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讀2】20年前,幾乎無人相信你會捐腎給「陌生人」

【放讀2】20年前,幾乎無人相信你會捐腎給「陌生人」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放讀系列所選之書籍,只會是好書,本篇選書:艾比蓋爾.馬許(Abigail Marsh)新作《恐懼的力量》(Good for Nothing)。

【放讀格言】

一本無法喚起感覺,或無法增益智慧的書,不如不讀。

Slide0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小時候認為英雄人物「有公式」,實情不然

我們之所以對人對事感到失望,往往一半是源自過高的期望,另一半是源自美麗的誤會。有人過分寄望浪漫愛情,愛隨時間轉淡,終究傷心落淚;有人過分執迷原則鐵律,環境變幻無常,頓時迷茫失措;同樣,有些人不是深信人性是光明良善,就是深信人性是陰暗殘酷,怎料處處碰壁,遇上無法理解的人,面對紛亂世事,充滿困惑、挫敗、厭惡與不安。

未知各位小時候會否有過一種假象,看了那麼多動畫和英雄電影,不知怎的,他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為了正義拯救世人,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如入無人之境,於是,心中漸漸形成了一套英雄與偉大人物的公式:「正義 + 善良+ 實力+ 無所畏懼 = 英雄偉人」。

隨著長大後閱讀歷史多了,開始感覺不妥,在每個時代一些成就重大使命的人,不管是林肯、邱吉爾,抑或是甘地、馬丁路德金恩等人,有些多愁善感得陷入憂鬱,有些每次初進人群之中會感到緊張或語塞,而這些「性情中人」憑著識見和智慧,卻能帶領人們走過重重難關。試問哪裏有甚麼「無所畏懼」?

Slide06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一位佛教徒的故事:捐腎被懷疑是瘋了

也許道理殊途同歸,不管歷史洞見抑或科學發現,均有助我們思考真實的人性面貌。接續上篇,學者艾比蓋爾.馬許(Abigail Marsh)對人性善惡的研究,她絕非只關心「心理病態/人格病態者」的大腦,為了進一步了解真相,她探究了人性光譜的另一極端:

那些在我們眼中具備偉大情操,願意為陌生人的福祉有所犧牲的人,他們的大腦或心理特質,到底有甚麼特別之處?

馬許非常聰明,她知道自己的身分不方便接觸與調查「救人英雄」的事跡,便鎖定研究對象是「願意捐出腎藏拯救陌生病患」的大善人,當中有些要求匿名,不欲遇上受益者,有些則是巧合在多年後來才知道誰是受益人,但不論有否遇上,他們從不要求任何回報。世上就是有這樣的一批人,數量雖少,卻稱不上罕見,只是在情在理,要踏出這步相當不容易。

的確,誠如著名外科醫生法蘭西斯.摩爾(Dr. Francis Moore)所言,肯如此犧牲,等於「讓完善健康的人永久受傷,目的在增進另一人的健康福祉。」

一般人沒想得這麼清晰,直覺也不會這樣做,尤其「非親非故」。

在分享馬許的研究之前,我們先看看一宗經典案例。桑雅娜.葛雷夫(Sunyana Graef)是一位將近70歲的女士,回想1998年,她主動向麻塞諸塞州一間移植中心查詢捐腎的事情,述說的理由很簡單,知道正有人等待腎臟救命,希望捐出腎臟,當時一度計畫好用假名註冊,最終提出匿名捐贈,令她永遠不會遇上受益人,不會有人感到虧欠她,夠簡單了吧?

當年移植中心很清楚,全美國有數以萬計的病患急須腎臟移植,不少只剩下數年活命,然而,中心拒絕了葛雷夫的要求。馬許估計,中心距絕的因由,主要出於90年代社會普遍不接受「如此古怪」的犧牲,相關人員或會有諸如此類的不安感:

「也許她有自殺傾向,希望手術會出錯;或許她因為生病的關係想尋求醫療的關注,也許她得了一種名為『孟喬森症候群』(Munchausen syndrome,幻想自己有病要得到照料)的罕見疾病⋯⋯」

總之,中心沒有人願意接手,免掉及後「可能的」麻煩事:誰知道她是不是瘋了?

葛雷夫未有放棄,她下定決心幫人之後,認為那顆腎臟已不再屬於自己,要找辦法捐出去。終於,布朗大學的移植科主任瑞吉諾.郭(Reginald Gohh)答應此事,謹慎起見,他安排私下訪談,甚至要求葛雷夫在移植團隊面前發言,解䆁她的想法,令所有人在施手術之前都要摸索清楚,眼前這位聲稱自願捐腎給陌生人的女士,到底有否理智,是否知道做甚麼及所有風險等等。

結果,瑞吉諾對葛雷夫透徹了解捐腎的知識,印象十分深刻,很快被她感動。而更值得高興的是,1999年2月進行的手術非常成功,葛雷夫一星期後已經能返回寺廟工作,是的,她是一位佛教徒。

2000年初,瑞吉諾將事件以三頁文章發表在《腎臟病學透析移植》(Nephrology Dialysis Transplantation),這案例列入1999年的五宗匿名捐腎記錄。可能得益於瑞吉諾的醫學期刊文章,逐漸泛起迴響,剛好是2000年開始,自願捐腎予陌生人的個案以倍計遞增,到了近十年後,2010年有205人匿名捐腎予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社會風氣亦逐漸接受,不再強烈猜測必然是失常的瘋子才會這樣做。

這裏並非要高高舉起頌揚葛雷夫一例,而是得益於這樣的發展趨勢,馬許才可以在2009年取得18萬美金資助,不難找到一批又一批的捐腎者,了解他們的大腦與想法,顯然,這批大善人並不是瘋子。

Slide07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大腦中的杏仁核,對人性善惡有多大影響?

馬許在研究期間,先作一些推測,再細看證據能否支持以下看法:

「如果理解他人的恐懼和情緒痛苦是產生關鍵同情的關鍵,那麼很明顯地,若看一下超常利他主義者的大腦內部,會看到什麼。這些人對他人福祉表現的行為和態度完全不像心理病態者;這些人的行為,表示他們對他人的關懷同情有異常強烈的感覺;所以這些人實驗室應會出現與心理病態患者極端相反的反應:

面對他人的恐懼,他們應該更敏感;對他人的恐懼臉孔,他們的杏仁核應該更有反應;他們的杏仁核甚至可能比一般人的還要大。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