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Photo Credit: 馬英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

8月14日,馬英九參加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主辦的慰安婦銅像揭幕儀式。這個舉動的黨派政治的意味極強。首先,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就是今(2018)年4月才由國民黨一手支持下建立的,慰安婦銅像設立在台南市國民黨市黨部旁空地上,馬英九負責揭幕,整個活動都是國民黨一手包辦的。

這次竪起的銅像正對面就是台南市重要觀光景點、日治時期興建的林百貨,很多日本人到台南旅行都會到此地參觀,選擇這個地方是刻意讓更多日本旅客可以接觸到。這和韓國人故意在首爾日本大使館前、在美國舊金山日本領事館前擺放「慰安婦少女」像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刺激日本人,用慰安婦問題挑起韓日(台日)矛盾。

果然很快就有人上鈎,日本的右翼組織「慰安婦之真相國民運動組織」等團體在9月6日派代表藤井實彥到台南,向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提交「陳情書」,表達抗議,還被現場映像發現他「腳踹」慰安婦銅像,引發眾怒。藤井實彥辯解自己是「我只是腳麻做個伸展運動,根本沒踹」,還說國民黨剪輯過影片造假。

這個看似是拙劣的藉口,一如所料引發更大的反擊,矛頭不僅指向藤井實彥、日本人,更加指向「媚日」的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最後,「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主席加瀨英明12日正式發表道歉聲明,「藤井實彥的行為確實不當,該會也對有損日本人品格、違反國際禮儀的行為非常不滿。『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不是一個逃避責任的組織,因此對這次事件造成台灣民眾不滿,我們打從心底誠摯道歉。」也表明藤井實彥已經辭職。

就這樣,馬英九這一波政治操控可以說達到了目的。可是,跳出黨派政治操控成敗的框框,馬英九對慰安婦問題的態度值得進一步深入探討。

馬英九解決慰安婦問題的誠意到底有多少?

需要承認,馬英九一直支持「解決慰安婦的歷史問題」,並非偶爾心血來潮。他要為「日本政府的戰爭罪行討回公道」,堅持「日本政府必須向阿嬤們正式道歉與賠償。」這樣高舉道德大棒固然不能說錯,但作為一個政治領袖,如果要解決問題,就理應提出一些可以實現的具體訴求。可是馬英九在這個問題上卻一直「兜圈子」。當被日本記者問到,日本政要已經多次向慰安婦受害者道歉,要如何道歉才算是「誠懇」時,他答道:「日本政府應該知道自己怎麽做,不需要再由我來告訴他們。」這種態度和中國政府總是「說話說三分」,總是不肯提出具體要求,要別人猜自己的心思的做法幾乎沒有區別。可見,馬英九背後的思維和中國一樣,並非為了解決慰安婦問題,而是把慰安婦當作一個議題操控,去推行自己的議程。

日本政府確實多次向台灣慰安婦表達過道歉。如1993年8月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講話,承認日本在二戰期間有強迫慰安婦的行為。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設立亞洲婦女基金會,提出給慰安婦受害者提供「賠償金」,還為每一個受害者送上首相簽名的道歉信。這個計劃是有相當誠意的,並且得到東南亞相關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和荷蘭(當時印尼是荷蘭的殖民地,多名荷蘭白人婦女成為慰安婦)的良好反應。只是在韓國、中國和台灣卻遭到猛烈抨擊,原因是它們認為其中一半的資金來源於民間而不是政府。故最後只有小部分韓、台婦女接受和解,基金會未能完成全部任務。

被馬英九視為「右翼」的日本總理安倍晉三也積極解決慰安婦問題。2015年底,日韓在慰安婦罪行上達成協議 ,在共同文告上日本稱:「當時由軍方涉及的慰安婦問題,對多數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造成深刻傷痛,對此日本政府表示痛感責任。」安倍以内閣總理身份對此表達「謝罪」與「反省」。日本撥款十億日元,協助韓國成立專責支援慰安婦基金會。韓國方面也在條約上確認,表示接受日本將以「最終階段」及「不可逆」的態度解決慰安婦問題,日本不能及不會再對慰安婦爭議的相關責任予以反悔,或出爾反爾。此後,安倍做出「謝罪」,日本也很快通過十億日元的撥款。但韓國卻沒有根據協議,儘快解決韓國國内因慰安婦問題而發生的反日行動,特別是民間團體在駐韓日本大使館前設置了代表慰安婦的少女銅像,始終沒有被移走。到了文在寅政府更無視協議,再度挑起慰安婦問題之爭。

