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多倫多國際影展】回歸個人參與的藝術環境

【2018多倫多國際影展】回歸個人參與的藝術環境
Photo Credit:TIFF臉書粉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需要荒謬,我們需要電影提醒人類多愚蠢、搞笑⋯如果你出身於很糟的環境、貧窮社區,你笑個半死。」紐西蘭導演Taika Waititi說道。多倫多國際影展鼓勵創作者回歸個人,而非機構或者政治現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顏元楨

“To create or construct an artistic message, a sort of personal reality rather than an institutional reality or a political reality.”
——Theo Eshetu

引用混種藝術家Theo Eshetu的開放式引言,回應幾天多倫多影展帶給我的感受:一種鼓勵回歸個人現實,而非機構或者政治現實的藝術表現與創造。

相較於美國與歐洲緊縮的國境政策,加拿大作為多元種族、以移民為主的國家,至今持續接受移民。難以釐清這樣的政治立場與社會現實究竟提供影展多少養分,不過作為自費遊客與影展參與者,我所感受到的是「你當然要參與」、「你必須參與」、「歡迎你帶著『自己的特質』來參與」的包容與接納。參與者無須認同影展策展選片,他建構的是一個,保障每個人都受到尊重與公平對待的平台。

被譽為奧斯卡風向球,今年多倫多影展的新片曝光與明星光環在國際媒體上,稍被時間前後重疊的威尼斯影展壓過氣勢,爾後又有緊接而來的美國電影市場展,入選美國電影《一個巨星的誕生》、《登月先鋒》已非世界首映。經前半年坎城影展、柏林影展等市場展熱潮,歐洲發行商攜前製電影做預售,多數歐洲電影已完成放映與交易。

相較於坎城影展對於Netflix的抵制,北美電影人多在思考如何跟Netflix共存。

北美製作公司Bron Studios的內容負責人Anjay Nagpal便在名為Always Be Closing: Distribution Trends的產業論壇中表示:Netflix不斷變化的購片策略很惱人,無法預料他們究竟會去哪些市場展選片,而倫敦發行商HanWay Films行銷發行負責人Tom Grievson則補充不可否認Netflix是大客戶,而且他們購入電影的時機越來越早。

稍做統計,最受矚目星光雲集的全景展映單元(Gala Presentations)中,Netflix與Amazon手上的片相較之下並不亞於八大片商。北美發行權Netflix佔3部,其中包含開幕片《不法國王》由克里斯潘恩主演,而Amazon手上握有兩部片:《美麗男孩》由堤摩西柴勒梅德主演,與《生命中的美好意外》是《熟男型不型》編劇丹福吉曼新作。而片商二十世紀福斯握有兩部《寡婦》與《The Hate U Give》、《一個巨星的誕生》屬華納、《登月先鋒》《綠皮書》屬環球。

補充兩部華語電影入選此單元:張藝謀執導之《》、姜文執導之《邪不壓正》 ,今年姜文也出現在大師講堂。台灣唯一參展代表何蔚庭執導之《幸福城市》,非常令人期待。而札維耶多藍編導新片《約翰多諾萬的死與生》,以及《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導演貝瑞傑金斯執導新作《假若比爾街能說話》皆值得矚目。

多倫多影展展場主要集中區域被規劃為「影展村」,包含9個公眾放映地點、廠商媒體交流位置以及產業論壇、大師講堂等舉辦的地方。首週末藉由交通管制,現場街廓像夜市,城市住民自由參與,影迷邊排隊邊聊片單打發時間,製片影人、來談生意的發行商都被涵納其中、使用現場資源。

主要贊助品牌如萊雅現場幫觀眾化妝、服裝品牌uniqlo與各種飲食品牌等發送免費贈品,還有志工帶小型遊戲如在街上打乒乓球。主要贊助商貝爾電信公司、加拿大皇家銀行特別拍攝與電影節形象相符合之短片廣告置於放映片頭。華為手機品牌的合作方式更為靈活,由華為手機負責所有影展紅毯明星的人像攝影,影展網站設置專頁,並且同步上傳影展instagram

當所有影迷都習慣拿手機自拍、拍攝明星的消費習慣而言,這種合作方式輕巧展現品牌拍照功能品質。影展現場工作人員90%由志工組成,各年齡層、資深或資淺志工,公眾放映片頭甚至有由志工主演短片廣告,通常影廳觀眾在此時會一齊鼓掌感謝志工。公眾放映地點有現代化影廳,也有在被指定為世界遺產的埃爾金與冬季花園劇院做放映。

因為劇場環狀空間的關係,一個角落的觀眾反應,會很清楚地傳達到整個劇院。一個人笑或讚賞,全場都會被感染,古蹟紅毯更讓拍攝劇組能夠氣勢驚人的登場。想像在不只一個國家戲劇院放映電影,不只一場、場場坐滿,這大概是辦影展的人會充滿感激且感動的一刻。

魁北克最具政治批判精神導演丹尼斯阿坎德新作《The Fall of the American Empire》,片名呼應前作《美國帝國淪亡記》,實際上卻毫無關係。由熱愛哲學、在街友之家當志工、以送貨維生的青年魯蛇,因目睹銀行搶劫而現場拾獲大把鈔票,所引發黑道尋仇、被警方懷疑、桃色陷阱跟金權遊戲為主軸,緊張懸疑而妙趣橫生的對話,諷刺政府官僚樣貌,思考真正慈善的可能形式。

奧斯卡最佳紀錄片導演埃洛莫里斯在新作《American Dharma》(暫譯:美國正法)訪談前白宮首席顧問、右派幕僚史蒂芬巴農,紀錄片挖掘他的思考根源,進一步探索極端之惡如何產生。映後導演談到反對巴農完全去道德的意識形態。

Vita and Virginia》的新銳導演Chanya Button表現不俗,透過現代電子音樂引領20世紀初吳爾芙與戀人Vita紙上談情的節奏,重新詮釋「自己的房間」真實樣貌,對歐蘭朵的生成與其中情色意義致敬,兩位聲稱愛她們的老公同時搞女人(當然老公也沒閒著),極具性別流動認同混亂前瞻意義的作品。驚悚片《Greta》則幸虧影后伊莎貝雨蓓的加持,而在誇張無腦、美國死小孩的《驚聲尖叫》中帶入黑色幽默的色彩。

吸血鬼家庭屍篇》紐西蘭導演塔伊加維迪提(Taika Waititi)在大師講堂中提到,曾有影評質疑作品《毛利男孩 Boy》沒有文化特殊性,他則認為想像一個與世隔絕的部落文化想像、期待毛利電影裡面有巫術、老人的智慧箴言等與現實完全相悖,回歸到喜劇根源,他說「我的成長背景跟文化擅於自嘲,我們是有趣的人、經常大笑,會在最糟的環境下開自己的玩笑,嘲笑自己所處最糟糕的環境,例如貧窮、身陷牢獄等等」。他提到接下《雷神索爾3:諸神黃昏》是想衝破自己的舒適圈,也給電影每個人都能夠認同的角色動機,更靠近搞笑克里斯漢斯沃的真實模樣。

維迪提也說到他喜歡自己電影的原因在於:「我們需要荒謬,我們需要電影提醒人類多愚蠢、搞笑。我的電影想更靠近人類真實的模樣,如果你出身於很糟的環境、貧窮社區,你笑個半死。」

最後以維迪提回應觀眾提問作結,他說:「好萊塢缺乏新意,他們向原住民族、亞洲國家等美國以外的地方,找好的故事改編,而這正是一個好的時機去做一個忠於自己的故事。」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