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若日本人要為慰安婦負責,馬英九該如何反思「軍中樂園」?
Photo Credit: 馬英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馬英九把一個應該用於反省人類社會特別是反思自身的問題,變成政治操弄,這種做法是可恥的。

8月14日,馬英九參加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主辦的慰安婦銅像揭幕儀式。這個舉動的黨派政治的意味極強。首先,台南市慰安婦人權促進會就是今(2018)年4月才由國民黨一手支持下建立的,慰安婦銅像設立在台南市國民黨市黨部旁空地上,馬英九負責揭幕,整個活動都是國民黨一手包辦的。

這次竪起的銅像正對面就是台南市重要觀光景點、日治時期興建的林百貨,很多日本人到台南旅行都會到此地參觀,選擇這個地方是刻意讓更多日本旅客可以接觸到。這和韓國人故意在首爾日本大使館前、在美國舊金山日本領事館前擺放「慰安婦少女」像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刺激日本人,用慰安婦問題挑起韓日(台日)矛盾。

果然很快就有人上鈎,日本的右翼組織「慰安婦之真相國民運動組織」等團體在9月6日派代表藤井實彥到台南,向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提交「陳情書」,表達抗議,還被現場映像發現他「腳踹」慰安婦銅像,引發眾怒。藤井實彥辯解自己是「我只是腳麻做個伸展運動,根本沒踹」,還說國民黨剪輯過影片造假。

這個看似是拙劣的藉口,一如所料引發更大的反擊,矛頭不僅指向藤井實彥、日本人,更加指向「媚日」的蔡英文政府與民進黨。最後,「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主席加瀨英明12日正式發表道歉聲明,「藤井實彥的行為確實不當,該會也對有損日本人品格、違反國際禮儀的行為非常不滿。『慰安婦真相國民運動』不是一個逃避責任的組織,因此對這次事件造成台灣民眾不滿,我們打從心底誠摯道歉。」也表明藤井實彥已經辭職。

就這樣,馬英九這一波政治操控可以說達到了目的。可是,跳出黨派政治操控成敗的框框,馬英九對慰安婦問題的態度值得進一步深入探討。

馬英九解決慰安婦問題的誠意到底有多少?

需要承認,馬英九一直支持「解決慰安婦的歷史問題」,並非偶爾心血來潮。他要為「日本政府的戰爭罪行討回公道」,堅持「日本政府必須向阿嬤們正式道歉與賠償。」這樣高舉道德大棒固然不能說錯,但作為一個政治領袖,如果要解決問題,就理應提出一些可以實現的具體訴求。可是馬英九在這個問題上卻一直「兜圈子」。當被日本記者問到,日本政要已經多次向慰安婦受害者道歉,要如何道歉才算是「誠懇」時,他答道:「日本政府應該知道自己怎麽做,不需要再由我來告訴他們。」這種態度和中國政府總是「說話說三分」,總是不肯提出具體要求,要別人猜自己的心思的做法幾乎沒有區別。可見,馬英九背後的思維和中國一樣,並非為了解決慰安婦問題,而是把慰安婦當作一個議題操控,去推行自己的議程。

日本政府確實多次向台灣慰安婦表達過道歉。如1993年8月4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講話,承認日本在二戰期間有強迫慰安婦的行為。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設立亞洲婦女基金會,提出給慰安婦受害者提供「賠償金」,還為每一個受害者送上首相簽名的道歉信。這個計劃是有相當誠意的,並且得到東南亞相關國家如菲律賓、印尼和荷蘭(當時印尼是荷蘭的殖民地,多名荷蘭白人婦女成為慰安婦)的良好反應。只是在韓國、中國和台灣卻遭到猛烈抨擊,原因是它們認為其中一半的資金來源於民間而不是政府。故最後只有小部分韓、台婦女接受和解,基金會未能完成全部任務。

被馬英九視為「右翼」的日本總理安倍晉三也積極解決慰安婦問題。2015年底,日韓在慰安婦罪行上達成協議 ,在共同文告上日本稱:「當時由軍方涉及的慰安婦問題,對多數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造成深刻傷痛,對此日本政府表示痛感責任。」安倍以内閣總理身份對此表達「謝罪」與「反省」。日本撥款十億日元,協助韓國成立專責支援慰安婦基金會。韓國方面也在條約上確認,表示接受日本將以「最終階段」及「不可逆」的態度解決慰安婦問題,日本不能及不會再對慰安婦爭議的相關責任予以反悔,或出爾反爾。此後,安倍做出「謝罪」,日本也很快通過十億日元的撥款。但韓國卻沒有根據協議,儘快解決韓國國内因慰安婦問題而發生的反日行動,特別是民間團體在駐韓日本大使館前設置了代表慰安婦的少女銅像,始終沒有被移走。到了文在寅政府更無視協議,再度挑起慰安婦問題之爭。

日韓簽訂協議的時候,馬英九指責日本只肯和韓國簽訂協議,不肯與台灣談協議。但是當韓國出爾反爾的時候,馬英九卻不肯譴責韓國政府。可見,馬英九解決問題的誠意堪憂。

AP_17265840368088
左為韓國慰安婦倖存者李容洙,站在代表慰安婦金學順的雕像旁,金學順是首位願意挺身而出指控日本軍隊在佔領韓國期間所犯罪行的女性|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馬英九並非真正從婦女權利的角度看待慰安婦問題

筆者在《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系列中,探討過如何認識中日之間的「歷史問題」。中國政府的誤區在於沒有從反省戰爭的高度,去思考二戰問題,只是單純把「歷史問題」作為一種政治「棋子」。

中國政府這種態度當然是不對的。問題是,很多中國專家,有的是相當獨立、有自己想法的專家,即便不執著於政治操控,同樣不能跳出單純責備「日本錯」的圈子。他們沒能從反省婦女權利的角度去再思考慰安婦問題。換言之,慰安婦問題,不是「日本徵用慰安婦」的問題,而是在歷史上一個時期,人類都沒有把婦女的權利,放在應有的位置。這是「世界各國漠視婦女權利的問題。」

簡單地說,日本固然徵用慰安婦,中國難道沒有軍妓嗎,沒有被玩弄的「文工團」嗎?韓國沒有「UN軍相對慰安婦」(韓戰期間強迫韓國婦女為性奴),沒有「(男來)大韓」 嗎(韓國在越戰期間強迫越南婦女為性奴隷)?德國沒有搞軍用妓院嗎(Military brothel)?蘇聯沒有大規模強姦德國婦女嗎?顯然,慰安婦不光是日本的問題,是人類如何在一個很長的時期,漠視人類的一半人的權利的問題。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