日韓簽訂協議的時候,馬英九指責日本只肯和韓國簽訂協議,不肯與台灣談協議。但是當韓國出爾反爾的時候,馬英九卻不肯譴責韓國政府。可見,馬英九解決問題的誠意堪憂。

AP_17265840368088
左為韓國慰安婦倖存者李容洙,站在代表慰安婦金學順的雕像旁,金學順是首位願意挺身而出指控日本軍隊在佔領韓國期間所犯罪行的女性|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英九並非真正從婦女權利的角度看待慰安婦問題

筆者在《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系列中,探討過如何認識中日之間的「歷史問題」。中國政府的誤區在於沒有從反省戰爭的高度,去思考二戰問題,只是單純把「歷史問題」作為一種政治「棋子」。

中國政府這種態度當然是不對的。問題是,很多中國專家,有的是相當獨立、有自己想法的專家,即便不執著於政治操控,同樣不能跳出單純責備「日本錯」的圈子。他們沒能從反省婦女權利的角度去再思考慰安婦問題。換言之,慰安婦問題,不是「日本徵用慰安婦」的問題,而是在歷史上一個時期,人類都沒有把婦女的權利,放在應有的位置。這是「世界各國漠視婦女權利的問題。」

簡單地說,日本固然徵用慰安婦,中國難道沒有軍妓嗎,沒有被玩弄的「文工團」嗎?韓國沒有「UN軍相對慰安婦」(韓戰期間強迫韓國婦女為性奴),沒有「(男來)大韓」 嗎(韓國在越戰期間強迫越南婦女為性奴隷)?德國沒有搞軍用妓院嗎(Military brothel)?蘇聯沒有大規模強姦德國婦女嗎?顯然,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

就在台灣,在國民黨統治下,有著名的「軍中樂園」,或者叫「特約茶室」。它依據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頒布的《特約茶室設置與管理辦法》所成立的,業務由國軍各級政戰部政五處承辦,以契約方式由民間招聘女性服務員(或稱為「侍應生」),對軍隊提供性服務,軍隊的政戰單位是主管機關。

這種經營模式,實際上和二戰期間在中國設立的「慰安所」大同小異。絕大部分的中國「正式場所」的「慰安所」,不是通過當地中國人所設立的機構,根據正式合同提供給日軍專用的慰安所;就是在日僑甚至是中國人所設立運營的「私立」慰安所,供日軍嫖妓。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慰安所」如上海大一沙龍、南京人民慰安所、蕪湖鳳宜樓慰安所都是中國人開的。

這樣的「慰安所」是罪惡的,如果日本需要為此負責,那麽國民黨又為何不需要為「軍中樂園」負責?馬英九作為(前)國民黨主席和台灣總統,又何曾反思過本黨在侵犯婦女權利上的罪惡呢?

在這個意義上,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中國還說是可以藉此攻擊日本,台灣可以藉此攻擊誰呢?

馬英九之所以有「慰安婦」情結,還在於把慰安婦作為「一個中國」的圖騰

不客氣地說,台灣當時作為日本帝國的一部分,其二戰中的責任從來沒有得到過應有的反思,就好比奧地利在戰後打扮為納粹的受害者,韓國打扮為日本殖民的受害者一樣。事實當然並非如此簡單。但在中華民國「收復」台灣之後,台灣成為中華民國的一部分,二戰的責任就被抛在一邊了,轉而要構建和中國一樣的二戰受害者記憶。

事實上,由於中國和台灣在二戰中的記憶猶如天壤之別,能找到的共同點並不多,而慰安婦就是最重要的一種「共同回憶」。雖然仔細分析,中國慰安婦和台灣慰安婦無論在來源、動機還是受害程度上都有很重要的差異,但靠著「慰安婦」這個共同的名字就足以抹煞那些差異。

在台灣國家身份迷茫的時代,馬英九堅持追究日本的「慰安婦責任」,目的不限於慰安婦,不限於反日,甚至不限於黨派之爭,而在於抓住慰安婦問題不放,希望就此不斷喚起台灣人對「一個中國」的感情。這時,慰安婦已經成為一種潛移默化的圖騰。

這大概是馬英九内心深處執著於「慰安婦問題」的根本原因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翻新經典,優雅鉅獻——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
Photo Credit:浪琴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工藝技術,創造兼具專業潛水錶機能與優雅風格的代表作,讓錶迷玩家心動不已。

浪琴表全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重新演繹1960年代的經典潛水錶款,繼承浪琴表一脈相傳的鬼斧神工,保留原版時針設計與簡潔線條,再融入當代技術,打造無可比擬的精彩腕錶。揉合經典美學與創新工藝,讓許多錶迷玩家都拜倒在浪琴表LEGEND DIVER極致不凡的魅力之下。

