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正在扼殺台灣外交官的熱忱?

是誰正在扼殺台灣外交官的熱忱?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不清事情本質的言論,以及造成本次風波的假新聞輿論所操弄,就算再有熱忱的外交官,都會一點一滴的抹煞掉現在於其他國家正在努力的外交第一線承辦人員或處長以上的人才。

文:George Hong(澳洲墨爾本台灣留學生學生會長)

外交部大阪辦事處蘇啓誠處長於本月14日晚間驚傳輕生的消息後,引起軒然大波,當天跟出身奈良的日本室友告知,有台灣外交官因颱風侵襲關西機場而產生台灣受困民眾協助不力的輿論,在台灣內地導致民怨四起因而承受不住壓力自盡一事,室友除驚訝之外難以置信外,看了一下日本主要新聞媒體,確認真有此事。對於不懂日文的我向他詢問日本新聞怎麼說時,告訴我日本媒體最終歸納是假新聞(fake news)導致這場意外:根本沒有中國使館派車到機場去接送受困旅客。

沒想到過了兩天,台灣檢討外交人員的風波不僅沒有停歇,拿到1990年外交領事人員特考英文組第一名這般顯赫資歷的台灣大學蘇宏達教授,發文批判在新政府上任後大幅更換駐外使節的外交官,在該文的最後說了一句建言:「現在不要叫年輕人考外交特考了。」

此等言論讓旅居在墨爾本地區的我深感難以認同。並且必須以最嚴厲的言論抨擊蘇教授:「就是有像您這樣只論顏色不論是非的言論才扼殺了台灣外交官的熱忱!」

因為接下墨爾本地區台灣留學生學生會會長的無給職,但又想重新凝聚墨爾本地區的台灣留學生向心力而不停尋求各方資源,從2年前開始與墨爾本台北辦事處詢問資源才有業務上的往來。必須不諱言地說,在這2年內,也因為領教過台北辦事處的衙門態度,寫信至外交部部長信箱投訴不僅一次。為達到重新凝聚墨爾本地區的台灣海外留學生的向心力此一宏旨,即便是投訴,在與台灣駐墨爾本地區的外交秘書溝通與交流後,放下成見,建立起與墨爾本台北辦事處之間的聯絡渠道。

但根據墨爾本辦事處的網頁敘述,墨爾本台北辦事處的管轄範圍除了墨爾本所在的維多利亞州(Victoria)之外,兼轄鄰近的南澳大利亞州(South Australia)以及澳洲離島的塔斯馬尼亞州(Tasmania),下圖讓讀者們不用憑空想像範圍有多廣:

墨爾本辦事處轄區
Photo Credit:George Hong 提供

這在地圖上涵蓋了近200萬平方公里的區域,全都由墨爾本台北辦事處管轄,讀者們知道辦事處公務體系內的外交部人員有幾位來推動業務嗎?

不到5位。

姑且不論與這區域內的澳洲人在業務上的推動:經貿、文化等軟實力,光要跟當地學生可能遇到問題該怎麼解決就只有這不到5位的外交人員來處理(更別提他們還得輪值24小時的緊急救難電話)。在有限的人力下,又遇到中國的影響力,去(2017)年於新南威爾斯省的紐卡索大學(University of Newcastle),有講師因為在課堂上把台灣講成國家而遭受中國學生在課堂後抗議並且錄音上傳,表示該講師不該講台灣是個國家,因為「It hurts our feelings.」

此類中國抗議的事件屢見不鮮,在學生會重新建立起墨爾本辦事處的聯絡管道後,雖然墨爾本台北辦事處的外交人員人力極度吃緊,仍盡量協助墨爾本地區的台灣學生,並在遇到問題時站在第一線解決問題,特別感謝墨爾本台北辦事處的陳處長與李秘書。

再論外交推動,台灣與澳洲之間因為沒有邦交,所以不須要提供協助與拓展經貿文化的交流嗎?首先,根據澳洲官方統計,在澳洲,來自台灣的打工度假人數僅次於英國;因為台灣製造工業的品質優異,台灣工業代表團今(2018)年才到墨爾本簽訂備忘錄達成合作協議;文化交流上,澳洲原住民文化與台灣都源自於南島語族,更曾在墨爾本地區遇過不只一位到台灣學中文的澳洲人,他們都對於台灣原住民文化、美食,以及熱情的台灣人民印象難以忘懷,並且在我們學生會活動推廣台灣之美時盡力給予協助!

「我們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好,以至於太驕傲。但絕對不要把自己看得太低,我們沒那麼不值得。」台灣現在制度層面確實有待改進的空間,拉回現在糾結的駐日代表資格,若我們重新檢視前任政府曾經特任過不會講日文的外交官駐日,現任駐日代表反倒也不算是政治任命。每年都有特考進台灣外交體系的新血,當他們得以派駐在各國想一展抱負時,因為像蘇教授這樣看不清事情本質的言論,以及造成本次風波的假新聞輿論所操弄,就算再有熱忱的外交官,都會一點一滴的抹煞掉現在於其他國家正在努力的外交第一線承辦人員或處長以上的人才。

最後再次要說的是,在這樣的多重打擊且難以辯駁的言論下被殺死的,是這些第一線外交官們在心中極力想拓展台灣能見度的熱忱。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