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核養綠」的公投之路:靠民意能重啟核四嗎?

「以核養綠」的公投之路:靠民意能重啟核四嗎?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月13日,「以核養綠」發起人黃士修在帶著近2萬份的「補件」連署書到中選會遭拒之後,宣布絕食以示抗議。當天晚上,我們也到場和他們聊聊,這場稍晚起步,但後座力不容小覷的運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公投法》修法之後,連署門檻大幅下降,讓許多倡議者更有機會發動公投。今年8月底,全台灣宛如被一陣「連署熱」給籠罩,從網路上到各大捷運站口,不斷出現「連署告急」的聲明,「你連署了嗎?」霎時成為最受歡迎的流行語。

而看準了年底大選的人潮,最後跳上這班「公投綁大選」列車的「以核養綠公投」,也在9月6日,用3輛貨車運了近32萬份的連署書,成為今年第10個想拚成案的公投,若在10月通過中選會審查,將與反核團體上演直球對決。

不過,當31萬4000份連署書送抵中選會一周後,9月13日,發起人黃士修卻宣布絕食。

帶著3萬份來不及趕上第一波送件的「補件」連署書來到中選會門口,黃士修發表聲明,表示中選會原本同意他們再次送件,但後來卻又突然變卦拒收,於是他從當天下午1點半開始就地絕食抗議。

14日凌晨,夜間的徐州路上一片空蕩蕩,中選會門口,卻聚集了10多名身穿印有「以核養綠」黑色T恤的志工,其中不乏20歲上下的青年,趕在下班之後來現場支援。我們到達現場時,身旁的板子上記著,絕食時數已超過2個「林義雄單位」,以經典反核人物參與禁食靜坐的5小時為單位,一擁一反兩相對照,頗值得玩味。

2011年,日本福島發生311核災之後,反核運動風起雲湧,似乎還是昨天發生的事。2013年的309廢核大遊行,吸引了22萬人上街抗議,咖啡廳門口懸掛著「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的反核標語,蔚為流行。而2017年1月,《電業法》三讀修正通過,2025年前核電廠將全部停用,民進黨政府的「非核家園」政策正式落實到法制面。

但不知不覺中,台灣卻有一股擁核的聲浪,慢慢地開始擴散。

以核養綠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Abby Huang攝

記得在8月16日,遇到公投提案人之一、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院長李敏的時候,他曾苦惱地告訴我,連署書還不到10萬,眼看挺同的「平權公投」「東奧正名公投」勢力龐大,「以核養綠公投」在網路上的聲量雖然看似高漲,但每天只有2000到3000份的連署書,距離28萬的門檻,還很遙遠。

雖然其中不乏名人站台,像是前總統馬英九、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就曾在7月召開記者會力挺,但負責「以核養綠公投」宣傳策略的廖彥朋認為,這並不是連署成功最大的原因,他說馬江記者會之後,每天收到的連署書只從原本的2000到3000份,小幅增加到每天5000份。顯然要拚過連署門檻,不能只靠公眾人物。

8月25日,全台有雨,但在台北、台中、新竹、高雄,全台各大火車站都出現了擁核連署的「核友」們,雖然這場「825圍車站」的行動沒有成為隔日的報紙頭條,但卻是從那天開始,每天收到的連署書,就再也沒低於2萬份,甚至有一天收到4萬份的紀錄。而在接下來的2周之內,連署書也從原來的11多萬份,飆升到31萬4000份,達到公投門檻。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異,廖彥朋認為,就是因為包圍車站,實際和人面對面,才讓這群以網路為基地的核友,接觸到在網路世界中觸及不到的人,也透過這群新認識的人,滲透到更多人的生活中。

「我不認識你,要你幫忙簽署,你一定不簽;但如果是家人的話,就一定會幫你簽署,因為他信任你嘛。」廖彥朋說,自己是苗栗人,當初在建立連署點的時候,發現苗栗竟然一個點都沒有,於是他在自己的臉書上寫下,身為大湖的子弟,如果募不到點,他愧對苗栗,「對我的家人而言,因為我的原因,他們認識我、知道我,才會支持這個公投。」

「公投不是一個科學問題,也不是意識形態的問題,是信任的問題。」

而媒體的報導、公眾人物的背書,也成了推進連署的關鍵。「公眾人物也是,雖然有人討厭馬、江,反對他的理念,但他是存在的,他出來證明一件事情是,這個公投『不是詐騙』。因為在之前連我的外甥都問我,如果你們在做的事是真的,為什麼媒體都不報?」

靠著他口中的「信任」,「以核養綠公投」拿到了31萬4000份的連署書送進中選會,稍微高於成案所需的30萬份,若是不合規定份數多了一些,仍有風險,這也是為什麼在補件遭到拒收的當下,中選會的門外,頓時成了年底公投攻防戰的舞台。除了絕食抗議的這群人外,前來聲援的政治人物、媒體的報導、網路直播、以及更多路過的人,讓還沒開始投票的公投,卻已醞釀出濃濃的選戰前奏。

然而,即使「以核養綠」公投在年底通過,就能直接達到「有核家園」的目標了嗎?

公投主文:你是否同意,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即「廢除核能發電設備應於中華民國一百十四年以前,全部停止運轉」之條文?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受訪指出,這則公投案如果通過,《電業法》95-1條(也是俗稱的非核家園條款)依法將在公投結果公告3天之後失去法律效力。但他指出,這並不代表核四可以重啟,或是核電廠能繼續延役下去,後續結果其實「還很曖昧」。

徐永明解釋,當初將95-1條納入《電業法》其實有點「宣示性質」,民進黨參照目前核能機組除役的時間,為「非核家園」政策訂出一個期限。所以廢止95-1條,並不代表行政機關就要重啟核電,政府如果在2025年關掉核電廠、或是提早在2019年就把核電廠關掉,這在法律上來講,跟公投結果「也不衝突」。

但他指出,95-1條有個爭議的地方,在於它沒有罰則,即使2025年之後繼續運作,也沒有明確處罰的對象,因此如果擁核派提出「啟動核四公投」,若公投通過,因為牽扯到政策,的確會施壓行政部門對啟用核電的態度。

而「以核養綠公投」真正的意涵,其實也是同時要促成2案,除了已經送進中選會的31萬4000份連署書,也預備在第2階段發動「啟用核四公投」。廖彥朋說,有長輩認為明明啟用核四比較重要,只願意簽那份連署,「但如果沒有先拿掉非核家園這個緊箍咒,核四最多也只能用6年」。

為什麼同樣「擁核」,不見得是盟友?

目前中選會網站上,有另一則由宋雲飛領銜提出的「啟用核四商轉發電」的公投案,因此有人說,年底的「以核養綠公投」,是先廢止《電業法》中明確的廢核時程條文,為「核四公投」鋪路。

不過,廖彥朋卻直言,「宋雲飛那個案子,絕對不能過。」他指說最近拿到連署案的宋雲飛,第二階段連署將持續到明年2月,經過中選會1個月的審查,明年3月就會知道能不能成案。假設成案,在半年內要就舉辦公投,但這半年內沒有大選,少了大選的人潮,很有可能不會達到門檻(同意票須超過投票人數1/4)、不會成案,不會成案的話,依法2年內不能再提出同樣的公投,他說核四的議題「就此下葬」。

「如果你真的希望核四重啟,你簽了他的就結束了」,廖彥朋說,他自己目前手上還握有17萬的核四商轉第一階段提案書,就打算壓到明年秋天,搭著2020總統大選再發動公投。他很有信心的說,以現在的聲量來看,公投絕對會過,核四絕對會重啟。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