一直想著「簡單就好」4個字。於是我問小李:「這個……安靈是一定要的嗎?我們都想要簡單就好……」

小李聽到我們的問題,似乎有點吃驚,馬上說:「這個一定要啦!不然朱先生的魂魄無法回到靈位裡,都是這樣做的,你們放心。」

「那好吧……」我說。

沒多久,小李又拿出跟小陳之前一樣的清單請我們看,並說:「至於後續禮儀,我們現在有套裝價,包含安靈、靈堂設置、拜飯、頭七、告別式、出殯、入塔等都有,優惠價是XXXX元,如果您沒有意見,我們就照這個辦。」

聽到價格,我跟媽突然緊張了起來,「怎麼這麼貴?」是心裡頭冒出來的第一個想法。「其他公司也是這麼貴嗎?」「一定要這麼多儀式嗎?」「不能簡單就好嗎?」愈來愈多的念頭跑出來,心中愈來愈亂,表情還要努力維持鎮定。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詢問小李:「那個……因為父親希望簡單就好,再加上我們預算沒有這麼多,所以不知道像是頭七、告別式等等,可以不要辦嗎?」

此話一出,小李臉上露出一個相當為難的表情,他說:「這個喔,一般的習俗都是在第七天做一個儀式,讓朱先生的魂魄可以安心。告別式也是讓親朋好友對朱先生做一個最後的悼念和道別。這個……不辦當然也是可以,只是就比較……好像……那個一點……」

聽到小李這麼說,我感到有點愧疚。我心裡一邊想著:「爸照顧我們一輩子,難道最後給他一個體面一點的後事,花一點錢,辦一個風光的告別式,不是我應該做的嗎?」另一邊又想:「可是這些儀式又有什麼意義呢?我們不是虔誠的教徒,爸也不是,不做這些,難道靈魂就不能休息嗎?爸很節儉,如果是他自己來決定,他會想要這些嗎?」

我一下子不知該如何做比較好,只好先跟小李說:「不好意思,可以讓我們考慮一下,再跟您回覆嗎?」小李點點頭。

又等了一會兒,到了晚上11點,安靈師父來了。

安靈師父是一位中年女性,短髮微捲,穿著黑色道袍。引導我們跪拜和鞠躬後,我跟太太坐在椅子上,跟著安靈師父,一句一句地唸手中的經文。

經文每個字都認識,但是連成句子卻一句也看不懂。才唸幾頁,我忍不住往後翻一下,天啊,怎麼還有這麼多,是要唸到什麼時候?抬頭看看安靈師父,他面不改色地一個字一個字唸經文,彷彿她每天都要唸過一遍那樣熟悉。

我想起小時候父親陪我唸故事書的畫面。通常唸故事書的都是媽媽,所以父親來唸,對我而言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我跟著爸,一個字一個字唸著《中國童話故事》。那時的我,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會唸經文給爸聽。

時間已近午夜12點,身體的疲憊、心理的難受,幾乎都到了臨界點。但師父平穩而單調的聲音還是一直傳過來,我的嘴巴也不由自主地發出跟師父相同的聲音。我不禁要想:這樣做有意義嗎?還是它有意義,只是現在的我無法覺察?

我又想:「爸會希望我們坐在這裡唸經給他聽嗎?還是他會希望我們早點回去休息呢?」

他一定會說:「不要唸啦,我也聽不懂,趕快回去睡覺!」這樣的話吧。

有了安靈誦經的經驗,讓我跟媽更堅定,我們不需要這一些儀式,「簡單就好」。

於是隔天早上,我們又去找小李,要確認後續的服務以及價格。

「朱先生,朱媽媽,昨天有休息嗎?後來考慮的如何?」小李很客氣,還關注我們的體力。

「謝謝您,我們後來還是決定,不用頭七、不辦告別式、不發訃聞,一切從簡,正如父親想要的。」

小李臉上又出現了一個為難的表情,看著我們說:「其實辦不辦這些儀式,費用也不會差太多,我只是擔心,如果這些都不做……看起來就是比較……那個一點。」

「到底是『那個』什麼?」我心裡嘀咕,但還是面帶微笑地說:「真的不需要,非常謝謝你們。」

後來經過協調,還是聽了他們的建議,在火化前設立一個小靈堂,讓家人做最後的悼念。

後續幾天,我每天就到爸的靈堂前看一看,擦一擦桌子。其實有個靈位很好,讓許多朋友有機會來看看爸,來看看媽,來看看我。許多朋友坐下來聊聊天,回憶過往,很暖心。老實說,我很感謝禮儀公司這樣的安排。

