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第二代看《瘋狂亞洲富豪》

亞裔第二代看《瘋狂亞洲富豪》
圖片來源:《瘋狂亞洲富豪》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或第三代,他們回到亞洲去旅游的時候,心情比我們複雜多了。他們認同父母的出生地,但又感到不同。他們融入,卻又感到隔閡。他們聽得懂所有的對話,但他們無法體認話語中截然不同的基本認知與隱藏的意涵。

文:林富元(美國矽谷著名華裔天使投資人,矽谷橡子園創投共同創辦人)

2年前我出版第8本書《從小玩到大》,主題在討論現代華人不需要再墨守成規,可以有許多不同的選擇,在不同的領域發揮才華嶄露頭角。其中一個有趣的例子,就是我們矽谷有名的餐廳喜福居(Chef Chu)東主朱鎮中,以及他的小兒子朱浩偉(Jon Chu)──一位難得的華人第二代好萊塢大牌導演。

這個周末,幾乎所有的加州華人都在討論朱浩偉導演的新電影,本周美國票房冠軍《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我2個美國出生的ABC孩子(American Born Chinese),都早在幾個月前就買了Kevin Kwan的原著讀完,然後電影開演他們就趕熱鬧看了開幕場表示支持,回來之後立刻簡訊傳來傳去,讚不絕口。喜歡電影的我當然不會缺席,幾天之内興致冲冲看了2次。

真正好的電影,沒有大爆炸特效也會賣座

第一次在專欄裡提到導演介紹朱浩偉是4年前,他已拍過了像《舞出人生》(Step Up)以及《特種部隊》(GI Joe)這樣的好萊塢熱鬧大片。電影圈當時就傳出了他正在著手將《瘋狂亞洲富豪》這本暢銷書搬上銀幕的新聞。

《瘋狂亞洲富豪》與朱浩偉先前所拍的電影截然不同,講的是是類似《仙履奇緣》(Cinderella)的簡單愛情故事,完全沒有打鬥動作或電腦科幻效果。結果他不單拍的好,這部電影直接協助亞裔突破了長久以來的玻璃天花板,成爲全世界影劇界主流一致公認「打破了過去的藩籬,證明亞洲人與多元代表具有巨大票房價值」的這個事實。

我看這部電影的那個周末,戲院裡頭固然亞裔人士居多(包括很多印度人),但白人夫婦家庭扶老攜幼的更不在少數。當我們期待即將會有《瘋狂亞洲富豪》第二集與第三集推出的興奮時刻,可能可以討論一下,爲什麽這部電影能夠引起如此巨大的共鳴,尤其是來自不同族群的共鳴。

我想,《瘋狂亞洲富豪》這部電影在炫富過程中,成功傳達了幾個特別動人心弦的人類基本感動元素:

1、金雕玉琢底下的真情流露:朱浩偉年紀輕輕,卻能夠成熟地導出這部電影,淋漓盡致地刻畫現代與傳統價值的衝突。電影表面上歡笑戯虐誇張奢華,但内涵卻處處流露真情。男女情長、母子深情、家庭尊嚴、社會百態,全都毫不容情地曝露出來了。

2、酒池肉林内藏的階層衝突:《瘋狂亞洲富豪》不是一部社會鬥爭的電影,但毫無疑問,社會階層貧富高低之間的彼此無法相容,是電影從頭到尾的隱藏主軸。有錢人看不起窮人,有地位的人瞧不起出身低的人,這是最最基本而冰冷殘酷的事實,任何族群都可以認同感動。但這部電影以不偏袒的平鋪直述,認同了歐美追求熱情與幸福的個人主義,但同時也保留誇獎了亞洲以家庭爲重的優良傳統。這樣的衝突,換成不同族群不同膚色,也都一樣可以受到感動。

3、它擁有一群充滿熱力活力的好演員:回憶好萊塢過去百年,所有東方人的好角色都被白人或其他族群的明星拿去越俎代庖。像很久以前的《偵探陳查理》那種刻板印象,基本上就直接羞辱了華人演員,認爲你們沒有人可以演出自己。《瘋狂亞洲富豪》除了啓幕時愚蠢的酒店經理之外,從頭到尾看不到一個白人,沒有任何一個所謂票房巨星,但照樣第一周就榮登票房冠軍,其中一大原因,就是因爲它啓用了一群讓大家感到耳目一新的好演員。我還讀了一篇討論,題目是<這部電影證明了亞洲人可以是擔綱的性感巨星>,哈哈!好不容易等到了這一天。

Fk8kjMYsoFbeWBXCiALk-3360x2240
圖片來源:《瘋狂亞洲富豪》劇照

亞裔第二代看這部電影 感同身受

看完《瘋狂亞洲富豪》之後,我與2個孩子以及他們的伴侶在網上交流,深深感受到另一種不同的訊息。

美國出生的第二代或第三代,他們回到亞洲去旅游的時候,心情比我們複雜多了。他們認同父母的出生地,但又感到不同。他們融入,卻又感到隔閡。他們聽得懂所有的對話,但他們無法體認話語中截然不同的基本認知與隱藏的意涵。他們很驕傲自己有華人亞洲人的血統,但他們同時更感受自己是美國人、具有美國精神的事實。

所以他們看《瘋狂亞洲富豪》時,得到的感覺跟我們第一代很不一樣。他們的感受更深,更直接,等於將他們從出生以來到長大所有學習中的矛盾,都詳列出來了。

我用一個比喻:不曉得臺灣人去中國大陸,不管住了多久或多麽有成就,不管多麽「融入」,多麽「在地化」,是否永遠會感覺他們就是在中國大陸的臺灣人?

我寫過一篇<住在上海附近臺灣人>的專欄,描述以前我遇見一些搬到上海以後,就在那裡天天大罵臺灣的臺灣人。當時我的結論是,或許他們當時以爲自己已經不再是臺灣人,自己已經變成十足的上海人。殊不知,在你DNA裡頭的基因,不但你永遠會有臺灣人的思維,你周圍的中國大陸人也會以他們的中國大陸DNA將你定位為搬到中國大陸的臺灣人。

這些搬到中國大陸的臺灣人,他們的第二代就算是在中國大陸出生,將來也要面對一些根本文化與思維上的衝突。

搬到美國的華人,我們的第二代更是天天面臨不同族群裡頭無法消弭的偏見與無知。想象如果你自己是在美國文化裡長大的孩子,有一天回到亞洲,所有遇見的長輩與朋友都告訴你,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你應該如此行爲,不應該那樣放任,你是否也會像《瘋狂亞洲富豪》的男女主角那樣,不知如何是好?

本文經林富元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