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Photo Credit: 馬英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

8月14日,馬英九參加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主辦的慰安婦銅像揭幕儀式。這個舉動的黨派政治的意味極強。首先,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就是今(2018)年4月才由國民黨一手支持下建立的,慰安婦銅像設立在台南市國民黨市黨部旁空地上,馬英九負責揭幕,整個活動都是國民黨一手包辦的。

這次竪起的銅像正對面就是台南市重要觀光景點、日治時期興建的林百貨,很多日本人到台南旅行都會到此地參觀,選擇這個地方是刻意讓更多日本旅客可以接觸到。這和韓國人故意在首爾日本大使館前、在美國舊金山日本領事館前擺放「慰安婦少女」像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刺激日本人,用慰安婦問題挑起韓日(台日)矛盾。

果然很快就有人上鈎,日本的右翼組織「慰安婦之真相國民運動組織」等團體在9月6日派代表藤井實彥到台南,向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提交「陳情書」,表達抗議,還被現場映像發現他「腳踹」慰安婦銅像,引發眾怒。藤井實彥辯解自己是「我只是腳麻做個伸展運動,根本沒踹」,還說國民黨剪輯過影片造假。

這個看似是拙劣的藉口,一如所料引發更大的反擊,矛頭不僅指向藤井實彥、日本人,更加指向「媚日」的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最後,「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主席加瀨英明12日正式發表道歉聲明,「藤井實彥的行為確實不當,該會也對有損日本人品格、違反國際禮儀的行為非常不滿。『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不是一個逃避責任的組織,因此對這次事件造成台灣民眾不滿,我們打從心底誠摯道歉。」也表明藤井實彥已經辭職。

就這樣,馬英九這一波政治操控可以說達到了目的。可是,跳出黨派政治操控成敗的框框,馬英九對慰安婦問題的態度值得進一步深入探討。

馬英九解決慰安婦問題的誠意到底有多少?

需要承認,馬英九一直支持「解決慰安婦的歷史問題」,並非偶爾心血來潮。他要為「日本政府的戰爭罪行討回公道」,堅持「日本政府必須向阿嬤們正式道歉與賠償。」這樣高舉道德大棒固然不能說錯,但作為一個政治領袖,如果要解決問題,就理應提出一些可以實現的具體訴求。可是馬英九在這個問題上卻一直「兜圈子」。當被日本記者問到,日本政要已經多次向慰安婦受害者道歉,要如何道歉才算是「誠懇」時,他答道:「日本政府應該知道自己怎麽做,不需要再由我來告訴他們。」這種態度和中國政府總是「說話說三分」,總是不肯提出具體要求,要別人猜自己的心思的做法幾乎沒有區別。可見,馬英九背後的思維和中國一樣,並非為了解決慰安婦問題,而是把慰安婦當作一個議題操控,去推行自己的議程。

日本政府確實多次向台灣慰安婦表達過道歉。如1993年8月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講話,承認日本在二戰期間有強迫慰安婦的行為。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設立亞洲婦女基金會,提出給慰安婦受害者提供「賠償金」,還為每一個受害者送上首相簽名的道歉信。這個計劃是有相當誠意的,並且得到東南亞相關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和荷蘭(當時印尼是荷蘭的殖民地,多名荷蘭白人婦女成為慰安婦)的良好反應。只是在韓國、中國和台灣卻遭到猛烈抨擊,原因是它們認為其中一半的資金來源於民間而不是政府。故最後只有小部分韓、台婦女接受和解,基金會未能完成全部任務。

被馬英九視為「右翼」的日本總理安倍晉三也積極解決慰安婦問題。2015年底,日韓在慰安婦罪行上達成協議 ,在共同文告上日本稱:「當時由軍方涉及的慰安婦問題,對多數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造成深刻傷痛,對此日本政府表示痛感責任。」安倍以内閣總理身份對此表達「謝罪」與「反省」。日本撥款十億日元,協助韓國成立專責支援慰安婦基金會。韓國方面也在條約上確認,表示接受日本將以「最終階段」及「不可逆」的態度解決慰安婦問題,日本不能及不會再對慰安婦爭議的相關責任予以反悔,或出爾反爾。此後,安倍做出「謝罪」,日本也很快通過十億日元的撥款。但韓國卻沒有根據協議,儘快解決韓國國内因慰安婦問題而發生的反日行動,特別是民間團體在駐韓日本大使館前設置了代表慰安婦的少女銅像,始終沒有被移走。到了文在寅政府更無視協議,再度挑起慰安婦問題之爭。