其實,後續的喪葬事宜處理就跟前面提及的醫療選擇一般,也需要提前準備和規劃。

為什麼需要預做準備及提前規劃?有三個原因:

1、如果沒有提早決定,家人到時很難拿捏禮儀排場,容易造成心理壓力及糾紛。

我們家很單純,除了爸以外只有我媽、我和我太太,所以還算好決定,但是心理壓力已經很大了。如果家裡人一多,想法一雜,大哥想要節儉,二哥想說怎麼可以這麼寒酸,失去親人的哀痛加上處理瑣事的疲倦,很容易讓家人起衝突。這一定不是離世的親人願意看到的。

2、如果沒有提早找專家討論,許多禮儀其實一般人難以理解。

就像我們一家人在很短的時間內要搞清楚安靈、頭七、七七、告別式、入塔等複雜的禮儀程序、流程、意義和費用,對於當時哀傷的家人來說,身心已經俱疲了,更不用說只要牽涉到費用,難免會有比較以及「怎麼這麼貴」的心態。如果可以先找好禮儀公司的專家,了解哪些儀式有什麼意義,哪些又是自己想要的,簽訂「生前契約」,大家都輕鬆。

3、後事跟臨終醫療選擇一樣,自己不提,家人很難開口。

自己的人生自己決定,後事也一樣。試想,有一天下班回家,太太突然拿著一張禮儀公司的宣傳單放在桌上,跟你說:「老公,XX公司最近全面打八折,你要參考一下嗎?」不知道你會有什麼感覺?我想一般人都不會主動討論這件事,只有自己先提了。

很快地看好了火化時辰,選好了日子,準備讓爸火化了。

棺木前設置了一個小靈堂,法師帶領我們,最後一次看看爸爸。

走近棺木,看到爸身上穿著閃閃發亮的黑色西裝,臉上微微塗著腮紅,看起來不太像平常的他。「爸,很fashion喔!」我在心裡默默跟他說。

看完後,法師引領我們唸經文。最後,對著父親跪下來磕頭的那一刻,我掉下淚來。

因為我知道,這是最後一次說再見了。

火化後,爸的骨灰放在彰化八卦山忠靈塔,這是早就決定好的事。

工作人員小心翼翼將爸的骨灰罈放進小格子裡,擺好位置,再關上小門,門上有爸的照片,還有一個國軍的徽章。

爸的一生,從安徽合肥到台灣高雄,到台中,到嘉義,最後落腳彰化。

走出門外,忠靈塔正對著八卦山一大片青鬱的森林,視野極好。我相信這是爸喜歡的。

相關書摘 ►你會選擇誰做「醫療委任代理人」,在意識不清時替你做決定?

書籍介紹

《人生的最後期末考:生命自主,為自己預立醫療決定》,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朱為民

試想看看──如果已走到生命盡頭,碰到「要不要急救」的抉擇,你希望由自己決定,還是讓家人替你作主?

如果已長期臥床不能行動、不能自主進食、無法言語,要如何表達你的臨終意願?

11道考題,帶你模擬思考,為自己圈選最好的答案。朱為民醫師有多年安寧病房的專業素養與經驗,在書中為我們整理了人生最後可能會面臨的考題,分析題型,解說選項。填寫這張考卷的人會認識到「病人自主權利法」與「預立醫療決定」,其目的在幫助我們決定自己想要的人生終點,減少無效醫療,改善醫病關係,在「善終」這一堂課上得到最令自己滿意的分數。

人生的最後期末考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