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逼死了外交人員?巨嬰國民,媒體及背後的嚴重國安危機

誰逼死了外交人員?巨嬰國民,媒體及背後的嚴重國安危機
Photo credit: 美國之音 張永泰 @ Wikipedi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外交人員承受極大的身心壓力,來自於:1中國打壓、2不明理的媒體炒作輿論、3組織文化以及沒肩膀的長官。這樣的狀況背後已經是嚴重的國安問題。

我國駐大阪辦事處長蘇啓誠先生自殺身亡,希望他能夠安息。

從日本關西機場傳出關閉的消息開始,就有新聞媒體開始流傳中國使館派車接人、台灣人為了上車而自稱中國人的消息。隨後在新聞媒體推波助瀾下,輿論一面倒地開始批判外交人員救災不力、無所作為,而且砲火集中在駐日代表謝長廷的身上。到底,駐日代表該不該為日本關西颱風負責?大阪辦事處到底做錯了些什麼?然而在各種網路和媒體上的評論當中,可以說是有太多「放錯重點」的地方,討論整個失焦又歪樓。

首先,要先搞清楚的事情是外館的組織架構。

代表處和辦事處傻傻分不清楚

我們的外館大致上分成2種,在邦交國的話,稱為「大使館」和「總領事館」;在非邦交國的話,則是「代表處」和「辦事處」。意思和性質是一樣的,只是因為我們國家狀態不正常,以及在中國的打壓下,我們的外館在非邦交國通常無法直接適用外交條約,所以外交人員的地位和國人的待遇都是一項一項去跟當地國談出來的。通常大使館或代表處會設立在國家首都地區,領事館或辦事處則是看各地業務需求。目前我國一共有116處駐外使館

每一個使館或領事館會有自己的轄區。例如以日本來說,我們的代表處在東京,轄區是關東加東北;大阪辦事處的轄區關西、北陸、東海、中國、四國等地,總共20個行政區。以美國來說,每個館處也是以州別或行政區別來分轄區,例如以我的學校所在的密西根州是屬於芝加哥辦事處所轄,而這個辦事處負責的州包括伊利諾、印第安納、愛荷華、密西根、明尼蘇達、俄亥俄及威斯康辛等7個州,光以面積來算就是台灣的10倍以上。這些資訊在我們領務局的網站,以及各外館網站上都有。

名義上,駐該國的大使(代表)是駐該國所有館處的老闆,但事實上,各館處的直屬上司其實是外交部。在《外交部駐外代表機構組織規程》當中規定:

代表處代表、辦事處處長承外交部之命綜理處務,並指揮監督所屬人員 。在同一國內同時設有代表處及辦事處者,辦事處處長應受駐在國代表之指揮監督。

從這裡可知道,代表與辦事處處長平行地受外交部指揮。每一個館處處理的公文,基本上不會經由大使館/代表處,而是直接對口外交部,頂多有時候會副本給代表處一份這樣。各地代表處的人事任命安排,大使也是沒有權力的,頂多就是諮詢跟建議,最終決定權仍然是在外交部,而各辦事處的人員考績當然也是獨立評量。同時,各辦事處的預算都是獨立編列,也就是說,辦事處和代表處之間並沒有上下隸屬的關係。

不過,當代表處在執行全國性業務的時候(例如當國會議員返回選區,要求辦事處與該議員往來;或辦事處轄區有重要地方選舉,要請他們寫報告),或者是當大使(代表)受辦事處轄區的地方政府、僑界或國會議員邀請到當地訪問的時候,當然可要求辦事處給予協助,而各地的辦事處處長也有義務服從大使(代表)的指揮。

那麼,在進行急難救助的時候,權責又是怎麼樣呢?大家可以看到在這次關西機場事件當中,駐日代表謝長廷直接反擊新聞媒體和網路鄉民說,大阪的事情不是他可以處理的。從組織權責來說,他說得沒有錯。急難救助該怎麼救、救到什麼程度,通常是各轄區的館長/處長的權責,各館長/處長向上呈報的時候,也是呈往外交部,而不是大使/代表。

在救災的時候,謝長廷能不能直接「指揮」大阪辦事處?表面上來看,謝長廷跟外交部的意見是完全相反的,他直接在臉書上反擊鄉民說,當時大家都已經安全了、根本不需要再去救人。然而,過一天之後大阪辦事處竟然發聲明道歉、還去找了免費民宿提供給民眾,這就表明了問題是出在外交部。凱道上發出的命令,跟東京代表處發出的訊息和態度,顯然是截然相反,那大家覺得問題是出在哪裡?

講白了就是外交部本身。那些批評說駐日代表「卸責」的,都沒有搞清楚外交部的組織架構和權責。大使當然可以「建議」各館處怎麼做,但那不是他的權責、各館處也沒有必要全部都聽,因為那就失去了分地區劃轄區的意義。(注意:謝長廷後來在某個專訪當中也有發言說大阪辦事處要道歉,但前提是如果檢討結果出來發現真的有做錯的話。而且要注意的是,即使謝長廷叫大阪辦事處道歉,他們也不必要照做。)

然而在眾多討論當中,多數人在意的也不是公共事務的討論,而只是想要找一個人出來祭血。就像是早已證實是假消息的「中國派車救人」,還是不斷在轉傳;還是有無數的民眾在質疑外交部「無所作為」。那麼我們該繼續討論的是,外交部到底該有什麼作為?

外交使館的功能是什麼?急難救助該怎麼救?

