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招牌有福建話,還有難得一見的客家話

馬來西亞招牌有福建話,還有難得一見的客家話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半島的khan-páng沒有與華語普通話區別的壓力,因為早年福建話即是主要通行語之一,也未曾經歷過來自官方的國語運動壓迫,所以福建話能很自然地直接用於整個店號名上。

文:看看板工作小組編者

在馬來西亞,有些khan-páng(編按:扛棒,招牌的台語)也非常有台灣味!在麻坡街上的夜市,店名為「南國Nan Kok」(lâm kok)的攤販賣起了雙龍台灣香腸,除了Sausage Taiwan外,還提供薄餅、蝦餅等當地飲食。在馬來半島南端的龜咯(Kukup,白話字寫做Ku-kok),其實就是馬來語地名Kukup的音譯。

有王亞古(ONG AH KOK,白話字寫成Ông A Kó͘ )的菜燕糕 (chhài-iàn ko),還有「新聯記」(Sin Liân Kì) 漁業Sing Lian Kee Fishing Mercant看板下方,由台商經營的「全興魚飼料」的廣告,十足Made in Taiwan(工廠設在屏東縣內埔鄉、代理公司設在高雄市)。

居鑾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福建話在當地普遍的程度,除了表現在商家的khan-páng以外,一般告示用的khan-páng也可以發現福建話的蹤跡。到巴士總站,可見khan-páng上頭寫著到「居鑾」的乘客在此購票,「居鑾」是地名Kluang的音譯,白話字是ku lôan,發音與Kluang 非常相似。若用華語普通話來發音則成了jūluán(漢語拼音的ㄐㄩ ㄌㄨㄢˊ)。這裡果然是福建話的天下。

泊車固本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泊車固本」是什麼?乍看之下讓人摸不清楚。但原來parking kupon指的就是英文parking coupon,停車券的意思。「泊車固本」白話字是pha chhia kò͘-pún,pha chhia取了parking的前頭讀音pha,再加上「車」(chhia),成了停車的意思;「固本」kò͘ -pún取了coupon的讀音,告訴路人這裡有賣停車券。

永和棧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除了福建話,馬來西亞的khan-páng上也可以看見在台灣難得一見的客家話。馬來西亞的客家人從事漢藥生意的比例不低,因此漢藥店的khan-páng有些就用客語來標記。像「永和棧」寫成Kedai Ubat Wing Foh Chan,Kedai Ubat是藥店,Wing FohChan即是客語「永和棧」的發音。「太和堂百貨藥行」的拼音Kedai Ubat Tai Foh Tong,其中的Tai Foh Tong就是「太和堂」的客家話。

馬來半島的khan-páng看到這邊,我們發現當地與台灣最大的差別有兩方面:一是台灣的台語khan-páng為了與國語(華語)區別,用字上會盡量與現行國語(華語)用字不同,如吃飽的「吃」,教育部的台語文建議用字是「食」,不過在台灣一般人深受國語(華語)的影響,看到「食」並不會讀成chia̍h,而是shí(漢語拼音的ㄕˊ),想用台語文書寫的人只好創造「呷」這個字,成為台語khan-páng的一大特色。

二是台灣的台語khan-páng比較少把整個店號名都用台語來寫,大多是強調商家特色的註腳,雖然有畫龍點睛的功能,但一般在khan-páng上算是陪襯的地位。相對來說,馬來半島的khan-páng則沒有與華語普通話區別的壓力,因為早年福建話即是主要通行語之一,也未曾經歷過來自官方的國語運動壓迫,所以福建話能很自然地直接用於整個店號名上。

今日馬來半島通行福建話的人群後裔,除了官方的馬來語環境外,大多在華語為主的大眾傳播媒體、教育體系(如國民中學以外的獨立中學)下成長;如同台灣早年台語人口的下一代年輕人群,福建話現在不是馬來西亞書寫、口語傳播的主流。不過,馬來西亞年輕一代也開始思索福建話的傳承。例如創意漫畫家的作品「尼奧黑皮書」(NeoBlackbook),可以看見「不要Kepo」(ke-pô,雞婆/家婆)、還有「愛睏」(ài-khùn)等等福建話用詞,以俏皮的方式,表現在年輕、新潮的漫畫作品內。

如同台灣有致力於關心台語存亡、發展與推廣的民間組織,馬來西亞也有一樣的民間團體,關心福建話的保存與發展。像是位於檳城(Pulau Pinang)的「庇能福建話協會」(Persatuan Bahasa HokkienPulau Pinang)。「庇能」的台語/福建話讀音是pì-lêng,是檳城福建話對在地地名Pinang的文字化表現。這個協會是由2、30歲年輕人所組成,以推廣福建話的民間社團為宗旨。

福建話與華語相似度
Photo Credit: 前衛出版

這群年輕的福建話工作者,有感於馬來西亞推行「講華語運動」之後,福建話的使用範圍和頻率逐漸」萎縮,於是運用鮮明的圖像表現他們的創意,透過網路社群傳播,提醒人們重視頻危語言的重要性,糾正一般人對所謂「方言」的錯誤認知與偏見,甚至提倡福建話與外語學習的關聯,大力推廣「講福建話運動」(Speak HokkienCampaign)。

「庇能福建話協會」除了推廣福建話的使用,同時並主張「語言分區」,也就是按照「屬地原則」在特定城市或地區推廣固有優勢語言,擴大該語言在家庭外的使用範圍,成為該地區通行的大眾語,為語言的日常使用與傳承奠定基礎。不同於「屬人原則」的做法,後者針對個人的血統或祖籍來做語言推廣,但往往因為通婚或外來人口等因素,使得該語言喪失使用環境。「庇能福建話協會」的「講福建話運動」,說明馬來西亞年輕人對傳承福建話的重視與努力,值得讓台灣參考、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