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欽火速請辭,「不操作可惜」

張天欽火速請辭,「不操作可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社會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針對所謂的「敏感議題」來場紮實的價值觀衝突、辯論?轉型正義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要給大眾樹立新的價值準則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Nine

2018年9月12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因在會議中說出「這個(指侯友宜之於轉型正義)不操作可惜」等言論,引發統媒爭相撻伐,張天欽火速請辭,蔡英文與賴清德紛紛公開道歉。

但是綜觀張天欽說話全文,張天欽有說錯嗎?

張所言之「不操作可惜」,後面接的是「對促轉來說,我們是在談除垢,不是針對某一個人,但是後面一定有大的啦,我今天拜託大家來就是要討論大的!」

我們不要談侯友宜,我們要談談這樣某A國家會怎麼樣、做法是什麼?在某B國家會怎樣?某C國家會是怎樣?我不是談個案,是國際上。但至少我子彈準備好了,他就說鄭南榕先生要自焚啊,不直接去講這個,間接影射殺傷力最強了!

他(指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之前有人提到以色列跟哪個國家合作,九十幾歲還是去訴罪。

如果很誠實地揭露表示懺悔,就不追究,一開始就說要去救援的,到底是人的良知比較重要,還是接受威權?難道警察、檢察官,被接受命令要刑求嗎?被接受指示是問出真相來,有要你一定要刑求嗎?如果那是你的親戚家人你敢刑求嗎?這是做人最基本的要求。你今天回來說沒有關係,依法令要做,誰下的法令?

綜觀張天欽的發言,我們可以得出他的意思是:侯友宜這個人應該拿來成為讓大眾了解轉型正義的楔子,侯友宜的狀況在世界上其他國家的轉型正義中並非個案,我們應該藉由侯友宜這個角色,讓大眾了解世界上的轉型正義都是怎麼做的。我們不是針對侯友宜一個人,而是要引出背後更龐大的討論。

張天欽通篇沒提到選舉,唯一提到選舉的是張世岳:「現在還有選舉考量,用字一定更辛辣。」對,整個討論中唯一跟選舉有關的就只有這樣而已。

然而媒體抓著「不操作可惜」這句話,斷章取義,扭曲成「不拿來做選戰操作很可惜」。

中華民國人的習性就是五行文盲、標題殺人,各界開始譴責促轉會淪為「選舉工具」,而民進黨的高層反應更是令人錯愕,竟然是急忙道歉而非釐清。如果你真的很厭惡「選舉操作」,那比起張天欽,你應該會更厭惡把張天欽的話扭曲為「不拿來選舉操作可惜」的那些媒體,以及風往哪吹就往哪倒、未經查證就跟著扔石頭的無恥政客。

賴清德道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媒體報導指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淪為選戰打手,張天欽已口頭請辭。行政院長賴清德(圖)12日出席公開活動時受訪,對於張天欽發言所釀風波,向社會大眾致歉。中央社記者徐肇昌攝107年9月12日

那麼,一定會有人想問:「就算排除張天欽所說的話,難道在這個時間點開始對侯友宜轉型正義,就沒有選舉考量的嫌疑嗎?」

事實上,侯友宜本來就是轉型正義訴求的對象,無論侯友宜今天是正在選舉、還是已經選上了市長、選上了總統、甚至已經退休等著養老,他都是轉型正義訴求的對象,只是目前他正好在選舉。如果轉型正義還要看時機,為了避嫌而刻意在選舉期間就忽略、迴避侯友宜這個人,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那以後大家犯了罪是不是都快點入黨參選就好?反正誰來偵辦誰就是選舉操作。

而侯友宜既然是轉型正義的對象之一,在選舉前、選舉中、還是選舉後來打這個議題,難道會有所不同?就好比一個犯罪嫌疑人,選舉前辦他,他就無法參選,選舉中辦他,他可能就得退選,而選上了再辦他,他也得辭職接受法辦。差別到底在哪?為何選舉中就不能辦?

