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盧安達》人怎麼能在3個月內屠殺100萬人?教堂內的頭骨,刻畫著永不磨滅的傷痕

訪盧安達》人怎麼能在3個月內屠殺100萬人?教堂內的頭骨,刻畫著永不磨滅的傷痕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人不明白不理解100萬人怎麼可以在100天內被殺呢?唯一的解釋,就是證明那是一埸有詳盡計劃、有外國勢力支持的種族滅絕大屠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離開東非坦桑尼亞向西移,我來到了中非小國盧安達(Rwanda)。

我對盧安達的認識,不錯,就真的只有大屠殺。上網看了一下大屠殺的資料,1994年,剛好20年前,兩個族人的鬥爭而牽起的種族大屠殺,3個月內100萬人被殺害,無數難民逃難到鄰國,無數婦女感染了愛滋病毒,一場有計劃的種族滅絕行動,驟看資料已經令人心寒。

於是,我決定要踏足這片土地,透過借宿當地人家庭,透過參觀大屠殺紀念館,親身了解那麼近代的人類史上,為甚麼仍然可以有那麼血腥的災難發生。

(推薦閱讀:【圖片報導】盧安達種族大屠殺20周年紀念,黑暗過去總會迎來天光

我在盧安達的第一站是首都吉佳利(Kigali),有機會入住兩個當地的借宿家庭,他們均有親人在事件中離世。20年過去了,重提舊事仍然傷感,很想從他們口中了解第一手的經歷,卻又不忍心他們再次在腦海中經歷創傷,真是一個兩難的局面。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最終,我還是選擇用良心蓋過好奇心,寧願到訪首都內的大屠殺紀念館(Kigali Genocide Memorial)尋找答案。一張又一張的圖片,佈滿著遇害親人的相片,一幅又一幅的文字解說,訴說著遇難兒童的故事。可是,三個小時的導覽,我還是不明白,我還是不理解,也許,有些事情,已經超越相片和文字可以解釋的範圍。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就如借宿主人所說,這並不是一朝一夕的災難,是過去50年來幕後主腦慢慢計劃出來的,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夜間突然變得冷血無情,就只有紀念館內的這一句說話能夠解釋:

“If you knew me
and if you knew yourself
You would not have killed me"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我來到另一家位於首都南部小鎮的大屠殺紀念館,這是一間教堂,在這裡,5千人被殺害。人們以為事情會跟前數次一樣,教堂永遠是安全的地方,因為那是天主的家,卻原來今次不一樣了,躲進教堂的人無一倖免,因為殺人犯有政府支持,已經天不怕地不怕了。

教堂內整齊陳列著數百個頭顱骨,頭骨的裂痕可清楚分辨出人們被殺的方法,有被尖器刺穿頭顱的,有被重物撞碎頭骨的。教堂的窗戶掛滿著屍體腐化後剩下的衣服,陳列架上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家庭用品,眼鏡水壺熱水瓶膠筒行李箱,還有小孩子的書本家課冊原子筆。人們像搬家一樣把家裡的東西都帶來了教堂,因為他們以為一切都是臨時的,會完結的,會回家的。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一張發黃破洞的身份證,清楚標明死者被殺害的原因,因為,他是圖西族人。主大樓旁的是兒童教堂,遠處牆壁角落有一大片血跡,是殺人犯喪心病狂把一個又一個的小孩丟過去造成的。旁邊擺放著一支長木棍,訴說著婦女被強暴後被殘暴殺害的方法。一切都是那麼沉重,就像歷史在面前重演一樣。

20年過去了,人們學懂了甚麼?世界又得到了甚麼?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我又來到了另一家紀念館,有機會跟導覽員聊天,從他口中了解大屠殺的故事。當年,他只有11歲,對大屠殺的理解都是成年後才慢慢弄清楚明白的。對他來說,起初參觀紀念館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後來心理醫生建議他到訪紀念館,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明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也認識其他同路人。現在他在紀念館工作,希望幫助更多人了解事情真相。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他說,殖民時期以前,人民是團結一致的。比利時殖民時代開始,他們卻訂立分離人民的法律和政策,就算國家於1962年獨立後也一樣,胡圖族人掌權,總統和社會領袖全部都是胡圖族人,繼續以分離種族為目的。

很多人不明白不理解100萬人怎麼可以在100天內被殺呢?唯一的解釋,就是證明那是一埸有詳盡計劃、有外國勢力支持的種族滅絕大屠殺,是政府和政客於過去幾十年來慢慢策劃和實施的。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很悲哀的是,100萬人的生命,總共參與殺戮的超過10萬人,現在坐牢的卻只有4、5萬人。直至今時今日,仍然有無數殺人犯在他國躲藏,避開一切拘捕、審訊、判決的可能。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這場災難中,每個人都失去了很多東西,現在政府很努力幫助人民發展經濟,促進和平,但人民自己也需要努力,越過傷痛,當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歷史,告訴了我們甚麼?
世界,又教導了我們甚麼?

Photo Credit:中東空姐OD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