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闌尾之我不願讓你一個人:罷免吳育昇,別讓正元覺得冷‬

割闌尾之我不願讓你一個人:罷免吳育昇,別讓正元覺得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說割闌尾團隊近日常常被問他們為什麼要罷免吳育昇,讓他們一時語塞。正所謂罄竹難書,一時問起我還真的有點不知從何切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蘇青青(這是筆名)

今日看到割闌尾團隊終於完成第二階段連署,募集到了將近六萬份的連署書要送正元安心上路,本人甚感欣慰,但一方面又不禁有些惆悵。

雖說我非常討厭蔡正元,但我心中更討厭的其實是吳育昇

這就是偽君子跟真小人的差別,正元至少偶爾會帶給我們一些歡笑一點黑色幽默,但吳育昇給我的就只有貨真價實的憤怒。

據說割闌尾團隊近日常常被問他們為什麼要罷免吳育昇,讓他們一時語塞。

正所謂罄竹難書,一時問起我還真的有點不知從何切入。

談到為什麼要罷免吳育昇,我想在Google輸入關鍵字就會跳出很多結果,懶人包也都整理出他的十一項具體惡行,我也不再贅述。

今天就來談談在我心中最應該罷免吳育昇的理由。

吳育昇何許人?馬系立委也。封他為當今台灣最挺馬皇的人一點也不為過,只要你想得到所有國民黨意圖強渡關山的具爭議性的案子,都能看見吳育昇努力護航的身影,嗡嗡嗡

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這或許是馬皇和吳育昇之間最佳的寫照。

由於有關他的廢文實在太多太冗族繁不及備載,那麼我來分享一下有關我個人生命中的一點經驗好了。

應該很少人知道我曾經當過非常短暫的記者,其實我本來有考慮在媒體業繼續待下去的,畢竟我對於新聞工作一直頗有些熱情,我是如何爬出媒體圈的這又是另一個故事,跟此案無關,暫此按下不表。

在我尚未由藍轉為非藍族時,我曾經到某家以賣米果出名的新聞台應徵,也順利錄取,我必須老實說他們的待遇算是同業中還不錯的,雖然也不高就是了。

這家電視台最讓我難忘的,不是建築有多豪華,主管一字排開陣仗有多大,這家電視公司讓我永難忘懷的是,主管在我面試時曾經問我:「你應該不是綠的吧,不是就好你應該知道我們電視台的傾向齁。」

於是我震驚了,接著又沉默了。

雖然我當時確實立場還是偏藍無誤,但我實在很難想像,作為一個記者,喊著人民有知的權利、要當第四權的媒體人,竟然在還未踏進這個結構時,就要先面臨政治傾向的表態,主管是如此光明正大的暗示你該選擇怎樣的價值觀。

當下我只覺得可悲,這樣做出來的新聞如何能夠中立客觀?我著實疑惑,但或許他們也從來沒想過要中立就是了。

其實我覺得媒體中立這點本來就是假議題,是人都會有立場,只是做得粗糙或細緻罷了。但這麼粗糙又不經掩飾的方式還真是少見,讓我心酸地想起以前的中國時報。

翻開中國時報的歷史,你可以看到一個曾經極具自由色彩的媒體,是如何一步一步放棄理想,最後被財團鯨吞蠶食成為今天的面貌。

美麗島江南案再到六四天安門,中國時報不曾缺席。但在米果大亨入主中時集團之後,建立了令人咋舌的「自我審查」制度,逐漸淪落到今天被鄉民取笑的樣子。

於是,有理想的人紛紛被逼出走,剩下的人究竟要選擇捍衛理想?還是甘心與此同流妥協於平庸之惡?

或許你讀到這邊會感到疑惑,這些究竟跟吳育昇有甚麼關係呢?

吳育昇,中國國民黨立委,除了他擁核、反同、炒作死刑、支持美牛進口外,我認為他在反媒體壟斷的議題上是不折不扣的幫兇、劊子手。

Photo Credit: tenz1225 @ Flickr CC BY SA 2.0

事情要從林益世還在立法院時說起,2008年,在林益世還是國民黨當紅炸子雞、在國會還很囂張的時候,公視高層曾拜會當時是國民黨政策委員會執行長的林益世,希望能將凍結已久的預算解凍。林益世強勢的表示公視預算要解凍的附帶條件,是每一筆錢的使用都要經過新聞局(現已裁撤)核准,所有的節目都要送審,談判因此破局。

之後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又強勢的增加林益世條款,提案修法把11至15人的董事名額擴張到17至21人。此舉被認為是要增加執政黨在董事會的席次,將政治黑手伸入公視。

林益世在2012年中箭落馬,他摧毀公視的大業就交棒到了同是馬英九愛將的吳育昇手上,吳育昇後來在立法院想辦法調降公視董事同意權門檻,企圖提高執政黨對公視的掌控權,使公共電視的獨立精神蕩然無存。

吳育昇對於媒體壟斷的貢獻還有一個經典案例,也就是強勢擋下廣電三法的修法,充分展現了一日變卦、充滿彈性的白海豚精神。身為馬系大將的吳育昇,怎可讓白海豚專美於前,急轉彎當然也必須略懂。

旺中案當時鬧得沸沸揚揚,引起學界媒體界社運界一致撻伐,「媒體不專業,回去賣仙貝」甚至一度成為時下最流行的用語。

當時立院不論朝野諸位風向王發現問題不對勁,也決定從善如流配合民間意見修改廣電三法,只見時任立院國民黨團書記長的吳育昇意氣風發,左一句「有信心反媒體壟斷必過」;右酸柯建銘還沒簽署反媒體壟斷連署書。

結果沒想到馬皇一個不樂意,吳育昇風向測得比誰都快,一夕變卦,率領國民黨團以人數優勢封殺廣電三法的修正案。

除此之外,藝人蘇打綠主唱青峰在跨年晚會上發表反媒體壟斷言論遭中視剪接刪除,引發外界不滿後,吳育昇對此發表了他非常經典的言論:「刪除言論也是一種媒體自由」。

可悲可笑可嘆也,偉哉吳育昇。

有人或許會說,媒體那麼多家,不爽不要看。

的確,自由市場底下消費者擁有選擇的權利,但大家是否想過,要是有一天你所接觸到的媒體每一家都有著鮮明立場的時候,你真的還有選擇的權利嗎?從陳德銘來台積極拜會台媒高層蘋果瞬改新聞標題中,其實不難嗅到有心人操作媒體的意圖,端看大家如何因應,這也是為何民間對於媒體改革、媒體壟斷議題如此重視的原因。(編註:關於陳德銘來訪新聞中蘋果日報改標題的事件,管中祥教授的臉書上有兩造說法的整理,建議閱讀,並持續關注後續。)

今日便以我的一點個人經驗抒發一下為什麼我討厭吳育昇勝過蔡正元,並感謝割闌尾團隊為落實公民權的付出,當代議政治失靈至此,仍有人願意站出來為了真理努力,相信有一天可以落實真正的民主。

最後以一句我很愛的詩作結,獻給那些在寒風中佇立在淡水、泰山街頭搖旗吶喊的割闌尾團隊:「因為我心有所愛,不忍世界傾頹。

謝謝你們。‪#‎別讓正元覺得冷‬

作者簡介:蘇青青(筆名),台大政治系畢,現就讀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人力資源碩士班。政治與文學狂熱分子,前深藍族,現為不受控制之異議份子。白日且當粉領行禮如儀,夜深人靜食字療飢。

Photo Credit: Appendectomy Project 割闌尾計畫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