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職的政府、理盲的民眾與不負責任的媒體,造就了蘇處長的輕生事件

失職的政府、理盲的民眾與不負責任的媒體,造就了蘇處長的輕生事件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急難救助本來就有明確定義,而我國外交人員應該要出手相助到哪一個程度,旅外國人急難救助實施要點也通通有規定。姑且不論是否是輿論逼死已故的前大阪經辦處處長蘇啟誠,但這件事情已經揭露了至少3件很嚴重的社會議題。

文:陳敏莉

台北駐大阪經濟辦事處處長蘇啓誠,於9月14日輕生,所有人譁然。有人心疼他以死亡面對輿論;有人認為他抗壓性太低(對,就是現在還有這樣事不關己的人這麼認為);當然也有人認為他的死或許不單純,得牽扯到藍綠議題。

但不論真相究竟如何,試想,一個依法辦事卻又疲於奔命,最後還搞得裡外不是人的經辦處長,看到了各種酸民留言、媒體砲轟,外交部不挺自己人,政策急轉彎,甚至在9月7日開始在網站上發表可提供免費住宿的消息,到底會怎樣?

這次的事件追根究底,就是搶快不查證的媒體、喜歡憑感覺留言的鄉民,和極力討好民眾的政府部門造成的。

第一時間媒體搶快,不經查證,發表中國派車進入關西機場的新聞,但直指自己只是「引述」,而事後正好採訪到或剛好看到當日有民眾到駐日代表謝長廷那邊發表不滿,媒體不斷補強國人有多像孤兒,多麼弱勢,平常駐日人員有多麼態度惡劣。依法辦事還要被不斷潑冷水已經夠讓人灰心,輿論還繼續發酵:「就算別國沒派車又怎樣?為什麼中國能,我們不能?為什麼一定要跟沒有作為的國家比較?」順著這樣的脈絡思考下去,輿論越滾越大,最後外交部提供了免費住宿,真是讓前線外交人員被打了好大一巴掌啊。

急難救助本來就有明確定義,而我國外交人員應該要出手相助到哪一個程度,旅外國人急難救助實施要點也通通有規定。姑且不論是否是輿論逼死已故的前大阪經辦處處長蘇啓誠,但這件事情已經揭露了至少3件很嚴重的社會議題。

一、媒體不負責任

對岸媒體不過發了一篇歌功頌德的假新聞,就引來我國媒體不斷跟進,再剪剪貼貼幾個當下因為受困失去理智,發表抱怨情緒的旅客怨言。台灣媒體的生態是習慣把「相關」的事件,做成併稿,讓整個民眾情緒越來越激昂,同時資訊也越來越不清楚。〈傳「自認中國人才可上中國車」〉、〈台客困日本,尋求協助遭駐日員「冷淡回應」?〉等等,各種用「傳」或問號來回應,表示也不是第一手直接經過查證的資料,這種相關新聞越來越多。媒體是民眾資訊的「守門員」,請問在這樣的狀況下,煽動情緒,把那一兩篇抱怨辦事處、抱怨受困的民眾情緒放大,成為一種「普遍現象」的假象,這樣適合嗎?這也正是為什麼現在新聞常常讓人覺得和現實脫節,因為總是「特例」被放大。

而回到關西機場事件,在這個當下,媒體如果真的要切稿,能不能切成「到底急難救助相關規定是什麼?」、「這樣的災害到底可不可以適用急難救助」、「如果民眾已經被當地政府送到安全地方,我國外交人員還要進行協助,一年會需要花多少公帑」,能不能更有知識性?而不是停留在「中國人才能上車,民眾悲:我國政府在哪裡」、而下一篇即時新聞內容卻又是「中國騙很大,中國官媒自打臉沒派車」等等,沒有知識性但是卻能引起討論的話題。在這樣煽動的情緒下,每篇相關新聞幾乎都是痛罵外交人員是肥貓,沒有作為。這多讓人沮喪與痛心,尤其我國外交人員待遇和他國相比,並不優渥。

同樣的帶風向事件,在台灣並不少見。比方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蘇正德教授,在2014年的強冠豬油案中,就曾經被部分媒體用打了問號的電腦繪圖製成新聞,帶風向,暗示他「賺很大」。都是因為為廠商辯護,把他打成黑心商人代言人,結果搞到身敗名裂,夫人還因此憂鬱症加重,最後身亡。事後雖然無罪定讞,但如果在這其中,他稍微挺不住,是否就有可能輕生?請問當時帶風向和留言的鄉民們呢?可以還他公道嗎?