外交使館主要功能是處理政務(和駐在國談判、蒐集情報等等)和領務(辦護照、簽證、文件認證)。急難救助也是一個功能,但是已有法律規定急難救助的內容可以做什麼,和不會幫大家做什麼。

大阪辦事處的蘇處長自殺之後,我看到外交人員的家屬在社群媒體上面是全面地「爆炸」。為什麼會出現爆量的情緒?每個人都講了一大串國人在海外的「巨嬰」行為。先前就已經聽過很多各種神扯的急難救助要求,這次再來看一遍。實在有太多人把外交人員當旅行社、私人祕書、保姆,講出來大家可能都很難相信:打電話找外交人員來當翻譯的(還有叫來餐廳翻譯菜單的)、買東西時候請人來殺價的、找人來搬家的、要搬家的時候家具沒地方放而要求外館當倉庫的、掉東西不會報警的、飛機被改期不會自己確認的、護照過期然後理所當然地要求外交人員要幫自己快速辦好的、身上錢不夠付找人來救的,更多的是出去玩連保險都不買的。實在有太多的巨嬰,出國什麼都不會,然後就只想找外交人員幫忙。這些事情背後都是無數的外館人員(以及家屬)的無限加班。

大家有沒有想過,很多時候你打一個電話去給外交人員請他來身邊,他是要開車來回10多個小時才辦得到。外交人員需不需要休息?需不需要陪家人?網路上有太多人講說:我有繳稅當然要有人幫我服務。試問,你是繳了多少錢?你繳的錢是請公務員當私人祕書或跑腿小弟嗎?其他人會自己辦保險,為什麼你自己不會?難道外交人員就不是人嗎?

然而,即使「巨嬰」的總數不多,但只要有一定比例,就足夠把外館人員搞瘋,然後更誇張的是,我們的輿論一面倒地罵外館人員。媒體把那很少數的巨嬰放大好幾十倍、好幾百倍來看。假設原本可能只有2%的人是巨嬰,但可能媒體報導之後會變成有40%的人都是巨嬰,然後,最要不得的就是官僚體系會去聽這些人的意見。從這裡可以看出中華民國的教育真的非常失敗──一方面是有人覺得自己付錢就是老大,然後什麼事情都期待別人來幫你做;二方面是覺得一有事情就一定要有人來幫忙「喬」

外交部需要正視外交人員的業務問題

從這次急難救助引發的討論風波,其實背後顯示出來很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從很多方面來說,外交就是沒有煙硝的戰爭、戰爭就是失敗了的外交,外交人員是在第一線代表我們國家拓展外交關係以及對抗中國的人們。但是,我們的外交人員平常要處理很多繁重雜務、文書瑣事,還必須常常當旅行社打雜祕書,多數人都長期地過勞、沒有家庭生活。最嚴重的事情是,面對各種媒體、政客、民眾的巨嬰行為,外交部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甩自己部內人的巴掌,例如這次叫大阪辦事處出來道歉然後去喬免費住宿。

現在已經有很多地方都傳出,長官們要求要再對外館人員特訓「應對急難教助電話的禮儀」。這實在很扯,面對巨嬰,你說「沒辦法服務」就是會被爆料「冷言冷語」、「態度不佳」,再怎麼樣有禮貌,都不可能說服那些巨嬰的。很多時候第一線人員面對各種不合理的要求已經有夠大的壓力,結果現在上級又說是你不夠有禮貌所致,這是何其打擊士氣的行為。

例如這次關西機場事件,明明全部的人都已被送到安全的地方,還是有人要抱怨說辦事處都沒有人來關心。到現在還有很多人發言的起手式就是:外館沒有準備、沒有作為。奇怪了,到底是要「關心」什麼?到底是要外館人員做什麼?人都已經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到底是要外館有什麼作為?

我們的外交與國安團隊必須要嚴正面對,前線人員普遍士氣非常低落、身心都非常疲憊,一大堆人看不到希望然後超級想要辭職走人的危機。從這次風波可以看到,中共隨便放一個假消息就可以害死我們的外交人員,然後讓全體心情大受影響。我們的民眾們繼續跟著噬血的媒體和政客起舞、找人相罵。難道身為外交或國安高層,還要繼續「教訓」自己人、訓練基層人員的「禮儀」嗎?還能夠不去調整所有人爆炸量的業務嗎?

讓我來為讀者們做一個小結。

  1. 把焦點放在大使一個人的身上,是一種非常反智的行為。
  2. 在關西機場事件當中,大阪辦事處根本沒有做錯任何事情。這並不是說面對急難救助外館什麼都不必做;而是說,當人們都已經確定安全了,本來就不用再多做些什麼事。後續要做的事情是去檢討急難救助的「回報方式」、資訊傳達方式,和處理方式等各種原則。
  3. 外交部和國安團隊必須要非常謹慎地面對,我們的外交人員業務爆量的問題。必須要讓大家更聰明、更有效率的去做事情。面對人數和預算比我們多上幾百倍不只的中共,如果我們的外交人員都把時間精力花在無意義的小事上面,那就真的要亡國了。
  4. 教育民眾、是政府和媒體必須負起的責任,減少巨嬰是長期的任務。最首要必須做的事情是長官要有肩膀,而不要事事牽就輿論。
  5. 還有最重要的是,「媒體識讀」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學習的課題。尤其在這個中國巨大影響以及假新聞滿天飛的今天,這已經是非常迫切的國安問題。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