日韓簽訂協議的時候,馬英九指責日本只肯和韓國簽訂協議,不肯與台灣談協議。但是當韓國出爾反爾的時候,馬英九卻不肯譴責韓國政府。可見,馬英九解決問題的誠意堪憂。

AP_17265840368088
左為韓國慰安婦倖存者李容洙,站在代表慰安婦金學順的雕像旁,金學順是首位願意挺身而出指控日本軍隊在佔領韓國期間所犯罪行的女性|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英九並非真正從婦女權利的角度看待慰安婦問題

筆者在《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系列中,探討過如何認識中日之間的「歷史問題」。中國政府的誤區在於沒有從反省戰爭的高度,去思考二戰問題,只是單純把「歷史問題」作為一種政治「棋子」。

中國政府這種態度當然是不對的。問題是,很多中國專家,有的是相當獨立、有自己想法的專家,即便不執著於政治操控,同樣不能跳出單純責備「日本錯」的圈子。他們沒能從反省婦女權利的角度去再思考慰安婦問題。換言之,慰安婦問題,不是「日本徵用慰安婦」的問題,而是在歷史上一個時期,人類都沒有把婦女的權利,放在應有的位置。這是「世界各國漠視婦女權利的問題。」

簡單地說,日本固然徵用慰安婦,中國難道沒有軍妓嗎,沒有被玩弄的「文工團」嗎?韓國沒有「UN軍相對慰安婦」(韓戰期間強迫韓國婦女為性奴),沒有「(男來)大韓」 嗎(韓國在越戰期間強迫越南婦女為性奴隷)?德國沒有搞軍用妓院嗎(Military brothel)?蘇聯沒有大規模強姦德國婦女嗎?顯然,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

就在台灣,在國民黨統治下,有著名的「軍中樂園」,或者叫「特約茶室」。它依據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頒布的《特約茶室設置與管理辦法》所成立的,業務由國軍各級政戰部政五處承辦,以契約方式由民間招聘女性服務員(或稱為「侍應生」),對軍隊提供性服務,軍隊的政戰單位是主管機關。

這種經營模式,實際上和二戰期間在中國設立的「慰安所」大同小異。絕大部分的中國「正式場所」的「慰安所」,不是通過當地中國人所設立的機構,根據正式合同提供給日軍專用的慰安所;就是在日僑甚至是中國人所設立運營的「私立」慰安所,供日軍嫖妓。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慰安所」如上海大一沙龍、南京人民慰安所、蕪湖鳳宜樓慰安所都是中國人開的。

這樣的「慰安所」是罪惡的,如果日本需要為此負責,那麽國民黨又為何不需要為「軍中樂園」負責?馬英九作為(前)國民黨主席和台灣總統,又何曾反思過本黨在侵犯婦女權利上的罪惡呢?

在這個意義上,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中國還說是可以藉此攻擊日本,台灣可以藉此攻擊誰呢?

馬英九之所以有「慰安婦」情結,還在於把慰安婦作為「一個中國」的圖騰

不客氣地說,台灣當時作為日本帝國的一部分,其二戰中的責任從來沒有得到過應有的反思,就好比奧地利在戰後打扮為納粹的受害者,韓國打扮為日本殖民的受害者一樣。事實當然並非如此簡單。但在中華民國「收復」台灣之後,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一部分,二戰的責任就被抛在一邊了,轉而要構建和中國一樣的二戰受害者記憶。

事實上,由於中國和台灣在二戰中的記憶猶如天壤之別,能找到的共同點並不多,而慰安婦就是最重要的一種「共同回憶」。雖然仔細分析,中國慰安婦和台灣慰安婦無論在來源、動機還是受害程度上都有很重要的差異,但靠著「慰安婦」這個共同的名字就足以抹煞那些差異。

在台灣國家身份迷茫的時代,馬英九堅持追究日本的「慰安婦責任」,目的不限於慰安婦,不限於反日,甚至不限於黨派之爭,而在於抓住慰安婦問題不放,希望就此不斷喚起台灣人對「一個中國」的感情。這時,慰安婦已經成為一種潛移默化的圖騰。

這大概是馬英九内心深處執著於「慰安婦問題」的根本原因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