二、民眾理盲又不知輕重

整個社會集體弱智,幾乎沒有人要思考到底辦事處權責在哪裡,應該為國人做到什麼地步,連什麼是急難救助都不知道,為罵而罵。台灣人似乎陷入一種資訊焦慮的地步,最流行的時事,不跟著罵兩句就好像怕人說他不關心時事,而事實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個人的感覺。

如果今天多數民眾知道什麼叫做急難救助,或許這輿論就不會越滾越大。又或者,如果人人能夠多一些思考層次,也許悲劇就不會發生。如果不知道什麼是急難救助,沒關係,自己思考一下、動一下手,思考的方向可以有這些:

我們看到的情形真的這麼嚴重嗎?還是剛好是畫面好看,所以新聞集中播出?

這應該和我們實際生活體驗很接近,比方台北9月8日暴雨,忠孝東路淹水,但半小時左右退去,新聞畫面卻還重複播放一整晚,聳動說著忠孝東路成了忠孝東河。

如果這些到日本遊玩卻因為颱風被困的民眾,已經被關西機場送到安全的地方,外交人員需要去救援嗎?這是他們的職責嗎?

能夠理解他們的驚恐,但颱風不是一日之間形成,他們沒有改變旅行計畫,在沒有生命危險的情況下,為什麼需要救援呢?

如果外交人員去救援了,這些應該由政府買單嗎?

颱風可以預測,那對早早改票的民眾來說公平嗎?對於每次出行都買旅平險和旅遊不便險的民眾來說又公平嗎?如果這樣沒有生命危險卻讓外交部出手救援的先例一開,以後是不是世界各地,只要有台灣人的地方,我們都應該有辦事處,要比照辦理呢?

類似這樣的腦力激盪其實都可以試試看。

如果都不願意做,在網路上評論前至少搞清楚簡單的事實,評論時不要太多的惡意。語言的重量難以想像,每個人接受程度不同。我不認為死者為大,所以經辦處蘇處長身亡就完全不能被評論。有些人認為他傻,有些人惋惜,有些人則覺得他應該學習把工作和自身分開等等。當然都可以,那是你的看法,但請注意語言的重量,不要造成二次傷害。

但最恐怖的就是還有酸民連他是事務官,任期和待遇不受選舉和政黨輪替限制的事實都不知道,卻不斷指責他不過就是個「受不了酸言酸語的政客」,這種連基本事實確認都不懂,卻憑自我感覺留言,甚至嘲諷當事人「連這樣的言語都受不住,外國鄉民還酸得少了嗎?人家政客也沒自殺啊」這樣的嘲諷言語,是不是很眼熟呢?

多想三分鐘,可以不用秀下限,也讓社會更和諧。

三、政府只顧選票,無法權衡自己職責

最後很明顯就是政府向選票低頭,無法不管輿論,不僅替我國外交人員加重工作負擔,一旦開了先例,後續狀況恐怕更多。

我國政府不能按照現在規定來走嗎?如果現行規定有問題,為何不是提出討論,卻讓前線官員做著明知道不在職責範圍內的工作,卻還要忍受民眾的指責?更何況,因為「風向」而轉變的政府,只會更加深人民的不信任感。

國內政策上也太多次,因為輿論反彈,政府連政策的陣痛期都不願意撐過去,而是直接大轉彎。這樣的民主,也難怪讓台灣總被貼上民粹的標籤。由於經辦處是直接聽令外交部,9月7日大轉彎去和民宿業者談合作,很明顯是國內的輿論壓到外交部受不了,經辦處才有這樣的舉動,希望能緩和輿論。而為什麼要急著滅火?是否和選舉與挽救執政黨聲勢有關?

蘇處長輕生事件讓許多前線外交人員感到沮喪,希望這起事件不會讓他們改變為我國奉獻心力的宿願。但面對失職的政府、理盲的民眾以及不負責任的媒體,恐怕這不會是最後一件令人遺憾的事件。

或許得套句鄉民用語:「認真你就輸了!」尤其是在台灣。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