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背多分」的人腦筋較死板? 初步了解人腦運作如何影響我們的記憶、學習與創造

你以為「背多分」的人腦筋較死板? 初步了解人腦運作如何影響我們的記憶、學習與創造
Photo Credit: Allan Ajifo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可以用一百萬個理由去解釋一件事情的「不會發生」,但常常事情會「發生」就在於那百萬分之一的可能性。如果這個「發生」是你想要的,為何不去嘗試?

我們對於自己學習、記憶的方法其實仍然有很多的誤解,看過關於讀心、速讀、記憶術、魔術、行銷學相關的書籍之後,請容許我用簡單的方法介紹一下人類大腦運作的方式,讓我們重新認識一下自己,以及腦部如何影響我們學習、記憶。為何相信直覺有用?這世界為何有記憶天才?為何記憶是可以訓練的?為何速讀是可能的?以及我們當今教育如何誤解跟破壞我們腦部天性。

人的大腦為1400毫克,腦容量聚集了500億個神經細胞,一秒鐘可以傳遞2兆回的電子脈衝。腦內的總長度長達4500km,擁有如此強大功能的人腦,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很多未知的部分尚未被人類所了解。

但我們可以用演化的角度這樣理解,大腦皮質分為新皮質(新腦)與舊皮質(舊腦),新腦顧名思義是比較晚演化出來的,而舊腦則是比較早演化出來的。新腦掌管複雜性的費力思考,而舊腦掌管快速且直覺的反應。

和一般動物一樣,我們有本能性、反射性反應就是經由舊腦掌管,像是我們坐捷運去學校,你可能整個路上都在發呆或是根本不記得自己有坐過捷運,那個時候就是所有決定經由舊腦而產生的行為;而較複雜的思考過程則會透過新腦運作,例如你思考明天的計劃是什麼。

我們生活中大部份的決定是由舊腦所決定的,否則若我們生活做什麼事情都要經過費力思考的話,我們的生活會變得非常非常地辛苦,做事也沒有效率。經過讀心術的實際操作與證實,人類的腦袋俱有強大的功能。

在Discovery的讀心術專題中,人員事先將測試的環境中置入受測者不會「意識到」融入環境中的暗示的文字 (亦是數字、亦是顛倒無法馬上辨認的文字等等),然後要求受試者根據「自由意志」選擇數字或文字,大部份的人都會去被環境中的暗示所影響。

人類的腦袋,其實能夠記錄、接收所有我們從出生到現在我們的五官所記錄的「所有訊息」,但是能夠到我們的「意識」到的東西,其實只有非常非常小的一部份。大腦會自動收攝環境中的所有訊息,來做本能性的最初判斷,例如是否有危險與異常等等,這也就是我們所謂的「直覺」的來源。

直覺基本上是透過過去既有的經驗,經過大腦快速地接收現場所有的資訊,所做出來的快速結論與感覺。這沒有經過費力的邏輯推演與思考而判斷的結果,我們不一定能夠「有意識的察覺」自己是經由什麼過程,吸收什麼樣的資訊才做出決定。這也可以解釋為何不知道該怎麼做的時候,「相信直覺」通常是對的選擇。

接下來讓我們來看人類「記憶」的部分,既然剛剛說我們其實能夠儲存五官所接受到的所有資訊,那麼為什麼我們的記憶仍然不好呢?這其實對我們來說是一種祝福,要是我們記得所有的事情,記得到過地方、經過事情的所有細節,我們一定會瘋掉。

我們的記憶力不好是因為我們「整理資訊」跟「截取資訊」的能力很弱,才會無法把東西記起來,亦或是看過就忘記了。就像是充滿文件的房間裡,若是沒有分門別類,可能要某一份資料根本花上一整天都找不到一樣;若是有分門別類,知道如何連結、聯想,那麼記憶就很快可以找到。

那如何去做連結跟聯想呢?根據記憶訓練的內容,人類在接收訊息時對於事物的敏感程度跟牽涉到感官的多寡有關(這也就是為什麼影片比單純聲音、文字更有影響力,也更容易記得起來,因為牽涉到的感官比較多)。天生擁有超凡記憶的人之所以能夠貯存那麼多的資訊,在於他的大腦天生就容易做連結、聯想的動作。

舉個例子來說,我們再看一串數字的時候,覺得數字很難記,是因為我們對於數字沒有「感覺」;而天生擁有超凡記憶的人看到數字,甚至會馬上賦予每個數字一個意象。例如看到1,他們會感覺到某種聲音、顏色、影像,甚至把數字聯想成一個人動了起來。這不是他們願意的,而是大腦自動設定成這種無法自我控制的聯想,所以他們的記憶特別好。

所以在記憶訓練中有兩種方法,一種叫做「空間記憶法」、另外一種叫做「聯想法」。其實道理是一樣的,空間對我們人類來說牽扯最多的感官知覺,所以我們對空間的記憶程度也比只是平面文字、聲音等等東西更好。眼睛閉起來想想你常常去的一個空間,你是否能夠想起那個空間的很多細節呢?把那個地方當做你的「記憶宮殿」吧。

空間記憶法比較常用在記憶「事件」上面,例如你今天要記下你要去超市買的所有東西,你就把那一樣樣東西用冥想的方式,有意識有順序地擺在你的「記憶宮殿」裡,這樣你就能夠更容易記得物品的品相與順序。

而聯想法則是多使用在記憶你「沒有感覺」的事物上面,例如數字等,要記憶一整副撲克牌的順序也是如此,把花色、數字都付與個性與各種感官的感覺,然後串成一整個故事,你就能夠方便記住一整副牌的花色與順序(當然什麼牌聯想到什麼,你自己要先訓練成有反射性反應)

另外,有種東西叫做「記憶掛鉤」,這是我在過去念歷史以及訓練演講的時候驗證過的方法(指考歷史我考了92分 XD)。也就是在我們記憶事物的過程當中,並不需要把全部的東西都記起來,只需要清楚地整理資訊,並且「劃重點」。其實「重點」並不是比較重要的部分,而是比較像是整個主題的核心。

例如「劉銘傳 → 現代化建設 → 鐵路」等等(這不一定是直線式的,甚至可以是網狀),而重點就是由「劉銘傳」作為掛鉤,把其他東西掛上去就好記憶。等於是只要想到劉銘傳,其他東西就自然浮現,點與點之間內容就會在連起來的時候出現。而演講的準備也是一樣,只要圈出大的重點,並且把想要講的小重點掛在大的重點勾上面,只需要準備一張大重點的小抄,就不需要把整個講稿都背起來了。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