反正選舉前辦也有人會說這叫阻撓參選、選舉中辦也會有人說這是選舉操作、選贏了辦也有人會說這叫選輸挾怨報復、選輸了辦也有人會說這叫趕盡殺絕,那些早就對轉型正義嗤之以鼻的人,怎麼樣都會有話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轉型正義」本來就是一件該做,但遲遲未做的事。而台灣的轉型正義路途如此顛簸,不得不說,民進黨、或者說站在「反黨國威權」立場的這一方,得為長久以來的「便宜行事」負起很大的責任。歷來的選舉,我們一直可以看見一股這樣的聲音,暗示我們先拿到政權再說,信念、價值、正義,這些都不重要,沒選上的話什麼都是屁。

好比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就已經有一小搓的獨派開始批評柯文哲在意識形態上根本與國民黨無異,但當時即便連許多自命為堅定獨派的人,都認為先不要管這些,拉下國民黨再說,你現在講得滿嘴民主自由公平正義,柯文哲如果沒選上,就什麼都沒用。而今看來是如此嗎?如果柯文哲的言行改由連勝文口中說了、做了,會招致撻伐,但由柯文哲來說卻會被讚揚,那麼這一來一往背後,「贏得選舉」的到底是我們、還是我們想要打倒的那些價值觀呢?

RTR4G1PA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而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已有與台獨畫清界線的意味,姚人多曾多次說台獨沒市場、說服人民台灣可以獨立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陳昭南說凍結台獨黨綱是民進黨執政的最後一哩路

在一次又一次的選舉中,我們放棄了對話、我們害怕衝突、我們害怕選輸、沒票。所以我們不敢講真話、我們不敢堅持正確的事,而選擇了和稀泥,對所謂的「敏感議題」能閃多遠就閃多遠。其實當前推動轉型正義處處遭遇困難,正是長久下來便宜行事、只求「先拿到政權再說」的後遺症。

每每遇到選舉,一定會有人主張全力往中華民國價值觀靠攏,這樣才能「把餅做大」,價值、信念、正義,這些都應該拋諸腦後,因為「沒選上就甚麼都沒有」。所以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妥協與退讓、一次又一次的模糊了真正重要的核心價值,終於,民進黨選上了,很多該堅持的事情也被選舉給消磨殆盡。

我們有了一群跟本地毫無連結的民眾,他們在完全不了解過去七十年來到底自己生長的土地發生過什麼事、到底何謂轉型正義的狀況下,盲目的被媒體給帶風向。但是如果我們得到的資源並沒有用來啟迪民眾、沒有引發「有效的衝突」,那我們拿甚麼去怪群眾無知、被帶風向呢?

我們沒有紮實的價值辯論、沒有樹立典範、沒有確立方向,有了政權但七零八落,群眾仍是一盤散沙。所以即使抄捷徑「先奪得政權」、騙吃拐幹東躲西藏的拿了一個「全面執政」,但推行各種改革卻窒礙難行,到頭來到底「贏」到了些什麼?

因為沒有經過衝突、淬鍊、思辨,所以好的政策被說成壞的、該做的被說成不該做的、是非黑白顛倒,人們害怕衝突、害怕挑戰自己腦內那些被認為不可動搖的價值觀,而沒有真正的展開「辯論」。有的只有模稜兩可的和諧、鴕鳥心態,或者樹立起防火牆、對那些會挑戰到自己既有價值觀的思想和言論一味的拒斥。

社會要進步,絕對需要衝突,即便是近乎吵架的「激辯」,也比虛偽的和諧來得好。但現在的台灣由上至下,都喜歡喊「不要對立」,但是我認為,台灣現在最缺的就是對立!因為對立帶來衝突、衝突即是挑戰,而戰勝挑戰我們才會進步。即使這樣走得很慢,但卻一點一滴踏實地在前進著。

當然不可否認的,「奪得資源」確實很重要,但是為此捨棄核心價值,值得嗎?難道沒有併行的方法嗎?難道不能分工嗎?現在社會上有很缺乏向中華民國價值觀靠攏以求「勝選」的人嗎?如果你現在想不到方法,難道不該去尋找嗎?再回到這起張天欽的發言引起的風波,我們不禁想問:

台灣社會到底什麼時候才要針對所謂的「敏感議題」來場紮實的價值觀衝突、辯論?轉型正義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要給大眾樹立新的價值準則嗎?

現在開始會不會太晚?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這個價值改造的工程只要一日不開始起步,台灣就永遠只會被禁錮在「中華民國」的陰影之下,萬劫不復。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