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遺忘的法門:讓訊息成為長期記憶的六個方法

降低遺忘的法門:讓訊息成為長期記憶的六個方法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候我們看到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時,名字呼之欲出,卻無法說出完整名字;或是想開啟一個新話題,卻因為臨時被打斷而忘記要說什麼。到底該如何增強記憶呢?以下將介紹艾賓豪斯的記憶研究,以及遺忘的成因和降低遺忘的方法。

文:葉怡玉

記憶的遺忘與增強

想像你正在考試,看著選擇題的不同選項,明明準備時曾讀過,卻想不出正確的細節內容;但交卷之後,靈光乍現而想出答案了!有時是看著考題,卻不記得曾經讀過。記憶的展現需要在登錄時注意訊息才能啟動儲存歷程;但即使經驗儲存了,記憶痕跡也可能被遺忘。影響記憶遺忘的因素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學習到測驗之間的保留時距。記憶隨時距增加而變差的解釋,有記憶痕跡消退理論(decay theory)、其他訊息干擾理論(interference theory),以及提取失敗假設(retrieval failure hypothesis)。此外,記憶的遺忘可能來自於動機性遺忘(motivated forgetting)。

當年艾賓浩司研究記憶時,為了排除既有知識的影響而創造出無意義音節(nonsense syllable),組合子音─母音─子音(如TUJ)作為刺激材料,每天從盒子裡隨機抽出這些材料來刺激學習,直到最後可以完全正確地回憶出這些刺激,用以觀察重複次數對學習的影響。

在學習後的不同時間中,再次回憶先前學習過的刺激。艾賓浩司最著名的發現是遺忘曲線(forgetting curve,如下圖),隨著再測與學習的保留時距增加,回憶的正確率呈現指數曲線下降:在學習後的二十分鐘裡,記憶表現快速下降,並在一小時持續下降,直到幾天後記憶表現不再下降。但遺忘並不代表痕跡完全消失,當完全遺忘後再度學習時,所需時間或練習次數會比第一次學習少,此差異稱為「節省」(savings)。

898px-ForgettingCurve_svg
Photo Credit: Icez at English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遺忘的原因

記憶痕跡的消退的確存在。就感覺記憶而言,學者偏向消退的論述,他們認為如果注意力沒有將感覺記憶存入短期記憶,感覺記憶會隨著時間消退。此原因來自史頗靈的經典實驗,記憶材料消失後與指示回憶的音調出現前,參與者並沒有接受其他刺激訊息,故記憶的遺忘較不可能來自干擾。目前研究的爭議在於短期記憶(工作記憶)的遺忘,有些研究者認為記憶會隨著時間而消退(Barrouillet & Camos, 2012)。採此論點的研究者多強調即使在保留時距裡沒有接收任何新的訊息,但記憶表現仍隨著時距的拉長而變差的結果,代表記憶遺忘來自消退。然而,快速地呈現刺激並縮短保留時距時,記憶表現並不會優於緩慢呈現時的表現,此結果並不支持短期記憶的遺忘來自於消退(Waugh & Norman, 1965)。

訊息的確會彼此干擾而導致遺忘。如果訊息登錄後有其他類似的訊息進入,並且兩者未被整合,那麼新進的訊息與既有的訊息可能互相干擾。後來者對前入者的干擾稱為逆溯干擾(retroactive interference),而前入者對後來者的干擾稱為前向干擾(proactive interference)。就工作記憶而言,採取干擾論點的研究者認為記憶痕跡如果純粹只是消退,複誦應可抵抗。藉由操控複誦的可能性,他們發現結果並不支持消退的論點(Oberauer & Lewandowsky,2014)。但也有研究者指出遺忘的原因取決於記憶表徵的本質。擁有很多脈絡細節的記憶表徵的遺忘來自於消退,而只有熟悉度的記憶表徵的遺忘來自於干擾(Sadeh, Ozubko, Winour, & Moscovitch,2016)。新形成的記憶痕跡若沒有穩固,較易受干擾(Wixted,2004)。

干擾也可能發生在提取階段因而阻擋記憶展現。日常生活中充斥著提取失敗的例子,例如考試時想不出正確答案,只記得讀到該部分時是在書本的右下方;或者看到一位許久未見的朋友時,名字呼之欲出,卻無法說出完整名字,有個音只留在舌尖(舌尖現象,tip-of-the-tongue phenomenon)。研究者是如何發現提取可以阻擋或誘發遺忘呢? 一個實驗研究(Anderson, Bjork, & Bjork, 1994)證實了提取誘發遺忘(retrieval induced forgetting, RIF)的現象。

在實驗的第一階段裡,參與者先記住八個類別與二個例子的配對(如:水果─蘋果,水果─香蕉等)。在第二階段裡,參與者針對四個類別進行提取練習,實驗者給予類別名稱與其中一個例子的部分訊息(如:水果─ㄒㄧㄤ),要求參與者回想剛才有此注音的配對例子;另外四個類別不練習。在隨後的測驗階段裡,參與者需要回想出第一階段所有類別與例子的配對。相對於沒有練習的類別與例子而言,有提取練習的類別與例子的記憶表現較好;而練習類別中在第二階段沒有練習到的例子的記憶表現較差。他們認為在提取練習時,為了要提取出正確答案,參與者抑制了另一強勢競爭的例子,所以後者的記憶比沒有練習類別的例子的記憶表現還差。這個現象可以解釋為何學生在回答問答題時,明明記得有五點,但寫完前面幾點後就回想不出後面的內容了,這是因為在提取前面內容的歷程時抑制了後面內容。後續研究則發現,如果在第一階段裡統整二個例子,則不會出現提取誘發的遺忘(Anderson & McCulloch,1999)。這結果暗示人們需要在學習時需統整和聯結內容,方能正確回答問答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