3_(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帶有潛水運動血統的優雅之作。

浪琴表LEGEND DIVER優雅匠心,一如絕無僅有的陶藝之美

陶藝是一種溫潤的藝術,揉合原始質樸的陶土與手作的溫度,揉捏拉展出渾圓與流暢線條;接著漆上釉色,在內斂沈穩的大地色系中,揀選映照匠心的色彩,並於高溫燒窯後淬煉出嶄新風貌,彷彿被賦予了全新生命。

有萬年以上歷史的陶瓷工藝,至今歷久不衰,是因為不同時代的匠人秉持著工藝堅持與創新追尋,得以不斷翻新傳統,再創絕代風華。如同源自1832年的浪琴表,是最早研發防水錶的先行者,更是腕錶界「優雅」的代名詞;旗下最新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乃延續將近190年歷史的頂級工藝,維持堅若磐石的價值,於設計與配色融入當代靈感,造就傳奇復刻,翻新經典的全新史詩,持續領銜當代時尚潮流。

令人津津樂道的,還有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的精彩淵源。1937年,浪琴表推出當時世界上第一款防水計時碼表並獲得專利;1959年,浪琴表正式推出第一款潛水錶SUPER COMPRESSOR;到了2007年,浪琴表延續經典傳奇,打造風華獨具的LEGEND DIVER潛水錶,立刻成為全球時尚界與錶迷的關注焦點,傳承的精神延續至今,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成為浪琴表最暢銷的復刻錶款之一。

這就是任憑時間打磨、不斷自我砥礪進化的浪琴表,以最高水準的頂尖工藝翻新傳奇,向尊貴的優雅精神與風格追求致敬,打造腕錶世界無可取代的經典魅力。

5-1_batch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防水功能達300公尺,媲美專業潛水錶規格。

浪琴表LEGEND DIVER精粹設計,仿若玻璃工藝極致璀璨

晶瑩剔透、高可塑性,是玻璃令人嚮往的本色,而玻璃工藝的製作過程,本身即是一門藝術。經驗豐富的匠人運用口吹或手工熱塑拉絲,做出千變萬化的玻璃塑形,接著為玻璃融入色調,將岩漿一般的滾燙玻璃形塑成理想樣貌。冷卻後的玻璃,酷似寶石的質感與硬度,百看不厭。精準而巧妙的玻璃工藝,正與浪琴表LEGEND DIVER相映成趣。

浪琴表LEGEND DIVER延續潛水錶血統不斷進化,如今的復刻新版保留原作精神,包括:錶殼線條、面盤設計、微凸鏡面、面盤外圈潛水計時刻度環等,可說是一脈相傳,唯細節之處有賴與時俱進的製錶工藝,處理得更為精緻漂亮。

聚焦LEGEND DIVER獨家新錶款特色,主要為新增尺寸面盤與錶帶配色,除了既有的42mm錶徑,另增加了36mm錶徑,適合手腕較纖細的客群;面盤底色則改為由中央向外緣呈趨暗漸層,與時刻呈現清楚的明暗對比,達成潛水錶的清晰顯時訴求;錶帶則除了經典牛皮和輕量橡膠款之外,也有金屬米蘭鍊帶與合成纖維錶帶,提供多元質感選擇。

不僅止於外觀新風貌,新款LEGEND DIVER也蘊含真材實料的硬實力。像是42mm款搭載L888.5自動上鍊機芯,具有72小時動力儲存;36mm款內置L592.5自動上鍊機芯,提供45小時動力儲存。此外,兩款腕錶皆搭載矽材質游絲,優異抗磁性能,也有助於提升手錶的精準度。

image4
Photo Credit:浪琴表
浪琴表LEGEND DIVER復刻傳奇潛水腕錶,左為42mm沙漠黃款、右為36mm酒紅色款

見證極致工藝,展現優雅魅力,唯有浪琴表LEGEND DIVER

集優雅的浪琴印象、潛水運動血統、經典復古風格於一身,浪琴表LEGEND DIVER新錶款以嶄新的色彩面貌,以及當代技術的精準性能,打造經典系列的全新代表作,不只見證浪琴表190年的豐富製錶技術,也展現浪琴傳承百年卻從不故步自封的進步精神,在追求完美細節的路上,擁抱創新、講究精髓,不斷為腕錶歷史寫上傳奇創新的一頁。

了解更多 LEGEND DIVER傳奇復刻潛水腕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